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人物

Molly Seidel:我的第二场马拉松就是奥运会

2004年, 一个9岁的小女孩在“写下你最大的愿望和梦想”的游戏中用稚嫩的笔触写道, “我希望我能参加奥运,并获得金牌。 ” “在那个时候她甚至都不跑步,也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  她的父亲不会知道,那个女孩的名字会在十六年后被全世界记住,她叫Molly


Molly Seidel:我的第二场马拉松就是奥运会

Molly Seidel:我的第二场马拉松就是奥运会


Molly Seidel:我的第二场马拉松就是奥运会




Molly Seidel:我的第二场马拉松就是奥运会

2004年,
一个9岁的小女孩在“写下你最大的愿望和梦想”的游戏中用稚嫩的笔触写道,
“我希望我能参加奥运,并获得金牌。



“在那个时候她甚至都不跑步,也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 
她的父亲不会知道,那个女孩的名字会在十六年后被全世界记住,她叫Molly Seidel




Molly Seidel:我的第二场马拉松就是奥运会




01

首马就跑进了奥运会



美国奥运选拔赛那天,亚特兰大的奥林匹克公园起跑处,在Seidel身边的,是Jordan Hasay、Sara Hall、Molly Huddle、Desiree Linden……这些都是在马拉松拿奖无数,响当当的名字,也被认为是比赛的夺冠热门。

在赛前媒体预测中,几乎没人会考虑她有机会胜出,毕竟这次选拔赛只是Seidel的首马。
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抱什么希望,“保守一点,看看线路如何再做决定,希望我走也能走完最后一公里,不然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样。

“对于我来说,好像是一次登月比赛,这是一条42.195km的尖叫赛道。



Molly Seidel:我的第二场马拉松就是奥运会


在11、12km处,Seidel还和在赛道旁边的妹妹击掌,你什么时候见过精英选手会这样做呢?

Seidel这样做了。
那时她一定没有想到自己在1个多小时之后竟然拿到了代表美国参加奥运会的资格。

就这样,Seidel一直跟着第一集团。
直到29km,第一集团仍然有12个人仅仅抱团前进,此时的配速已经提升到3:22,Seidel一直跟着。

35km处,Seidel和Aliphine Tuliamuk、Sally Kipyego三人打破了僵局,跳出来开始领跑,形成新的第一集团。
她跟着脱离队伍的时候就在想,“要么跟她们组成奥运女队,要么跑崩”。最后,她们三人也把三张奥运入场券全部斩获。


她和Tuliamuk一起跑,
Tuliamuk回头说:
“我们可以一起完成这件事,我们可以。”


Seidel回应,
“我跟着你一起。”
冲线后,她们紧紧抱在了一起,一位30岁移民运动员,一位25岁的首马运动员
,在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情况下,拿到了冠亚军,一起跑向了东京。


她们两人一起在亚利桑那州训练,“我非常佩服她,她很伟大,能够和一个朋友或我信任的人一起跑,那感觉就像是我们在一起工作,我知道我们可以做到的,但如果失败了,就会一起失败。


Molly Seidel:我的第二场马拉松就是奥运会




首马就跑出2:27:31的成绩,并仅落后冠军7秒获得亚军,拿下美国奥运会女子马拉松项目的3个名额之一,对于Seidel来说真的很不真实,
这一切对于她来说实在太快了。


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首马便能够成获得奥运资格的女子马拉松选手,而历史上首马就拿到奥运资格的男子选手,正是这场选拔赛的男子冠军,Galen Rupp。

赛后她感谢了所有人,“我实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的开心、感激与我现在所受到的震撼。
今天所有的女性都是英雄,我也会继续被她们的精神所激励。



她称自己为“比赛型选手”,选拔赛当天比赛的场地——起伏较大的赛道加上迎面而来的大风,充分地发挥了她的优势。

“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比赛完几个小时后,她好几次问自己,无法相信发生的一切,摇摇头,想努力抑制住,但还是在不由自主地笑。





02
曾被强迫症推到悬崖边



谁能想到这样的MollSeidel,四年前曾是拥有四个全国冠军头衔,NCAA长距离项目中的“明日之星”,参加奥运会选拔似乎也是大势所趋。但现实却大相径庭,因骶骨应力性骨折,她不但没能拿到跑鞋公司的合约,还只能站在海沃德田径场的观众席上,远远观望她幻想过无数次的奥运选拔赛。

事实是,当时NCAA最快的女子选手正在与抑郁症和强迫症引起的饮食失调作斗争Seidel很早就患上了强迫症,刚开始觉得对跑步影响不大,直到2012年秋天进入圣母大学, 作为Foot Locker全国锦标赛冠军,她所背负的期望和压力太大。


Molly Seidel:我的第二场马拉松就是奥运会

强迫症会让我一直焦虑,觉得自己对所有事失去控制,然后就开始出现强迫思维和行为。我必须以特定的模式敲打东西,才能感觉自己对世界有所掌控。后来跑步久了,就慢慢变成了对饮食和跑步的控制。

Seidel本可以打破知名的“Foot Locker诅咒”,成为首位高中、大学都拿过Foot Locker全国冠军的选手,但大一时她生了大半年的病,并最终患上了暴食症。

好在那时有一个可以倾诉暴食症问题的朋友,到2014年秋季Matt Sparks接手跑步项目时,Seidel身心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健康。大三那年,Seidel意外地赢得了NCAA 10000m冠军,成了圣母大学第一位在场地和路跑都夺冠过的女选手但也是那时,所有的焦虑都开始聚集在跑步上,她开始疯狂地跑,整个夏天,每天两次,且严格控制饮食,只吃自己觉得足够健康的东西,最终患上了健康食品强迫症,体重也开始渐渐下降。


