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马拉松中视力模糊,或与角膜有关

超级马拉松中视力模糊,或与角膜有关

超级马拉松中视力模糊,或与角膜有关

图片来源:Twitter- 文章:TracyBethHøeg博士

超级马拉松中视力模糊,或与角膜有关

黎明正在科罗拉多州的一个长湖上空蔓延开来,这时 Courtney Dauwalter(考特尼·道瓦尔特)突然意识到她无法看到面前赛道的细节。

在2017年的一场女子100英里(大约161公里)比赛中,她保持着领先其他选手。距离终点只有12英里的时候,她从眼睛中取出隐形眼镜,她怀疑是隐形眼镜影响了她的视力。但是她的视力仍然很模糊。

超级马拉松中视力模糊,或与角膜有关 考特尼·道瓦尔特

就在这时,突然她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体径直飞了出去,头撞到了一块石头上。血流到了脸上,她已经看不见血的颜色,但她可以确信这是血。这远不是她最后一次跌倒。就像她说的:“我每走四分之一英里左右,就得使劲踩着路面。”

她的视力继续恶化,最后甚至连影子都看不到。这种状态的视力很容易被眼科专家称为“失明”。在距离终点只有几英里时,考特尼让她的丈夫充当临时的指路向导:她的丈夫告诉她该在哪里转弯、抬脚等等。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她最终赢得了女子项目的比赛,并且她的这个精彩经历被记录在超级跑步者播客上。

超级马拉松中视力模糊,或与角膜有关

马克·哈蒙德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同一天, Mark Hammond(马克·哈蒙德)在男子马拉松赛程的70英里处,也出现了失明现象。

而我国著名的越野选手姚妙也会经常出现类似的情况,姚妙说她遇到这种情况几乎都是在夜间,白天起跑的时候不会出现,一般是在60公里左右,遇到时候眼睛灰蒙蒙的,看不见。一般这种情况,姚妙也不会可以的停下来治疗眼部,速度降下来几个小时后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超级马拉松中视力模糊,或与角膜有关

有趣的是,一年前,Chuck Radford(查克·雷德福)在同一场比赛中失明的经历也被记录在同一播客上。查克·雷德福提到他是那年在一个救助站失去视力的三个跑步者之一。

他们的症状听起来都与我们所说的“超级马拉松相关视觉损伤”(UAVI)相一致,或者我喜欢说的“oooahhvee”。

早在2013年的时候,我就从丹麦飞往加利福尼亚州,开始和Marty Hoffman (马蒂霍夫曼博士)一起研究关于超级马拉松运动员视力下降的未知领域。让他自己都吃惊的是,他的一项调查研究表明:

在一场100英里比赛跑完全程者中,视力问题的发生率为2.1%,未跑完全程者视力问题的发生率为3.6%。

#1

比赛中我们的眼睛发生了什么

一天早上,我向在丹麦奈斯特韦德的所有眼科医生讨论处理了这个问题方法,他们对于这个问题既感到困惑又觉得十分有趣。其中一名医生表示,视力下降可能是因为低血糖,或者血糖太低引起的。

但我对于这个观点表示怀疑,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超级马拉松参与者。毕竟,除非你服用胰岛素,否则跑步者(或任何人)的血糖不应该低到导致视力下降的程度。但说实话,我不敢对此有明确的定论。

超级马拉松中视力模糊,或与角膜有关

马蒂霍夫曼博士,Kim Corrigan(吉姆·考瑞根)和我在网站和列表服务器上发布了广告,短短几个月内我们从美国和国外招募173名人员志愿者,这个结果令我们惊讶,因为我们从未期望能够吸引这么多的参与者。他们在超级马拉松比赛期间都有过“重大视觉障碍”的现象。当我读完收集的调查结果时,我很快的发现,这些跑步者几乎每一个都经历过相同的症状,并且其中一部分跑步者不止一次的发生过。

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他们的视力为什么会变得越来越差,直到他们停止跑步才会消失。在这方面,大多数跑者可能会有以下内心独白:跑步可能会让我失去光明,也许我应该停下来。

我们之所以做研究,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比赛中我们的眼睛发生了什么。

#2

截止目前对于视觉损伤所了解到的信息

以下是我们从173名调查参与者那里了解到的情况,他们总共经历了779次与超级马拉松有关的视力丧失:

1.停止跑步后症状自行消失;平均恢复时间为3.5小时,均在48小时内恢复。

2.旁观者往往把角膜的外观描述为“乳白色”。

3.只有10/173的研究参与者,在视力仍然下降的情况下进行了眼科检查

4.其中8/10的患者有角膜水肿

5.2/10被诊断为“隐形眼镜刺激”。“这种痛苦,通过摘除隐形眼镜就能解决。戴隐形眼镜的跑步者应考虑隐形眼镜刺激,但我们不认为隐形眼镜刺激是相关视力损害的主要原因。

