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跑完上海马拉松,

也就意味着,

作为马拉松跑者的我的「2019 赛季」结束了。

照理说,一场大赛落幕,总要写点回顾什么的,但我想了想,觉得这场比赛带给我的各种感受,远不如这一年我所经历的跟跑步有关的一切更美好,所以趁着开启新一轮训练周期前,我想用一篇文字,唠叨下这一年对跑步、对训练、对比赛的一些全新感悟。

虽然这次上马 PB 了 9 分钟,但第一次冲击 BQ 未果,说不遗憾,我自己也不相信。但这几天,我蹲家里平静地回顾了一下这场比赛,回顾了一下之前长达七个多月的备赛过程,我发现,那天在终点带着眼泪咸味的遗憾,荡然无存,而此刻填满我内心的,大概是我这辈子所拥有过最为阳光的一些感受,非常充实。

做广告的人,最擅长把本来没什么可说的一些事,用夸张的方式进行放大,我现在想说的就是:今年上马的最大赢家,不是杨定宏,不是李芷萱。是我

从去年芝加哥马拉松结束,一直到今年上马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收获了我人生中新一批的美好。

FRIEND

以我的个性,是一个很难交到朋友的人,而我向来不以此为耻,反而以此为荣。我一直不觉得「朋友」在我的生命里有多重要,对「朋友」这个概念也非常淡薄。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发喜欢独处的感觉,为了配合别人的节奏、心情、喜好等等而委曲求全,我可以,但是对不起,我不想。关于我对「朋友」的一些见解,可以翻看我几年前写过的一篇文章《我是你的朋友吗?我怎么不知道》。这一年,我原本只有 400 人的微信朋友圈,陡然增加了 100 多号人,当然,绝大部分人还是泛泛点头之交,只不过在这 100 多号人里,却有几位让我有一种「这么多年来终于找到血缘亲人以外的亲人」的幸福感。

说心里话,有点感谢李晨智的,如果不是这个性格开朗的石河子男孩,我就无缘认识磊大爷、包子、大盒、潘、静狗这几位志趣相投的 BTRT 队友。其实很难界定这几位是队友还是朋友还是别的什么,我想表达的是,严肃勤奋的马拉松训练,让我和他们不必说很多话,也能够时时刻刻感觉到涌动在彼此之间的体谅、信任和鼓励。十月的常州半马,虽然去的四位都 PB 了,但美中不足就是其余三位队友的缺席,这次上马,是我们首次全员出战的比赛,赛前,潘一度以备赛不够充分为理由打算弃赛,但谢天谢地他最终还是在我们炙热的召唤下回归赛道。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这是第三次跑上马,参赛体验和前两次(2013 年 和 2014 年)完全不同。之前两次,至始至终就感觉这是我一个人的比赛,一个人哼哧哼哧跑完 42 公里,然后收拾一下情绪换好衣服就回家了。然而今年的比赛,一路上尽是被各种熟悉或陌生的面孔喊「马老师加油」,看到马路对面飞驰而过的包子、猴子、大鱼、杨帅的时候,我也不吝吼出他们的名字,为他们加油。

前几天看猴子写的上马小结,说他的好基友特维斯明明有伤却还跑了,只是因为他「想和队友们在一起战斗」,这话让我产生了无法抑制的共鸣。虽然今年冲击 BQ 失败了,但和我在这场比赛里收获的更有价值的东西相比,这个遗憾简直微不足道。这是第一次在马拉松的赛道上,我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在孤独地向终点跑去,在向目标努力靠近的路上,有这么多认识我的人,不认识我的人,都在陪我一起战斗,为我加油,这种感觉太好了。谢谢上周日在赛道上遇见的你们。可能我没有回应你的加油,但请你相信,我都听到了,在这极不容易的一战里,每一声加油都特别受用。

COACH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今年夏天的一次夜训,是我无论何时想起都还会感慨万分的。8 月 7 日晚上,我拖着重重的步子在卢体的跑道上慢跑,突然,黑暗里,肩膀被一个人拍了一下,我转头一看,嘿~金源吗这不是。然后,她就跟我说了一句话:「你的跑姿怎么那么丑啊,真的是我见过的最丑的了。

