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人物

女性:为梦想奔跑,无关性别

女性,付出得从来都要更多,同一条路,走得也会更加艰难。 所谓的女权主义,是让女性和男性拥有平等的权利,只是平权罢了。 只需要“尊重”二字,女性不再 会因为生理特征而受到不公的待遇,能够平等地拥有追求梦想的权利,仅此而已。 01 疯狂追梦,直到我想



女性:为梦想奔跑,无关性别


女性:为梦想奔跑,无关性别



女性:为梦想奔跑,无关性别




女性,付出得从来都要更多,同一条路,走得也会更加艰难。



所谓的女权主义,是让女性和男性拥有平等的权利,只是平权罢了。
只需要“尊重”二字,女性不再
因为生理特征而受到不公的待遇,能够平等地拥有追求梦想的权利,仅此而已。


01
疯狂追梦,直到我想要一个孩子


“对于一名女运动员,怀孕是死亡之吻。


近日Altra running宣布,签约两名女性跑者。
Alysia Montaño
是6次美国国家冠军和800m项目的奥运选手;
Tina Muir
是PB成绩236的英国马拉松运动员。她们的共同点是,都怀孕了。


女性:为梦想奔跑,无关性别


Altra为33岁的Montaño和31岁的Muir签订了赞助合同,提供经济及装备支持,她们也很高兴的在社交媒体上宣布了签约的消息。
“签约两名孕妇是让人们认识到女性力量、毅力和决心,走出的重要一步。


Altra品牌传播经理Shanna Burnette说,“Altra希望尽一切可能帮助Montaño和Muir,无论是作为跑者还是倡导者来支持她们。
 当我在2014年开始关注Montaño的时,我不知道她是跑超跑还是参加短跑比赛的。我所知道的就是,她像我一样,她怀孕了,正在面临怀孕带来的一系列反应,并且有平衡跑步和怀孕的困扰。


女性:为梦想奔跑,无关性别

“对于Altra这样的公司在我怀孕期间与我签约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是前所未有的。
Montaño很期待她这个月即将出生的孩子,这是她的第三个孩子。


现在有了Altra的支持,她可以安心等待小生命的降临,不用担心因怀孕而无法训练参赛会影响自己的收入。
但她在孕育前两个孩子时,却并不容易。

就在2014年, Montaño正在孕育她的第一个孩子,就不得不考虑她作为母亲和运动员的未来。
在她向自己当时的赞助商NIKE说出她的生育计划之后,NIKE表示在她怀孕期间将暂停合同。她离开了NIKE。


此后她和Asics签订代言协议,在孩子出生后,后者也调整了合同。



为了在怀孕期间不影响合约以及薪水, Montaño只能用一个支撑腹部肌肉的支架来固定住腹部,还在
怀孕34周的时候,参加了2014年美国户外田径锦标赛800m,以2分32秒13的成绩,最后一个抵达终点线,获得一个称号“that pregnant runner”但对于她来说,名次早已无关紧要,还好,她生了个健康的女儿。


“NIKE 让我去疯狂地追梦,直到我想要一个孩子。”

女性:为梦想奔跑,无关性别


哪有什么为母则刚,只不过是逼不得已。
Montaño在生下女儿不久后就重返赛道,并分别在产后的六个月和十个月后赢得了全国冠军。



女儿过完一岁生日两周后,她就赶去北京参加了2015年IAAF世界锦标赛,在这期间只能挤了母乳寄回家。
因为她在为了自己的权益不得不在赛场上拼尽全力时,家里还有1岁的女儿在等她喂奶。

2017年,怀第二个孩子到5个月的时候,Montaño还在美国田径锦标赛的800m项目中跑出了2分21秒的成绩。

“我代表了很多人——女性、黑人女性、怀孕的女性,为她们发声,激励她们,这是我的责任。


后来,NIKE因女运动员怀孕而中止合同事件被《纽约时报》曝光后,八月份发出声明称

已进一步修订合同,其中包括对怀孕女运动员的更多保护。
合同的更新内容包括女运动员有一个18个月的孕产期,在此期间不会因运动员怀孕而中止合同,女运动员也不会受到经济损失。



02
跑马拉松,还是女性斗争的结果



“我跑马拉松不想证明任何事情,只是想去跑步而已。

今天,男性和女性都可以自由平等地参加马拉松比赛,可这一稀松平常的事,竟然还是女性斗争的结果。




几十年前,绝大部分男性和官方机构认为女性在生理上并不能应对如此长的距离,并且根据AAU(全美业余体育联合会)的规定,妇女路跑比赛的最长距离不得超过1.5英里。
直到1972年,女性才被正式认可能够参加波士顿马拉松。


Bobbi Gibb是世界上首位参加波士顿马拉松的女性。1966年波马,Gibb报名参赛却因所谓的“规定”被拒,她只能躲在起点附近的灌木丛中,等到发枪一段时间后再加入比赛,最终以偷跑的方式,以3:21:40完成比赛,但成绩被认定无效。

