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真正的跑步,是像肯尼亚人一样自由地奔跑。
无论是在短跑还是长跑领域里,肯尼亚军团都是让对手闻风丧胆的强敌。在很多重大比赛中,肯尼亚军团都能染指冠军甚至对领奖台实现包揽。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肯尼亚人天生擅长跑步,除了生活环境、饮食,以及神秘莫测的基因论,跑步对于肯尼亚人来说,是全民族的运动,是一种神圣的信仰,是改变命运的方式。
他们用双腿改变命运,跑步似乎是他们谋生最简单的途径。“我两条腿跑出来的成绩关系到我家今后是住砖房还是土屋!
01
他们光着脚丫跑向世界
仅仅在30年前,国际比赛中所有的中长跑都由欧洲人主导,不论是800米还是马拉松,所有项目的前25名最优秀的运动员中,欧洲人占据了43%,非洲人仅占27%,其中13%是肯尼亚人。
但在接下来的17年时间里,情况发生了变化。到2003年,排名前25位的最佳运动员中,非洲人所占比例超过了85%,其中肯尼亚人的比例达到了惊人的55%,而欧洲人的比例则降低到了12%。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根据国际田联(IAAF)的统计,欧洲人之所以排名下降,并不是因为他们跑得慢了-他们仍然跑得很快-但肯尼亚人和埃塞俄比亚人现在跑得更快,他们打破了世界记录并继续一次次向新的记录发起冲击。
肯尼亚的第一场重大国际比赛是1954年在温哥华举行的英联邦运动会,其中Nyandika Maiyoro在三英里比赛中排名第四,Lazaro Chepkowny在六英里比赛中排名第七,肯尼亚队在4×400m接力赛中排名第四。

两年后的墨尔本奥运会上,Maiyoro在5000米比赛中名列第七。

1960年罗马奥运会,Abebe Bikila在马拉松比赛中赢得了东非第一枚奥运会金牌,Maiyoro在5,000m比赛中排名第六,Seraphino Antao和Bartonjo Rotich分别进入了100m和400m栏的半决赛。

在1962年的英联邦运动会上,Antao在100和220短跑中获得了肯尼亚第一枚金牌。

1964年东京奥运会,Wilson Kiprugut在800m比赛中获得了铜牌,那是肯尼亚的第一枚奥运会奖牌。

肯尼亚人的转折点可以追溯到1968年的墨西哥奥运会,肯尼亚运动员获得了11枚奖牌,其中包括Amos Biwott在障碍赛中夺得3枚,Naftali Temu在10000米。
当时肯尼亚英雄Kipchoge Keino在1500米比赛中获得金牌,在5000米比赛中获得银牌,他被誉为英雄,像国王一样被追捧,直到今天,他还是肯尼亚备受尊敬的名人。