其实我和金源认识有些年头了,只不过我们向来没什么交流,如果在训练中遇到什么问题,我第一个人想起去寻求帮助的人也绝对不是她。但就是那天晚上,我觉得有点「老天显灵」或者「缘分开启」的意思,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今年我的训练目标很明确,就是冲击 BQ,但和以往赛季结束后的每个冬天一样,人家都忙着冬训,而我必定因为受伤开始冬眠养伤,彻底停训。四月初天气回暖之后,立刻就开始控碳减脂,恢复训练,各种强度训练轮番上阵。这几个月,耐克黑马团队的小金教练和琦琦教练,知道我想在上马冲击一下 BQ,慷慨地给了我不少指导和建议。有一次,我发微信给琦琦教练,咨询一个关于训练的问题,他一直都没回复我,结果晚上我准备要睡觉的时候,他突然给我打了电话,跟我说抱歉,说白天工作太忙了没时间跟我聊。

基础期,我总感觉自己一个人练得挺不错的(现在回想,纯属自我感觉瞎良好),但六月开始,越练越没状态,尤其是两条小腿的肌肉,发酸发涨,每天的训练都是一瘸一拐走进卢体,再一瘸一拐走出卢体。那天晚上的间歇跑结束后,我就是拖着慢跑,巧的是,几乎不在卢体现身的金源,那天晚上和我碰到了。她说,之前在叶子(一位摄影师)的朋友圈里看到一组我在卢体训练的照片,仅从照片上我的跑姿来看,她依稀感觉我再这么练下去大概率会受伤,这个伤大概率会在九月全面爆发,但没想到见到我的时候,我已经残了。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过了几天,金源亲自开车带我去见了她认识的一个之前上海队的队医,检查之后,伤痛的根源很明显了:背部腰部力量差,导致跑动时上身不挺拔;腿臀肌肉太紧张,要多做拉伸,这样才能把髋送出去,臀部带动大腿,大腿带动小腿,现在小腿酸啊涨啊都是因为发力错误,让小腿受力过多。

从医院出来,我和金源一起吃了个饭,她问了我的今年的比赛目标,又听了听我的想法。我也没在她面前装坚强,除了沮丧就是特别沮丧,我当时就想,还有不到三个月就比赛了,今年冲击 BQ 估计没什么希望了。

金源给了我一些训练的建议,第一点就是赶紧把训练强度降下来,不能让腿酸的问题加剧,其次就是强化背肌和腰肌的力量。按她说的,我自己又练了两周,感觉状态略有回升,但心里依然没底,还是看不到希望。

8 月 20 日,底气和最大摄氧量都严重不足的我,鼓足最后一口勇气,斗胆问金源能不能做我的教练。「教练,我想打球。」从我脑子里冒出的来,就是这句话。一直以来,我都希望有一个值得信任的教练,指导我跑步,在跑道边上掐表,吼我,带着我一步步向目标靠近。眼下,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想象中的这位教练的最佳人选好像已经出现了,有什么理由不去抓住这个机会?就像她跑起来时利落的步子一样,金源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请求。跑了这么多年之后,我终于也是有教练的人了。

一开始,金源并没有给我的上马定下明确的目标,她直白地告诉我,忘掉 BQ 这件事,专注训练就好。每周一她会把当周的训练计划给我,备注好哪几堂课是重点,有什么地方需要注意的,甚至细到哪天训练结束要滚泡沫轴,哪天不要,哪天要做拉伸,拉伸多长时间,太细致了。在给我的第一份训练计划 PDF 里,金源给我的训练要求第四条是 –

别用情怀去跑步!用脑子!

这一条当时绝对震住了我,甚至有点汗毛竖起来的感觉,这十个字两个惊叹号狠狠给了我一拳。耐克熬的鸡汤确实不能天天喝,训练训练,练的永远是扎扎实实的技术。明确自己的每天训练的目的,是提高速度耐力,提高最大摄氧量,还是主动恢复,训练目的不同,训练的方法也不同。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别看金源成天笑呵呵的,那是她作为你朋友的时候,但当金教练对你微笑的时候,你可就要当心了。我一直都是光脚穿拖鞋,以一种自由散漫的姿态走进卢体。有一个周三,有氧跑,我又这么走进卢体,老远就看见她眯着眼地站在草坪上,走近之后,金教练突然就板下脸,跟我说「你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光脚穿拖鞋进训练场,没有运动员敢这样的,以后穿好袜子换好跑鞋再来。」

