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人物

波士顿马拉松 阳光总在风雨后

××× 今天本是2020年第124届波士顿马拉松起跑的日子,但因为一场疫情,蓝黄相间的波马终点线将第一次无法按时迎来挑战者们的抵达。 这是波士顿马拉松124年来第一次被推迟。波士顿市市长Martin J. Walsh表示,延期比赛与直接取消相比,可以减少约2.11亿美元


波士顿马拉松 阳光总在风雨后

波士顿马拉松 阳光总在风雨后

波士顿马拉松 阳光总在风雨后


×××


今天本是2020年第124届波士顿马拉松起跑的日子,但因为一场疫情,蓝黄相间的波马终点线将第一次无法按时迎来挑战者们的抵达。



这是波士顿马拉松124年来第一次被推迟。波士顿市市长Martin J. Walsh表示,延期比赛与直接取消相比,可以减少约2.11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在这之前被延期的比赛,原定起跑的当天都会有参赛者自发跑马。上周四,波马起点所在地马萨诸塞州的官员们提醒参赛者及热爱者要呆在家里,不要去比赛地,安心等待这一届被延期到秋天的比赛的到来。

“我们不仅要确保参赛选手的安全,而且还要确保市民的安全,我们要求所有人‘安心呆在家’。”

“我们敦促所有计划这周末跑波马的人留在家里,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如果跑者在赛道上聚集将会占用社会公共资源。我们必须共同努力,阻止冠状病毒的传播,以保证我们9月份可以顺利起跑。”


波士顿马拉松 阳光总在风雨后


×××


城市马拉松之王

波士顿马拉松开始于1897年4月19日,是全球首个城市马拉松比赛,也是世界马拉松六大满贯之一,每年四月的第三个星期一举办,今年已经是第124年。

每年都有不下50万人在赛道旁围观,近三万人参赛。拥有百年历史的波士顿马拉松见证过无数的荣耀和刻骨铭心的时刻。

历史上首位参加马拉松的女性

波马对于女性马拉松的斗争,有着划时代的意义。

Bobbi Gibb是世界上首位参加波士顿马拉松的女性, 她以偷跑的方式,以3:21:40完成比赛,但成绩被认定无效。

 1967年,Kathrine戴着261的号码牌,第一个冲过波士顿马拉松的终点。1974年,Kathrine以3:07:29的成绩成为首位获得纽约马拉松冠军的女性选手。


波士顿马拉松 阳光总在风雨后


严格的准入门槛

每个跑马的人当中都有一个波士顿,而每一个想跑波士顿马拉松的人心中,都有一个冲击BQ(Boston Marathon Qualifying Standards,即波士顿马拉松达标标准)的信念。

波士顿马拉松是WMM中唯一不用抽签的赛事,以严格的速度门槛著称,即BQ,并且关门时间最短,只有6小时。对于想要参加波马的跑者来说,拼的完全是实力,除了赞助商和慈善的名额,只有达到BQ才能有报名资格,但即使这样也还只是第一步。

波马每年都会公布 “cut-off time”,即比BQ快多少时间才能报名。如果达标人数超额,则需按照成绩快慢排序。即使年龄和成绩达到要求,很多跑者仍然会被拒之门外。而今年的BQ又提高了5分钟,更是难上加难。


×××

延迟的波马挑战

 

如果没有病毒,Des Linden今天将会站上波马的起跑线,而51天前她才刚以2:29的成绩跑完了美国马拉松奥运选拔赛。一般来说,大多数长跑运动员每年只会参加两次马拉松比赛,一次在秋季,一次在春季,因为他们的身体无法承受更多的比赛和训练。


波士顿马拉松 阳光总在风雨后

但Linden太爱波马了,从2007年她首次参加波马至今的13年间她7次站上波马起点,并于2018年在冰雹中夺得过一枚金牌。冠状病毒已经打乱了全球运动员的职业计划,波马的延期也对很多选手造成了巨大影响,但对Linden来说影响更大。所以得知波马延期那天,她出门跑了很久,跑步是跑者应对生活中所有事情的一种自救机制。


波士顿马拉松 阳光总在风雨后


对于36岁的Linden来说,已经没有太多机会可以跑六位数支票级别的国内顶级马拉松比赛了。四年一度的奥运选拔赛没有出场费,迫使大多数顶尖运动员为奥运荣耀放弃波马。