我们研究的一名参与者在比赛后6-8月内报告了视力问题;然而,目前还不清楚视力下降是否与比赛有关,或者确实是“超级马拉松相关视觉损伤” (UAVI) 的病例。这名参与者失去了跟进的机会,无法对案件进行进一步调查。

超级马拉松中视力模糊,或与角膜有关

我们的研究表明,由于角膜水肿,“超级马拉松相关视觉损伤”通常是一种自我限制的、无痛的视力混浊。

#3

角膜和角膜水肿到底是怎么回事

角膜是一种保护性的、透明的、圆顶状的组织层,覆盖在眼睛、瞳孔和晶状体前部。在角膜水肿中,角膜变得过度充满液体,失去透明度。

超级马拉松中视力模糊,或与角膜有关

注:显示角膜的图像

在长距离自行车比赛中也会出现UAVI样的角膜水肿。下面是一名参加莱德维尔100英里山地自行车赛的选手的照片。他的左眼有明显的角膜水肿。

超级马拉松中视力模糊,或与角膜有关

100英里山地自行车比赛终点线左侧角膜内侧不透明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朋友兼超级马拉松医师研究员迈克尔·坎皮安(Michael Campian)博士告诉我,他看到了马克·哈蒙德(Mark Hammond)在今年100英里比赛中眼睛的照片。马克非常友好地允许我用他的照片和名字写这篇文章。

下面这张马克·哈蒙德在比赛时拍的照片,清楚地显示了左眼的角膜水肿。他在70英里左右左眼视力开始下降。大约是在他摘下太阳镜四个小时后(模糊开始变厚),他的眼睛并没有受伤,并且模糊在比赛后几个小时就消散了。去年的比赛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这种情况还发生过两次,而且还有几次我在没有眼睛保护的情况下跑了好几个小时。

超级马拉松中视力模糊,或与角膜有关

注:马克·哈蒙德在2017年100英里比赛中左眼角膜水肿。

#4

为什么长距离耐力赛会发生角膜水肿?

有一种理论认为压力角膜(缺氧/高度,冷、脱水、碎片,风,等等)会导致角膜乳酸的堆积。乳酸堆积引起的角膜酸中毒可能通过抑制角膜的微小泵来进一步加剧肿胀,这些泵可以将液体排出,保持我们的视力清晰。

此外,眨眼的频率可能不够。众所周知,眨眼反射在屈光手术后会发生改变,而屈光手术是发展UAVI的一个主要风险因素。

目前已知的超马视觉损伤的风险因素

屈光手术(是矫正近视、远视、散光的方法):有UAVI病史的超级马拉松参赛者角膜屈光手术的发生率大约是“标准”100英里赛跑注册者的两倍(p=0.001)。屈光手术患者也更有可能出现UAVI的重复发作(p=0.01)。

这里我需要说一下的是,确认这是一个多么重大的发现。做屈光手术的眼科医生喜欢说这是一种几乎没有风险的手术。但是,如果您喜欢超级马拉松,则需要注意这样的风险。这种手术增加UAVI风险的原因尚不清楚,但可能是因为它破坏了角膜的正常功能和组织,使液体更容易积聚。另外(如上所述),LASIK手术被发现干扰(通过破坏神经)正常的眨眼反射,从而潜在地诱发角膜水肿和冻结角膜(本文稍后讨论)。

超级马拉松中视力模糊,或与角膜有关

屈光手术的图解

长距离比赛:视力受损开始时的平均(±SD)距离为45英里而100英里又是最常见的比赛距离。调查参与者报告表明视力受损占46.8%。

其他变量:

1.暂未发现使用隐形眼镜能够增加或者减少视力受损的可能性。

2.视力损害可以发生在大范围的环境温度,不一定在炎热或寒冷。

3.只有23%的病例报告表明风可能有影响,但这远远不是唯一的原因。此外,如果风或碎片是唯一的原因,那么隐形眼镜将有望预防UAVI,但很明显,这种可能性并不存在。

4.只有32%的病例报告了海拔高度(>2000米)的诱因,但是最常见的UAVI发生在海平面或海平面附近。

#5

视觉损伤预防策略

反复发作UAVI的参与者经常提到,他们在戴防护眼镜方面取得了一定的预防作用。

超级马拉松中视力模糊,或与角膜有关

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和跑步者米奇·查赞(Mitch Chazan)有过接触,他在尝试一些可调节的太阳镜,在没有带太阳镜之前有很多次UAVI的经历。自从几年前开始使用这些辅助预防物品以来,他再也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情况。这种眼镜的一个很好的特点是你可以在晚上把镜片换掉,这样就不会有颜色了。