后来天气有点转凉了,一次训练结束,场地里有点小风,而我和李晨智只穿着一件短 TEE 就准备离开,被金教练看到了,她立刻说我们「你们俩是准备感冒对吧?记住了,天凉了,训练完擦干汗,马上换上长袖,长裤,换一双干净袜子。」天天跟自己说,我要像一个职业运动员那样去要求自己,结果,在真正的职业运动员出身的人面前,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这次上马抵达终点后,其实我第一个想看到的人就是我的教练。在跑过 41K 里程牌的时候,就在幻想过线的那一刻,金源一定会在终点迎接我,没想到,她跑得太快了,成功破三之后,没刹住车,继续往前跑了,哈哈哈。金源,谢谢。说真的,一直到那天起跑前,我都不知道自己能跑成什么样,尽管你跟我说 PB 肯定不成问题,但我还是没什么自信。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 BQ 吗?我觉得吧,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因为老天并不准备让你休息啊,如果我今年 BQ 了,明年不就没你什么事儿了吗?那可不行,明年还请继续严格又不失温柔地练我
金教练其实也是我开始跑步时的第一位”偶像“,2015年。

PACER

写了朋友,写了教练,我要写写「兔子」了。跑过马拉松的人,对「兔子」这个词应该不陌生。那我就不解释了。本来想把「兔子」放进朋友的那一块,但我想了想,觉得不合适。如果今年备战的训练,没有这只「兔子」的一路带领、陪伴,我一个人绝对没有信心能扛得下那些至关重要的训练课。这只「兔子」就是李靖,虽然他年龄比我小,但我还是愿意叫他「靖哥」。

靖哥也是认识好多年了,在各种和跑步有关的活动无数次碰到,点过头,打过招呼( Hi 的那种),眼神确认过,但就是没聊过,真是一句话也没聊过。一直到今年八月,说来真是太巧了,李靖和金源,这两人从来不在卢湾出没的人,那天晚上竟然同时在卢湾出现,不早不晚,出现在我训练进入最低谷的时候。之后的事情就是,每周三晚上的有氧跑,或间歇跑,雷打不动的,靖哥来卢湾带我,做我的私兔。因为我的小腿总「维持」着各种程度的酸,每次强度课正式开始前,靖哥总会带我先慢跑几圈,然后再认认真真带着我做一组动态热身,这样一趟下来,腿就基本热开了。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正式摁表开跑前,我总是忐忑不安,但靖哥总会说「马老师,放心,我肯定每圈都把你带到(配速范围内),稳稳的。」然后,我就全程不再看表,就全神贯注地跟着前面的靖哥,一圈一圈,一圈一圈,他前,我后,两个人之间一句话都没有,只听见两双跑鞋落在跑道上的声音。每圈过线的时候,靖哥会摁下 lap,然后报一个时间给我,让我知道我没有掉速。虽然累得说不出来话来,但我心里一直说:真他妈的牛逼,我简直就是跟着一部人肉时钟在跑,一秒不差,太稳了。

有一次,金源安排我周日跑 4 组间歇,4000 米一组,每组 4 分配速。我看到这个课表,腿已经软了,厚着脸皮请靖哥来做兔子带我。靖哥也是耐克 NRC 研习社的兔子,研习社的长距离训练都是放在周末进行。那个周日,靖哥下午要带研习社跑一个半马,那也不是闹着玩的,我担心他晚上是不是还有体力带我,但他说肯定没问题。结果,那天晚上,在苗江路,靖哥带着我,跑出我整个夏天最完美的一次间歇。最后一组直接跑飞,飚出 350 配速。跑完之后,天已经黑了,我和靖哥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光着膀子拥抱了一下,靖哥说「马老师,你状态跑出来了,稳得一逼。我太高兴了,我都有点想哭的,你知道不?」夜色中,我的眼眶一下红了。不是因为靖哥说的这句话,而是刚刚在跑第三组,跑到一半的时候,我把靖哥超了,一会儿,靖哥就追上来,跟我说「马老师,我休息一下,下一组再带你。」卧槽,那个瞬间,我内心真的排山倒海,他下午刚干完一个半马,晚上又带我跑间歇,体力消耗得太大了。我当时就想跟靖哥说你赶紧休息一下,但自己正跑在巅峰状态上,健步如飞,那个时候,一说话估计要岔气,节奏彻底被打乱。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最难忘的是赛前三周的一个 35 公里长距离训练,教练给的计划,必须要跑。包子李晨智他们知道我周末要跑 35,都劝我,马老师,跑 35 太伤了啊,你跑 28 吧最多了。我从周一拿到训练计划就开始焦虑,李靖却跟我说,没问题,我带你。焦虑了整整六天,周日下午三点,天气完美,17 度,阴天,有风,我和靖哥约在苗江路宝马门口,换好背心短裤,哆嗦着开跑,老样子,他前我后。前面几公里,我有点快了,靖哥就把双手手掌向下,做了一个向下压的手势,让我把速度压住。就这样,在苗江路,我们像两个缺爱的神经病,一会儿跑大圈,一会儿跑小圈,眼看着把天都跑黑了。最后 5 公里,靖哥开始加速,但那会儿我的腿已经渐渐抬不动了。我也不知道最后 5 公里我是怎么跑完的,就记得快到「终点」的时候,靖哥修长的身影站在路灯下面,对我吼了一声「顶一顶,最后两百米。」