“当我沿着42.195公里的赛道一路奔跑时,多少先入为主的偏见即将土崩瓦解。



女性:为梦想奔跑,无关性别

1967年,Kathrine戴着261的号码牌,第一个冲过波士顿马拉松的终点。
261这个数字,对于女性的马拉松历史来说,有着划时代的意义。




Kathrine Virginia用“KV Switzer”这个中性的名字报名参加比赛,赛事组织者 Jock Semple发现她的性别后,试图阻止她,把号码布给我,然后滚!最终她在男友和其他跑友的护佑下跑完了全程,4小时20分。


1974年,Kathrine以3:
07:
29的成绩成为首位获得纽约马拉松冠军的女性选手。
1975年,她又回到波士顿马拉松,成功PB,2:
51:
37。

2017年,时隔50年后,70岁的Kathrine又一次戴上同样的“261”号码牌站在了波士顿马拉松的起点——正如上次偷跑一样,她跑完了全程,成绩只比50年前慢了24分钟。

“参加马拉松到底是想证明什么?”“不想证明任何事情,只是想去跑步而已。跑步是一场社会革命,让人们认识到了女性也可以像男性一样去跑步。如果你跑过一场马拉松,你会觉得没什么事情是难的了。


“现在,每次当我去到波士顿马拉松的时候,很多女性会靠在我的肩上哭泣,我的肩头湿润了,但是我可以感受到她们的喜悦——跑步改变了她们的生活,她们感觉无所畏惧,勇于去做任何事情。”


女性:为梦想奔跑,无关性别

女性参加马拉松的抗争,其实一直在继续。

当2016年伊朗首次举办马拉松时,却拒绝女性参加。
158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男子运动员在拱门处起跑,队伍里没有女性。


在开跑2小时前,Masoumeh Torabi和Elham两位女性就开始了她们自己的比赛——以抗议这项禁止女性参赛的规则。她们花了5个小时完赛,经过抗议,都获得了组委会的完赛奖牌。

“通过举办仅限男性参加的活动,这会使对妇女的歧视性信念永存。


03
追求梦想,无关性别

“所有的欲望和理想皆不因性别而产生,更不因性别而毁灭,我是个人,而后再是女人。

“双性人”南非运动员Semenya,由于她体内的睾酮水平远高于普通女性运动员,在女子竞赛中占据优势,几乎统治了女子800米赛场。

2018年,国际田联颁布新规:睾酮超标不能参加女子比赛,要求拥有高睾丸素的运动员需要以药物来控制其在一定水平才能参加比赛,这个规定直指Semenya


如果过于出色,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女性:为梦想奔跑,无关性别

18岁的Semenya,面对的不只是荣誉、鲜花和掌声,还有接踵而来的质疑、谩骂、甚至人身攻击。

去年5月,Semenya以该规定存在性别歧视为由,对国际田联进行上诉,直至今日,她还在抗争中!


女性,没有任何理由地,拥有平等追求梦想的权利,她们先是人,然后才是女人。追求梦想,无关性别。



04

她们伟大,但更需要尊重

不论在哪个领域,女性走得从来都要更加艰辛。



BBC在2014年曾对多个男女均有参与的赛事奖金进行统计,在足球、高尔夫、板球以及台球等运动上,男女奖金额差距极大。
运动员
所取得的成绩与回报,绝不应该



而被区别对待



女性:为梦想奔跑,无关性别


疫情期间,很多女性工作者坚守在一线,流着泪把头发剪短甚至剃光,怀孕9个月还要顶在前方,流产10天后重回一线,吃黄体酮把经期推迟,因为卫生巾和安全裤无法纳入救援物资,只是因领导的一句“不需要,这个不急”,因为她们觉得防护服更珍贵。


她们坚毅地超乎想象。当然,铺天盖地都是赞美——赞美你的伟大,赞美你的牺牲。


但她们的声音需要被听见,她们的尊严需要被维护。我们感激英雄的付出,但她们更需要呵护。


“当一个女人被塑造成圣女,享受了人们的眼泪和心痛,她的牺牲就成为理所应当。与此对应,不肯做同样牺牲的女人就会被绑上耻辱柱。


女性:为梦想奔跑,无关性别

从Montaño怀孕参赛,到波士顿马拉松允许女性正式参赛,再到Semenya为自己的权益发声。她们为自己的梦想在赛场上挥洒汗水,她们值得,且应该被尊重,更应该有平等地追求梦想的权利,她们有权利为自己的梦想疯狂!


跑野大爆炸-福利


#说说你对女运动员的看法?#

我们将随机抽取3名幸运粉丝
赠送坚驰大礼包一份
▼▼▼


女性:为梦想奔跑,无关性别

“在看”,在评论区留言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

中奖者若未按规定参与抽奖,视作无效,跑野大爆炸保留最终解释权

互动截止日期:2020年2月27日12时

女性:为梦想奔跑,无关性别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33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