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人物

新晋美国马拉松一姐 不可思议的梦

已经说不清Aliphine Tuliamuk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织毛线帽的了,在Tuliamuk的Instagram首页里除了平时训练比赛的照片,五颜六色的的针织帽占据了页面中的很大一部分,纯手工制作,遇人便会送上一顶。 她也会在这些照片里贴上帽子的价格,20-30美金一顶,


新晋美国马拉松一姐 不可思议的梦

新晋美国马拉松一姐 不可思议的梦


新晋美国马拉松一姐 不可思议的梦


已经说不清Aliphine Tuliamuk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织毛线帽的了,在Tuliamuk的Instagram首页里除了平时训练比赛的照片,五颜六色的的针织帽占据了页面中的很大一部分,纯手工制作,遇人便会送上一顶。


新晋美国马拉松一姐 不可思议的梦


她也会在这些照片里贴上帽子的价格,20-30美金一顶,不算便宜但也没有贵到离谱。尽管Tuliamuk已经是一名有着赞助的精英运动员,但这些额外赚来的钱对她而言却非常的重要。





01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方式

很难想象一个有着32个兄弟姐妹的家庭会在日常生活中怎样去运作,Tuliamuk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里。在肯尼亚西部遥远的乡村Posoy,Tuliamuk的父亲娶了四个老婆,每一个都为他生下了八个孩子。
 
贫困在这里是一件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地图上找不到Tuliamuk的家乡,那里没有特意修过的路,没有汽车,最常见的运输工具是动物,走路一个小时可以到的地方都可以称之为近。
 
Tuliamuk 6岁时已经每天要跑10-13公里,不是为了训练而是为了生活,她需要跑到河边取水再拎回家,她要跑步去上学,她要准时的赶到集市上买完当天的必需品。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方式。

 

新晋美国马拉松一姐 不可思议的梦

 
2017年纽约马拉松赛前的一个月,Tuliamuk在接受ESPN的采访时被问到如果将来能够代表国家参加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那会怎样?
“那将会是美国梦
 That would be the American dream


Tuliamuk的回答充满了对未来的期望。
 
时隔三年Tuliamuk的美国梦终于实现。




02

美国梦终于实现


在刚结束不久的美国奥运会选拔赛上,Tuliamuk以2:27:23的成绩第一个冲过终点线,成功获得了东京奥运会的马拉松参赛资格。


新晋美国马拉松一姐 不可思议的梦


当地时间周六的亚特兰大狂风四作,起跑时的气温只有7摄氏度左右,风速却超过了每小时32公里,511位获得选拔赛资格的女子运动员中有444位站在了亚特兰大百年奥林匹克公园的起跑线前。
 
赛前的媒体预测里几乎没人将Tuliamuk列入可能赢得比赛的名单上,排在她之前的是Jordan Hasay、Sara Hall、Molly Huddle、Desiree Linden……这些被人熟知的名字。
 
但这位2016年4月才获得美国国籍的肯尼亚人,让人重新认识了她。
 
比赛前半段进展的异常缓慢,大风和起伏的赛道似乎在挑战着每一个人的神经,一行14人的第一集团花了1小时14分才通过22公里的路牌。每个人都在等待有人站出来,慢慢地第27公里配速被提到了3:27,之后29公里配速再度提升到3:22,但此时的第一集团仍然有12人紧紧的围成一团。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第35公里,Tuliamuk和同在亚利桑那州训练的Molly Seidel终于决定跳出来接管比赛。
 
“突然之间,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新晋美国马拉松一姐 不可思议的梦


在比赛的最后几公里,在亚特兰大起伏不断的赛道上,在肆意横吹的狂风中,在不断消逝的时间里,一位30岁移民运动员,一位25岁的首马运动员,Tuliamuk和Seidel一直互相鼓励着。
 
Tuliamuk回着头说:
“我们可以一起完成这件事,我们可以。”
Seidel回应着说:
“我跟着你一起,我跟你一起。”
 
“有一秒钟我觉得我们可能会遇到麻烦。我们是不是尝试的过早?我们有六英里,最后四英里真的很难。我说,如果我们一起努力,我们就可以完成进入奥运会的使命。”



大风没有吹垮她们,赛道没有摧毁她们。
 
Tuliamuk借着最后的下坡再度加速,第42公里领先Seidel 6秒的时间,然后在亚特兰大喧闹的呐喊声中,她将手臂举到空中,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庆祝她在马拉松赛道上的首胜,更是庆祝她的奥运之路就此开启。
 
“如果我不来美国,我不知道我今天会在哪里。”
是啊,如果Tuliamuk没有来到美国,如今又会在哪里呢?在赛后的采访里,Tuliamuk说:
“我实现了美国梦,感谢美国给我机会。”
 
 