我跟靖哥说,其实跑到 30 公里的时候,我想跟你说,咱停吧。靖哥竟然回我说「卧槽,你知道吗,30 公里的时候,我也想跟你说,停了吧,差不多了。但我知道,这话不能说,我们俩谁要是开了这口,肯定就停了。」真的,我从来没在备战阶段跑过超过 27 公里的长距离, 35 公里,现在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今年备战上马,总共跑了两个 30 公里,一个 35 公里,不是炫耀什么,没什么可炫耀,但我要记录下来,相比去年的备战,今年夏天我把自己的「尽全力」又提升了一个级别。

靖哥,谢谢。每次你带完我训练,我都要对你说声谢谢,你总是摆手说别这样。你说你也是一个不爱社交的人,但喜欢和认真跑步的人在一起,大家一起训练一起比赛一起唠唠嗑太开心了,我觉得就是这些简单的诉求,纯粹地对马拉松的热爱,把我们这些人最终拉到了一起。

MARATHON

终于进入了比赛环节。我这几天一直在默默感慨,就算跑过五大,但,我依然坚定地认为 2019 年的上马,给了我最棒的参赛体验。这个参赛体验,不是从起点到终点,对我而言,是从我今年为备战它开始训练的第一天,到上周末的比赛日。一年中的两百多天,都是在为这一天做准备,甚至这一年我所接到的大大小小的各种广告案子,也基本都是和「跑步」有关,和「马拉松」有关。

连续四年没跑上马,结果一复出,就用一个艳阳天迎接我的回归。不过说心里话,早上站在起点的时候,体感还挺舒服的。而且周日穿了一件刚到手不到一周的 BTC 背心,不出意外的话,当天三万人,我是唯一一件,撞衫几率为零,这么一想,心里美滋滋。因为是 C 区出发,跑过的你们都懂得,前五公里基本是在做变速跑,东躲西闪,拨人拨到手酸,表在金陵东路还被一个大姐给撞停了。前三公里都是 5 分 0x 秒的配速,第四公里才进入了 4 字头,说不着急是不可能的,心率就是最好的证明,一出发就是 170,我看一眼就懵了,心想不会顶着乳酸跑完全程吧,结果全程均心 169,想想有点后怕的,印象里,我还从来没有哪一场比赛的均心超过 160,只能说那天的气温确实有点反常,自己还没打算开始轰呢,气温却直接把心率轰了上去。赛前 BTRT 队友们都在调侃,说今年上马可能会是上海版「 MGC」,结果真的被说中。最后那磨炼意志力的一路,一会儿幻想自己是中村匠吾,一会儿假设自己是设乐悠太,一路给自己加戏,用加戏给自己打气,也算是一种积极的跑法。

跑到苗江路的时候,跑在自己整个夏天跑过不知多少次的路线上,内心挺激动的,鼻子也不由自主地酸了一下。从南浦大桥下折返的时候,我感觉右脚脚底突然有点痛,一个脚趾前面好像也有点痛,有点要磨出水泡的意思,只能怪自己作死,比赛日竟然穿了一双一次未穿一次未洗的袜子。我一度疼得有点想在路边坐下来,把鞋脱掉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但这个念头很快被自己扼杀了。跑比赛,我最怕停,一停怕是再也跑不起来了。所以连进水站都是一把抓过杯子,很少减速,水洒了就洒了。好在跑着跑着,无论是水泡感,还是出血感,都减轻了很多,最后竟然彻底消失了,如果没碰上心脏不适、骨折、抽筋这些问题,我想,比赛的时候,就是得对一些「微创」采取无视的态度,你越敏锐地去感知它,就越容易放大它。但我现在也想不通,为什么我那天会穿了一双新袜子?我怎么会干出这么傻逼的事?