跑步者还报告说,定期使用润滑眼药水可以成功地预防UAVI。但是我认为“天然眼泪”比“人造眼泪”更有效。

#6

视觉损伤治疗手段

当我们发表文章时,让我感到惊奇的是,除了停止跑步和给予眼睛休息之外,我们的参与者都没有找到更加有效的治疗手段来逆转实力的丧失。在撰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回顾了治疗角膜水肿的医学文献,偶然发现了5%高渗盐滴眼液的有趣现象。

超级马拉松中视力模糊,或与角膜有关

我和堪萨斯大学附属医院的眼科医生米兰达·比沙拉博士(Dr. Miranda Bishara)讨论了这个问题,因为他在角膜和屈光手术方面有很深的研究。他说:“眼高渗盐水滴经常用来帮助减少角膜水肿…但是我不建议患者每天使用超过四次。他建议赛车手使用滴眼液而不是软膏,因为赛车手的运行速度更快,不会导致额外的视力模糊。我已经开始推荐经常出现UAVI的跑步者在比赛中携带一小瓶这种药水(或者把几瓶装在滴袋里),以便在视力下降时使用。但是直到现在还没有收到任何有关于此的反馈。此外,比赛医疗人员可以考虑在他们的医疗包中储备一些,这不仅是一个潜在的有效的治疗方法,而且如果有效的话,还可以确定对于角膜水肿的治疗方案。

#7

其它可能与运动有关的眼部疾病

角膜擦伤

在典型的UAVI病例中,经常会被怀疑为角膜擦伤,这并不是正确的诊断。但是并不是说,角膜擦伤不会在跑步时发生。其最重要的区别是,角膜擦伤是痛苦的,而角膜水肿不是。

此外,任何观察跑步者眼睛的人,都是不能看到角膜损伤的任何症状。但是角膜擦伤也会在角膜表面(上皮细胞)有一个特殊的缺陷,在使用黄色(荧光素)滴眼液的黑光下很容易看到。

冷冻角膜

在维吉尼亚州的地狱之门10万公里处,冷冻角膜或“地狱之眼”似乎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实体,在那里,角膜在寒冷中逐渐冻结。这也发生在阿拉斯加的雪橇犬比赛中。

据报道,士兵、飞行员、滑雪者、骑自行车的人、溜冰者和雪上摩托的人都开始发现了冰冻眼角膜。面对这种情况,可以通过加热眼角膜来治疗,即去除冷暴露和闭上眼睛。(也可使用保温毯等)戴上合适的眼镜/太阳镜或护目镜来遮挡眼睛也可能有助于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因为它们可以锁住身体的热量,让眼角膜保持温暖。

角膜厚度

角膜厚度在高海拔地区增加,可能伴有或不伴有视力丧失/变形。这并不被认为是运动引起的现象,但在高海拔地区,角膜厚度的增加可能是UAVI的一个重要因素。

复视

在有隧道的赛道上,反复的“复视”也视其产生的重大诱因,经历过这些跑道的参赛者应该由专业的眼科医生进行检查。

#8

如果视力在比赛中发生变化,你该做些什么?

首先,我想让大家放心的是。角膜水肿、冻结角膜、角膜表面擦伤均发生在角膜上皮(最外层)。这是角膜的一层,可以很容易和迅速地再生。由于这种再生,这些条件(包括UAVI)不会造成永久性的视觉损伤。

如果你是第一次出现这种问题,你需要确定,你正在处理的确实是角膜水肿。问问你自己这两个问题:你的视力是灰蒙蒙的(而不是黑暗的)吗?你的眼睛有疼痛吗?如果你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都是“是”,那么你很可能是由于角膜水肿而患上了UAVI。

超级马拉松中视力模糊,或与角膜有关

如果你的角膜出现混浊或白色,更有可能诊断为角膜水肿。如以上任何一项的答案均为“否”,你应前往救护站接受专业医生的检查。如果你有持续的黑暗或痛苦的视力障碍,而原因不能在比赛中确定,你应该离开比赛去寻求医疗照顾。

如果你怀疑你有与超级马拉松相关的角膜水肿,或在过去有过,5%高渗盐水滴眼液可能适用于受影响的眼睛。我个人的建议是,一旦出现视力障碍,就立即使用它们。

如果你认为你曾经因角膜水肿而患上过UAVI,你可以选择购买护目镜和天然泪液来预防。你也可以考虑购买5%的高渗盐水滴剂随身携带,以防视力开始下降。

跑野大爆炸-福利

点击右下角“在看”,截图发送后台并在评论区留下你在长距离耐力赛事中的见闻!

我们将在留言中随机抽取3名幸运粉丝送坚驰大礼包一份!!

超级马拉松中视力模糊,或与角膜有关

互动截止日期:2019年6月10日12时

超级马拉松中视力模糊,或与角膜有关

原创文章,作者:跑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2741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