在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上,肯尼亚的顶尖男子运动员斩获了800m、1500m、5000m跑步和3,000米跨栏的金牌,震惊了跑步圈 。
上个月,Eliud Kipchoge用时1:59:40跑完全程马拉松,成为人类历史上首个跑进2小时的运动员。
Brigid Kosgei在2019年的芝加哥马拉松以2:14:4的成绩夺得女子冠军,并打破世界纪录。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从那时起,肯尼亚在跑步圈占据了主导地位,这也就引出了一个问题:这些像机器一样跑步的东非运动员有什么秘密?究竟是什么能够让肯尼亚人如此出色,以至于他们击败了世界?
到目前为止,科学尚未解释肯尼亚运动员“独特的跑步基因”,但是也仍然有很多解释,或者说猜想。
02
在肯尼亚,跑步是一种信仰
在世界的一个角落,充满了混乱和贫困,这里的人们通过努力打拼赚到的钱只能买到面包和水,但在这样的地方,也聚集了全世界最优秀的跑步选手、教练和训练营。这个地方,就是肯尼亚。
他们把跑步视作信仰,基普乔格破二那天,肯尼亚群众全都走上街头,和他一起见证,从群众到总统,那是国家级的盛事。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也是国际田联发生巨大变化的时期。在企业家Primo Nebiolo的领导下,联邦的年度预算从50000美元增加到4000万美元。Nebiolo认为,跑步者应该像足球和篮球运动员一样以这项运动为生。他与经纪公司谈判,签署了大笔赞助计划。
受益于这项运动专业化的肯尼亚运动员中有Douglas Wakiihuri,他在1987年的罗马世锦赛上赢得了马拉松比赛的冠军。
1989年,他成为第一个赢得伦敦马拉松比赛的肯尼亚人和第二个赢得1990年纽约马拉松比赛的肯尼亚人。此期间的其他杰出运动员还有五次世界越野比赛冠军John Ngugi,他在5000米比赛中获得金牌。 1988年首尔奥运会,以及1987年罗马世锦赛10000米金牌得主Paul Kipkoech。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2012年波士顿马拉松比赛的奖金为50000美元,而这还不包括出场费,其中顶级运动员的奖金在100000美元至250,000美元,以及制鞋公司的补助。肯尼亚的运动员并非单打独斗,他们还受到Nike, Puma, Adidas, Asics, Brooks, New Balance,Under Armour和Champion等公司的亲睐。
虽然长跑为肯尼亚人赢得了荣誉和知名度,但对当地人而言,他们更看重长跑给他们带来的经济效益。根据肯尼亚税务部门的统计,肯尼亚长跑运动员 2007年在全世界各个城市的马拉松和公路赛中一共取得了 780 万美元的奖金收入。
赢取奖金也是绝大多数肯尼亚人热衷跑步的真正原因。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在肯尼亚,跑步是一种信仰。即便是跑得最慢的跑者也会带着近乎宗教般的献身精神谈论他们的训练,他们也许住在简易房里,没有自来水可用,每晚坐在烛光里,但提起他们的半程马拉松的最好成绩,却会让人油然而生敬意。跑步,至关重要。”
03
跑出肯尼亚:用双腿改变命运
“长跑是最容易的运动,它不需要任何器械,甚至不需要鞋子”。他们用双腿来改变命运,跑步对他们来说,似乎是出名和谋生最简单的途径。
每当有陌生面孔开着豪华 SUV 进入埃藤时,那些成年的或者尚未长大的肯尼亚人的眸子里都会闪耀出别样的光芒,哪怕坐在车上的人只对他们历经考验的细腿瞥上一眼,他们也能兴奋一阵子,尤其是那些大孩子——“也许那是经纪人的车子,他来挑选运动员了。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大多数的肯尼亚运动员的创业理想是:先从小型比赛开始,小赛事奖金虽少,但高手运动员也少,容易获得名次,建立一定的知名度。用比赛的奖金为父母修一个新的水泥房子,再买一块地种甘蔗,养几头牛,结婚生孩子。就这么简单。
在肯尼亚,人们可以在高中毕业后通过跑步,在邮政、电信、铁路、军队、警察和监狱等国有单位找到工作。所有这些单位都提供了教练、训练设施和资金补助,使运动员可以完全专注于训练。
除此之外,教练们还会在高中物色优秀的运动员,如果他们跑得足够出色,就可以以全额奖学金进入美国大学读书。
“我两条腿跑出来的成绩关系到我家今后是住砖房还是土屋!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04
神秘的肯尼亚基因
在距离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西北 300km 的小城埃尔多雷特,有一个叫埃藤的地方,是世界著名长跑圣地。Iten,Home of Champions,冠军之乡。