儿子说会在 27 公里设私补站,我过了 26 公里的时候有意降速,生怕错过他,结果看到 27 公里标志的时候,路边却看不到他。再往前跑了几百米,突然听到马路对面有人喊我,我望向对面,看到儿子,我举手,朝他比了一个大拇指。

跑向折返点的这一路,先是看到杨定宏穿着那双火红的 160x 从对面嗖一下跑过,后面紧跟着一个黑人。接着看到略显疲惫的猴子,朝他喊了一嗓子,他应该是听到了,点了一下头。接着,又看到杨帅,还有黑马郭玖林、赵盼飞、大鱼。就感觉对面一个个跑过去的大神们的表情都不轻松啊,步子明显有点拖沓了,应该都已经到了极点吧,进入了「他妈的给我顶一顶」的阶段。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本次比赛的最后一嗓子,送给了包子,看到他的时候,他表情好像也有点痛苦,那瞬间,我想起了他在今年长野冲刺的那张照片,但长野那个表情显然更狰狞。突然听到对面有人喊「马老师加油」,事后才知道那嘹亮的一嗓子来自磊大爷。接着看到法国人夏委,面部通红,那会儿我好像在爬坡,本能地已经喊不动了,我朝他挥了一下手,然后听到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 Marcus,GO GO GO

折返对面一路,谁都看到了,就是没看到石河子李晨智,我当时也没多想,就想估计是我没看到他,他没看到我,完美地错过了。

终于轮到我踏上折返路线了,烈日当空,腿有点不由自主地发软,速度也开始往下掉,身上还剩最后一个胶,我想无论如何先顶到 35 再吃掉最后一个,否则后面真的要弹尽粮绝了。看到冰站、海绵站的心情简直是欢欣雀跃,一把抓过来,把冰袋先捂在胸口,再敷在脸上,然后学大迫杰把帽子脱下来,把海绵塞进去,再戴上,用手压出水,给头部降温。之前跑比赛,一路补水的话,喝到最后总是有点尿意,但今年上马,逢水站必进,最后几公里却一点尿意都没有,可见消耗得有多彻底。

37 公里多一点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前面几十米站在路边的儿子,他也看到了我,迅速做了一个高难度动作:单手托着托盘蹲下,把放在地上的一罐红牛拿起来,伸给向他跑来的我。我接过红牛立刻往前跑,惊喜地发现,拉环已经被儿子拉开了,不能更贴心。红牛是我叮嘱他要准备的,说是特意留了一罐在脚边,等着我来拿。边跑边喝了几大口,我感觉刚刚马上要熄火的身体,瞬间又有了跑起来的动力。这罐爱心红牛,绝对是一次魂补,来得太及时了。

昨天,当我把儿子给我递红牛的现场视频发朋友圈后,被一个北京的黑马朋友 – 显精看到了。他留言问我:绿色衣服小伙是你儿子?我也喝了他的私补。得到我的肯定回复之后。他又留言:对他印象特深,看他特忙活,在替每个跑者着急,向小朋友说声谢谢!

我和显精是今年四月相识的,他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在兼顾家庭琐事和繁忙工作的同时,却还能坚持进行训练,我着实对他充满了钦佩。九月底去北京出差的时候,本来想和他约顿饭,结果因为那几天忙于工作,也没约上。这次在上马的赛道上,我们没碰到面,在终点也错过了,但神奇的是,在赛道同一处,在那个无论是谁都濒临崩溃的距离,两个爸爸都从同一个孩子手中获得了跑下去的勇气和力量。显精这一次没跑好,泪洒终点线,他说这一战是他跑过的最难的一次比赛,22 到 24公里跑岔气了,调整过来后,腿就开始有点没劲,开始不断掉速,好几次接近抽筋的边缘,无数次想停下来走,最后 20 公里基本是靠意志顶下来的。