Molly Seidel:我的第二场马拉松就是奥运会

大学的体育有时候真的很反常,很多人都不停跟我说‘你看起来很健康,肯定已经能跑很快了’,只有教练告诉我,他很担心我,但开始我不当回事,只觉得我在合理的范围内挑战自己的极限。但现在明白了,我没有补充足够的训练需要的能量,跑步是消耗身体的能量储存,一旦耗尽就很难再回到最初的状态了。

大四时,Seidel没有选择去再次赢下NCAA,创造新的记录,而是带领学校的女队跑到了第八,是她们十年间最好的名次。和团队一起获得的胜利更令她开心,即使那时她还在与内心的恶魔战斗。

但当她所在队伍转向室内跑道后,爱交际的Seidel发现自己开始变得内向起来。三月份赢下NCAA室内3000m和5000m时,她什么感觉也没有。即使现在,我也不想戴我的冠军戒指,不想看到它们,因为那段时间的我很不快乐,我只是觉得永远都不够。


Molly Seidel:我的第二场马拉松就是奥运会

最终,Seidel拒绝了丰厚的赞助,选择安静地接受治疗。之后,她以未完成学业为借口重回了圣母大学念大五,真实原因是她当时没有可以让她继续跑步的赞助。但回去后她也几乎没有参加过比赛,并且再次受了伤。

因为大学时的饮食失调,Seidel最终还患上了骨质疏松症。骨密度降低和饮食失调都是造成RED-S(运动相关能量缺乏)综合征的原因,还会导致月经失调,且会让她的骨骼有长期受伤风险。2018年7月至12月,她因髋部受伤做了手术,并留下了持续性疼痛。选拔赛后她还将接受五到六个月的健康训练。


修复应力性骨折是一回事,但要深入挖掘导致饮食失调的心理和情感原因,她要做的更多。



03
正视伤痛,重筑奥运梦


Molly Seidel:我的第二场马拉松就是奥运会

其实,直到2016年奥运选拔那天,Seidel才终于开始关注自己的心理健康,那年夏天,她在家附近的诊所接受了四个月的强化进食障碍康复治疗,还花了两年时间接受心理治疗。年轻的跑者时而会联系她寻求建议,Seidel会跟他们强调过程的重要性,这不是个一朝一夕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Seidel重返学校后,Saucony是为数不多继续支持她的鞋类品牌之一,并在2017年毕业时给了她一份不错的合约。之后她移居波士顿,加入了Saucony赞助的Freedom Track俱乐部尽管最近去了乔治城参加训练,她还是会从圣母大学教练Sparks那里获取建议,她称他为“second dad”。

恢复过程复杂而漫长,随着Seidel饮食失调的好转,跑步也在恢复。她本来计划跑一月份的休斯顿马拉松,但当12月在摇滚圣安东尼奥半马以1:10:27达标奥运选拔后,她觉得不妨趁这个机会试试首马。


Molly Seidel:我的第二场马拉松就是奥运会

休斯顿半马,她一路追着Molly Huddle跨过终点,以1:09:35的成绩成为全美第三。作为Saucony和圣母大学的另一位选手,她是我真正的英雄。即使她跑得有所保留,但能在休斯顿和她同场已经很酷,也让我建立了不少信心。”Seidel的完成时间也使她成为了美国史上第十快的女子选手。

从2月29日的奥运选拔赛开始,Seidel重新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完成她在马拉松领域的首次亮相,成为了最大的黑马跑进奥运。


Molly Seidel:我的第二场马拉松就是奥运会

如果不试怎么能知道结果,”Seidel曾在赛前说:要知道身体能做到什么程度,就要保持开放的思维,了解你将经历的伤痛,然后为之做好准备!我的理想结果是20到10位之间,这些都是非常出色和有经验的选手,我想要实际些,但也绝对不会放弃进入奥运的机会。

04
咖啡师?小保姆?精英跑者?

即使Seidel在过去两个月在亚利桑那州进行了2个月的高海拔训练,但和选拔赛遇到的竞争者相比,她在波士顿的生活实在平凡。


在波士顿,Seidel和妹妹一起合住,要打两份工,咖啡店工作和帮人带孩子。

“我一般起床之后做一些主要的训练课程,回来就会去咖啡店工作几个小时或者就去带孩子,然后晚些时候再去跑步。
然后她笑着说,“但是当我再回到波士顿的时候,一切应该都不一样了。


Seidel在咖啡店非常低调,直到临近比赛才有一些顾客和同事知道她竟然还是一名精英运动员。
“我告诉她们我获得了参加奥运选拔赛的资格,他们非常激动和震惊,但是又说,你就是个跑步的呆子。

她的教练Jon Green很不满意,她已经是高水平运动员了,还做两份工作,“我喜欢喝咖啡,你在咖啡店工作我可以理解。
但照顾小孩呢?这太费时间了。

就在比赛之前Seidel还觉得跑到10-20名就非常好了,她的教练预测她会在3-12名之间,不过现在他很高兴猜错了。

Molly Seidel:我的第二场马拉松就是奥运会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场比赛。

就像没有放弃那个

曾经满身伤痛的自己一样,

十六年前那个小女孩

从未放弃过自己的奥运梦,

而所有马拉松选手毕生所求

奥运赛场将会是她的第二场全马演出!


跑野大爆炸-福利



#说说你的马拉松梦想?#

我们将随机抽取
1
幸运粉丝
赠送Saucony女子比赛套装(M码)一套!
▼▼▼

Molly Seidel:我的第二场马拉松就是奥运会

“在看”,在评论区留言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

中奖者若未按规定参与抽奖,视作无效,跑野大爆炸保留最终解释权

互动截止日期:2020年3月12日12时
Molly Seidel:我的第二场马拉松就是奥运会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33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