据统计,所有国际运动员中有80%来自卡伦津(Kalenjin),这是个只有400万人口的小民族,其中南迪亚族占大多数,这也进一步加剧了肯尼亚选手的神秘感。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黑皮肤的运动员的成功,尤其是肯尼亚人、埃塞俄比亚人和来自西非的短跑运动员,再加上最近的牙买加的成功,进一步使得人们对“黑人”有田径运动优势的刻板印象更加深刻。
但实际上,并非所有的“黑种人”都是成功的短跑、马拉松或长距离运动员,特别是马拉松项目,奖牌主要由两个国家包揽,那就是几乎制霸田径项目的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
此外,这些在赛场上赢得奖牌并创造记录的运动员大多来自大裂谷,那些有着特殊基因的小部落,这一事实似乎会很容易得出结论——认为他们拥有“特殊的跑步基因”但是,如果没有强有力的科学证据,那仍然是一种推测,甚至是一个神话。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几项研究试图研究这些肯尼亚运动员享有的得天独厚的基因。一个推测是,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的运动员在进化过程中由于地理位置的隔离,进化出一种“特殊的跑步基因”。
通过研究线粒体DNA(mtDNA),对这种可能性进行了评估。(mtDNA是从母本父母那里继承来的,用于评估物种或不同种群在进化过程中的关系。)
· 令人惊讶的是,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运动员的mtDNA不同,尽管他们在长距离比赛中都表现得相当出色。这也就表明,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这两个长跑民族有着不同的基因库。因此,这项发现也就颠覆了这样的论调——即由于数百万年的迁移导致的隔离以及种族融合,这些运动员继承并发展了“古老的羚羊追逐”的耐力。实际上,埃塞俄比亚运动员的基因与某些欧洲人的基因更为相似。
尽管埃塞俄比亚运动员的mtDNA基因没有任何异样,但肯尼亚人在mtDNA LO和M单倍群这两种基因中的频率较高。美国奥林匹克委员会的Randall Wilber和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的Yannis Pitsiladisis说,这些基因也许会影响运动员的耐力水平,但并不能以此解释肯尼亚运动员的出色表现。
· 分离的基因库假设也无法通过Y染色体分布的分析来确定。Y染色体是从父亲那里继承的基因,与普通人群相比,埃塞俄比亚精英运动员的Y染色体分布不同,他们比例最大。这就得出一个假设,要么是独特的Y染色体影响了埃塞俄比亚运动员的耐力表现,要么是运动员这一人群有一种不同的Y染色体。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第二个经过广泛研究的基因是α-actinin-3(ACTN3)基因。该基因的一个变体在澳大利亚的精英运动员中高频率出现,另一基因变体在短跑运动员中却出现频率很低;而在女性耐力运动员中,另一个变体高频出现。澳大利亚神经肌肉研究所的Nan Yang博士已经对东非和西非运动员的这些基因进行了研究,但没有证据表明它们与肯尼亚选手的表现有关。
这样看来,以此研究为基础的基因理论似乎在严格的逻辑下很快崩溃了。
05
高海拔的生活环境
先天的基因并无特殊之处,那是否和生活环境有关呢?
科学研究未能具体地将基因与肯尼亚运动员的成功联系起来,这就导致人们认为这些运动员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们生活在高海拔地区。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的运动员来自大裂谷地区,海拔大约高达2000至2500米。卡伦津走出了80%的肯尼亚精英运动员,而埃塞俄比亚选手则大多来自Arsi和Shewa这两个部落。
与高海拔相关的优势是“住得高”和“训练强度高”。在高海拔地区,氧气含量低,训练在高度紧张状态下进行,相对会很费力。但事实上,那些长期在高海拔地区训练的人,在高压、低海拔地区比赛要相对更容易。
令科学家惊讶的是,即便是在高海拔地区,卡伦津人仍然能够进行持续性的训练,这一点是欧美等低海拔运动员无法复制的。人们认为,在这些条件下生活了数百万年之后,卡伦津人就适应了环境。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但是,认为高海拔是肯尼亚人跑步出色的主要因素这一观点,很轻易地会被驳倒。因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生活在其他高海拔地区的人也应该是优秀的跑步运动员,比如哥伦比亚和尼泊尔,当然我们都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06
体型?最大摄氧量?
肯尼亚人好像天生就能长跑,他们跑着去上学,跑着回家,跑着追小汽车和牛群。
生活在高海拔地区并进行持续性训练,与在高强度运动中良好的氧气运输以及使用有关,我们称其为最大摄氧量(VO2max)