我的 BQ 门槛是 3 小时 10 分(因为同等水平的人太多,通常要跑进 3 小时 08 分才有希望报名成功),但任凭我一路怎么追赶,最后一公里的时候,我确认自己这次冲击 BQ 没有希望了。最后要冲进体育场的时候,在入口处,在柏林成功破三的小糯飞快地从我身后冲了上来,对我喊了一嗓子「马老师,快冲啊。」但 sorry,那一下我真的冲不起来了,就这样,幻想了无数次的在八万人体育场跑道的冲刺,最终没有出现,我以一个平淡的速度过了线,然后,回头对跑道鞠躬。在终点,早就提前到了很久的包子,一直在等着接我们几个,看到我,他二话不说,一个大步走到我眼前,紧紧地给了我一个拥抱,我泪水决堤,惨兮兮地对着他哭了起来,确实心里有点不甘吧,就差 3 分钟。

SETBACKS

在折返的一路上,没看到李晨智,我一直以为我和他是错过了。但是到终点一问蒋老师,才知道,他还没回来……我脑袋当时就嗡嗡嗡了。芝华安方的追踪页,数据停留在显示他过 35 公里的时间,之后半小时、一小时,这个数据就没更新过。谁也联系不上他,所有人都急得要命,不知道他出了什么事情。我依稀感觉他八成是抽筋了,因为他之前比赛也出现过这个问题。我们也一度在猜测,他会不会上了收容车,但我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Jam 肯定不会上车的,以我对他的了解。」

最后,实在等不到他,我和包子就先去存包处把衣服领了,等我们从更衣帐篷里换好衣服出来没多久,蒋老师告诉我们:Jam 中暑了,进医护站了,但他出来了,刚刚过终点。

我和包子从地上站了起来,决定去接他。因为现场人太多,我们害怕再次与他错过,就打算在存包处等他。没过多久,就看到李晨智朝我们走来,他也看到我们,只见他帅气的脸瞬间就扭曲了,他拿毛巾捂住了自己的脸。我们俩赶紧迎上去,包子一把搂住他,我想把一罐可乐塞到他手里,他不要,说他不喝。这有点「生冷」的回绝,瞬间也让我哽噎了。我知道,他觉得自己今天没跑好,不配喝可乐。我跟他说「Jam,没关系啊,我也没 BQ,我再陪你练啊。」

是啊,如果起跑可以更顺利,如果天气可以更凉爽,可能李晨智和我都会冲击 BQ 成功,但是按蒋老师的话说,这就是竞技体育啊,如果上周日的天气像今天这样,凉凉的,一切都会不同,大部分人的成绩会更好,跑完更开心。但是,这样好像就没意思了。周日那样一个反常的天气带来的各种状况,不才是人生最正常的样子吗?没有理所当然,凭什么你有了地利人和,老天就要给你天时?凭什么上马就一定是好天气?马老师不能 BQ,就是不能 BQ,只能说明他没练到位,还有很多不足需要去弥补,如果你今天这种天气能 BQ,周日那种天气不能 BQ,你就是假 BQ,就证明你不具备 BQ 的水平。因为周日的上马,才让每个跑者有了值得咀嚼的一战。生活太棒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photo by 叶子
李晨智,我知道你直到今天都还很难过,其实我们都没走出来,我们也是人,不是开关,一个 OFF 就可以把辛酸和不甘这些情绪都掐灭,但就像我那天跟你说的一样,BTRT 不可能是一支战无不胜的队伍,起起伏伏,有得有失,这才是我们的故事。这个夏天,我们练得比去年狠,付出的远远比去年多,你的进步与成长我们都看在眼里。没关系,再来。我借猴子有点励志的话来给我们打气 – 你们几个也不要因为一场比赛的失利而气馁吧,这个夏天绝对不是白过,你们的实力也终将会在某场比赛得到体现。收拾收拾,调整一下,准备冬训了。

ME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photo by 叶子

训练,占据了我日常生活的大部分时间。这种生活状态,在旁人看来是不可理喻的,有人会说我觉得你这样生活很苦啊,不能放开吃,不能放开喝,人生仅有的一些乐趣都没有了,为什么不能让跑步变得快乐一点呢?孰不知,我既不是吃货,也不嗜酒,而且基因检测报告明确指出了,我是一个运动积极性超高的人,所以,我做的一切,都是我的基因之选,我怎么可能违背自己的天性和意愿,长期为难自己,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