新晋美国马拉松一姐 不可思议的梦




03

肯尼亚裔美国人,超
现实的梦

2001年,Tuliamuk第一次在肯尼亚参加省级的田径比赛,她想全力以赴的去比,但她却连一双真正的跑鞋都没有,对她来说拥有一双专门跑步的鞋子太过奢侈了。她没办法向父母开口要钱买鞋,但命运的转折总会照顾幸运的人。
 
在Tuliamuk就要快放弃参加比赛的时候,肯尼亚的传奇马拉松运动员Tegla Loroupe正在他们学校做一个运动女性的演讲,演讲结束之后Loroupe把一双新跑鞋拿到了Tuliamuk的面前,甚至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
 
Tuliamuk穿着这双跑鞋参加了她的第一场10000米比赛,穿着它跑过了学校里的每一场比赛。多年后Tuliamuk在遇到Loroupe时和她讲述了这件事,“她根本不记得这件事了,但那天却真实的改变了我的生活。

 
进入高中后Tuliamuk将自己的成绩保持在高水准之上,赢下一场又一场的比赛,之后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为她提供了全额运动奖学金,2008年的那年夏天
Tuliamuk坐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那里有她梦想中的一切:
宿舍、马路、便利店。

她在美国的前几周心里一直想着:
“我们是在天堂么?”


新晋美国马拉松一姐 不可思议的梦

 
Tuliamuk从小学跑到了初中,从初中跑进了高中,但她的心里一直以来都梦想着成为一名护士。
“我在一个没有护士的地方长大。”
在Tuliamuk很小的时候,她的母亲为她生下一个弟弟,但由于生病弟弟最终没能活下来。
 
“我不得不拼了命的跑,去看看有没有药房开着门,我找了两个药房,但他们都关门了。”
对Tuliamuk来说跑步是件很容易的事,但在肯尼亚的生活却并非如此,她很无助,她希望将来能够尽一切可能帮助自己的国家。
 
在爱荷华州立大学度过两年时光之后,Tuliamuk转学到威奇托州立大学,他们为Tuliamuk提供了最想学习的公共卫生学科。在那里Tuliamuk的跑步生涯步入正轨,在她2013年大学毕业时,Tuliamuk已经获得了九届越野比赛的全美冠军。


新晋美国马拉松一姐 不可思议的梦


大学毕业后的Tuliamuk转战成了一名职业运动员,在职业生涯的前几年一直在比赛中挣扎着,2015年她在纽约半程马拉松中获得第八名,比赛后她告诉教练:
“我结束了,我不想再跑比赛了。”
 
但Tuliamuk不是会轻言放弃的人,比赛结束的第二天就重新开始训练。2016年Tuliamuk赢下了美国25公里、20公里、5公里的三项冠军。那一年的4月她正式加入美国国籍。
 
“我是肯尼亚裔美国人,现在大声说出来仍然感觉是超现实的。”
 

新晋美国马拉松一姐 不可思议的梦



04

拿到奥运入场券,感觉很不真实


2019年Tuliamuk在荷兰鹿特丹马拉松上跑出2:26:50,凭借这个成绩达标了美国奥运会选拔赛的女子A标准,成功收获站在亚特兰大百年奥林匹克公园的机会。之后她在纽约马拉松跑出2:28:12排名第十二,美国第三名,排在Desiree Linden和Kellyn Taylor之后。
 
在当地时间周六的比赛开始之前,LRC在网站上发布了一篇关于美国奥运会选拔赛女子组的前瞻,文中提到了五位最有可能拿下奥运会资格的人。
 
根据最近的成绩和过去的表现,Emily Sisson、Jordan Hasay、Des Linden、Molly Huddle、Sara Hall都是有可能在亚特兰大拿走入场券的人。
 
“然而,她们中今天没一个人成功拿走入场券,这提醒我们马拉松的不可预测性,在42.195公里的比赛中,很多事情都可能出错,这是买定离手的交易,是正是马拉松美的所在,你要做的就是出现并完成它,Tuliamuk,Seidel和Kipyego今天绝对做到了。”
 
比赛结束之后,Tuliamuk仍然试着去确认结果。
“感觉很不真实。”


新晋美国马拉松一姐 不可思议的梦


2020年奥运会马拉松选拔赛是历史上最大的女子田径比赛,有511名选手获得参赛资格,444名选手参加了比赛,390人完成了比赛。
 
东京奥运会马拉松女子比赛计划于8月8日在日本札幌举行。或许Tuliamuk又会让一个超现实的梦得以实现。



跑野大爆炸-福利



#说说你对归化跑者的看法?#

我们将随机抽取
1
幸运粉丝
赠送HOKA ONE ONE Bondi 6 柠檬黄路跑鞋一双
▼▼▼

新晋美国马拉松一姐 不可思议的梦

“在看”,在评论区留言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

中奖者若未按规定参与抽奖,视作无效,跑野大爆炸保留最终解释权

互动截止日期:2020年3月11日12时
新晋美国马拉松一姐 不可思议的梦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33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