据报道,肯尼亚的精英运动员有着很高的最大摄氧量,是因为他们从小就开始步行和跑步,也为他们之后跑步异于常人的耐力表现打下了基础。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肯雅塔大学的博士Vincent Onywera博士所做的研究声称,80%的肯尼亚精英运动员过去在学校上下学的路程非常长,有时甚至超过10公里。70%的埃塞俄比亚马拉松运动员跑步往返学校的距离平均为5至20公里,注意,是跑,而不是走。
但是,这个声称”从小跑步有助于氧气吸收“的说法在科学上遭到了两位受人尊敬的运动研究者的发现的反对:Saltin于1995年,Prommer于2010年。他们发现,不论是在2,00米的高空,还是在海平面上进行测量,肯尼亚、斯堪的纳维亚和德国的优秀运动员具有相似的氧吸收能力。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肯尼亚运动员成功的另一个影响因素是他们的身体结构肯尼亚运动员的体型被描述为“清瘦型”,脂肪含量低,不易增加体重,并且腿细而长。
相反,埃塞俄比亚精英运动员的身体类型称为“体育型体质”,其特征是高肌肉质量,容易减重或增重。这种体型与北非人、欧洲人和亚洲人更为相似。
就体型来说,肯尼亚运动员的腿比斯堪的纳维亚运动员长5%。此外,他们的小腿也要轻12%。因此,肯尼亚运动员的四肢较轻,摆动所需的能量更少,从而为他们提供了生物力学上的优势。同时他们新陈代谢也更快,可能这也使得肯尼亚运动员拥有能够“飞起来”的特殊功能。
但同样,埃塞俄比亚运动员的体型与某些欧洲人的体型相似,而且表现也非常出色。
这样看来,体型似乎也不能作为合理的解释。
07
那么,和饮食有关吗?
饮食习惯是否可以为肯尼亚运动员提供优势?
根据Onywera博士的说法,卡伦津人的饮食由10%的蛋白质,13%的脂肪和77%的碳水化合物组成。玉米粉是碳水化合物的主要来源,他们用来搭配蔬菜或炖肉。训练结束后,肯尼亚运动员会立即享受一杯茶,这是一种“能量”饮料,可以补充训练后体内的糖分。
肯尼亚长跑选手的膳食非常有营养,且搭配合理,有谷物、蔬菜、少量瘦鸡、山羊奶,偶尔还会吃个鸡蛋,每周只吃 1 次牛肉。因为,动物蛋白质摄取量很低,肯尼亚运动员普遍比欧洲运动员体重偏轻。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根据Onywera博士的说法,通常被视为“垃圾食品”的加工食品对肯尼亚运动员来说是个“外星生物”,而大多数欧洲人和美国人却经常食用。例如,卡伦津人的早餐主要是uji(一种由小米制成的粥)。欧洲或美国早餐则大多是谷物早餐,香肠或是一杯酸奶。当一名美国运动员挖了一球冰淇淋时,一位卡伦津运动员很可能在嚼甘蔗。
但是,根据Randall和Pitsiladisis的说法,这种饮食与欧洲,美国和亚洲运动员的饮食相似。因此,研究人员不考虑饮食因素。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的饮食都似乎对中长距离比赛的训练和表现都有利。饮食差异与丹麦研究人员的发现非常吻合,他们指出丹麦儿童的BMI高于卡伦津儿童,这样看来饮食习惯的差异也可能是导致体质差异的原因。
但即便是这样,也不能完全解释肯尼亚运动员的在跑步运动中的出色表现。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每个肯尼亚跑者都有一个故事。他们从乡村、从山边的一小块耕地背井离乡,去赢取世界各地大城市的马拉松比赛冠军。
肯尼亚人坚定不移地继续跑着。是基因的神话?还是心中的信仰?我想,都有。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话题讨论

#关于肯尼亚跑者,你有什么想说的?#

(欢迎在留言区互动)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跑野大爆炸-福利

参与本期话题讨论

我们将随机抽取3名幸运粉丝

赠送坚驰大礼包一份

▼▼▼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抽奖流程】

👇

“在看”,在评论区留言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

👇

点击下方小程序参与抽奖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

中奖者若未按规定参与抽奖,视作无效,跑野大爆炸保留最终解释权

👇

陈成微信,加入

【跑野大爆炸-炸粉集合】

随时有“炸粉”福利

👇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互动截止日期:2019年11月6日12时

跑出肯尼亚:肯尼亚人神秘的“跑步基因”

原创文章,作者:跑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2475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