虽然我知道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一个职业运动员,但我相信,做任何事,如果你想做到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更好,你首先要准备好的,不是别的什么,而是你的态度。没错,还是那句话,态度决定一切。在马拉松训练这件事上,一旦你每年都为自己设下了新的目标,你就要尽可能地像职业运动员的训练状态靠拢,平衡训练和工作、生活,我知道这对于普通人来说很难,但难从来不是借口。

这一年的训练,让我更理性地看待跑步这件事,无论是马拉松,还是其他事,我要做的,只是尽最大的努力,做最努力的尝试。至于结果,已经不重要了。就像周日的比赛,我现在回想,虽然越接近终点的每一公里,我都想着要放弃,但每一公里,我都跟自己说「七个多月都顶过来了,这 7 公里我顶不下来吗?」当周围很多人都开始走,我没有,尤其在我经过儿子眼前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不想输给自己的马拉松跑者的样子。所以我到现在没有一丝遗憾,相反,我感到无比自豪,因为每一步我都没有辜负自己的努力。

RECOVER

说到「恢复」,前几年还气血方刚的时候,我从没有把这件事放眼里,但四十岁生日一过,气血一下不足,才不得不正视恢复的重要性。

如果再年轻二十岁,或者十岁,我敢拍着胸脯说,天天晚上加班到半夜,早上五点再爬起来训练,没问题。但我现在必须乖乖向生理年龄屈服。一堂高强度训练课之后,像李哥这种 20 多岁的小伙子睡一觉就能满血复原,而我要花更多的时间,用更多的手段才能在下一堂强度课前把身体状态恢复到 90%。记住,你如果想在跑一个菁英成绩,而你的身体又不再年轻,你要付出的,远比年轻人要多得多。不是你想跑更快的野心不够充分,而是错过运动黄金年龄的你,成绩的上升曲线不会更陡峭。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photo by B哥

彩蛋

今年四月,美国俄勒冈州比佛顿市,一个微凉的清晨,我怀揣相机在耐克总部巨大的人工湖边拍风景,迅速摁了几张后,我转身往一条小径上走,一个穿灰色长袖和黑色弹力长裤的年轻人从小径的另一端跑来,我习惯低头走路,没抬头看他,但是当我们俩距离不到一米,几乎是擦肩而过的时候,我鬼使神差地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我一眼。天哪,大迫杰。

还是在比佛顿,在偶遇大迫杰的那天下午,在具体地址无可奉告的一幢平房。在里面,有一张旧旧的办公桌被放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上面也没有放任何标签用作注解,我以为就是一张普通的办公桌,经过它的时候,讲解人随口问了一句:「谁想知道这张桌子的事?」。当然所有人都想知道。讲解人轻描淡写地说:「这就是 Pre 当时在耐克的办公桌。」WHAT THE FU*K!我一下热血上头,问我能不能摸一摸这张桌子,被告知当然可以,想怎么摸就怎么摸。于是,我的手掌,在那一刻,就贴在了 Pre 的手也曾放过的桌面上,一顿魂摸。

这不期而遇的一天,消耗干净了本人全年的幸运额度。所以连续四年不中,今年上马意外中签,让我质疑这一年老天对我,对身为跑者的我是否过分友好。不太习惯被幸运这么眷顾。

作为业余跑者,这一年,我还有什么可不知足的呢?我该得的,我不该得的,我想都没想过的,都已经被我收入囊中了。

谢谢你们的阅读,能读到最后的,全是懂我的人。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话题讨论

#说说你心中的上马最大赢家?#
(欢迎在留言区互动)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跑野大爆炸-福利

参与本期话题讨论
我们将随机抽取3名幸运粉丝
赠送坚驰大礼包一份
▼▼▼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抽奖流程】
👇
“在看”,在评论区留言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
👇
点击下方小程序参与抽奖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
中奖者若未按规定参与抽奖,视作无效,跑野大爆炸保留最终解释权
👇
陈成微信,加入
【跑野大爆炸-炸粉集合】
随时有“炸粉”福利
👇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互动截止日期:2019年11月30日12时
BTRT / 我,是 2019 赛季最大赢家。

原创文章,作者:跑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2415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