不过,Linden想看看是否能鱼与熊掌兼得,因此她在参加选拔赛的同时也报名了波马。以前每次比赛前,她都有一套自己的的饮食控制方案。但这一次52天内两场大型比赛,她还需要一些不同的东西。她与一家生物技术公司合作,在奥运选拔赛前两周提供了血液样本进行研究,以便了解比赛时自己的营养和荷尔蒙情况。


波士顿马拉松 阳光总在风雨后


赛后四天,她再次提供了血液样本,以了解身体受到的损耗以及如何恢复。专家告诉她,总体而言,她的恢复情况很好。奥运会选拔赛两周后,她就恢复到了百英里的周跑量。“看看这些数据,就像我的教练说的那样,这(52天两场大赛)并不是完全很疯狂,”Linden说:“我们可以做到。


然而,病毒摧毁了春天的马拉松赛季,迫使所有大型比赛转向秋季,并将Linden送回了密歇根州北部家里的沙发上。她本打算在那里进行五周的训练,现在来看时间会长得多。


波士顿马拉松 阳光总在风雨后

通常在一场重要的马拉松后,她和丈夫Ryan会计划一次旅行,印度,巴厘岛和香港是最近的目的地,但这次国外旅行也不会发生了。

 

知道自己还有另一场比赛需要做准备,让她不沉陷于奥运选拔赛的失望中。“现在,我感觉有点像在消化选拔赛拿第四名时的心情。” 她说: “我很期待跑波马,并再创佳绩。

 

现在,她有沙发,壁炉和Robert A. Caro的《权力经纪人》。

波马现在定于9月14日开跑,但Linden还计划在11月1日参加另一场比赛,又将是49天内两场大赛!

 

 ×××

幸存者


2013波士顿马拉松爆炸事件幸存者BobbyO’Donnell现在是战斗在新冠前线的护理人员。


波士顿马拉松 阳光总在风雨后


七年前的星期三,波士顿科普里广场,接近2013波士顿马拉松终点,发生了恐怖分子爆炸袭击,3名观众不幸遇难,还有260多人受伤。这次事件改变了很多人的一生,BobbyO’Donnell就是众多受害者中的一个,事发时他的家人正聚集在终点为他加油,虽然他的家人毫发无损,幸运逃脱,但O’Donnell的伤口是无形,他的灵魂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他花了好几年时间才意识到自己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现在26岁的他是《Running Wild》的作者,一本关于他如何跑遍七大洲的马拉松及超马的回忆录,记录了他是如何在旅途中内心得到治愈,并重新发现了跑步的乐趣。


波士顿马拉松 阳光总在风雨后


O’Donnell毕业于新罕布什尔州的Saint Anselm学院,目前正在苏格兰深造,但因为疫情他最近和女友回到了美国。现在他正在抗议前线兼职护理人员,负责将确诊的COVID-19患者运送到医院。


他曾花了大约一年的时间在美国之外的地方旅行,其中的44个小时花在了跑步上。康复过程的大部分时间是结识世界各地的人,交新的朋友,让自己重回世界。


现在因为疫情,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在遭受着疲惫不堪的焦虑,沮丧和创伤。谈到重新找回心理健康,O’Donnell说:“不要害怕与人交谈,关于心理问题人们总是心存芥蒂,选择避而不谈。对我来说,走出门,到山里奔跑,和人们交谈真的很有帮助。现在我们可以通过手机关心周围的人,和家人朋友保持联系。

 

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无疑是O’Donnell一生中最可怕的一天。但是他说,如果那没有发生,他的书中的一切也都不会发生。他将永远不会去旅行,不会那样去认识这个世界。经历可怕的事后,也许会有奇妙的事发生。


波士顿马拉松 阳光总在风雨后


严冬一定会过去,春天该发生的一定会到来,期待波马再次起跑,站上黄线!


如果你已经BQ,请保持状态,如果你还未BQ,请继续努力!





跑野大爆炸-福利





#说说你对波马的期待
#


我们将随机抽取3名幸运粉丝
赠送坚驰大礼包一份
▼▼▼


波士顿马拉松 阳光总在风雨后


“在看”,在评论区留言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
中奖者若未按规定参与抽奖,视作无效,跑野大爆炸保留最终解释权


互动截止日期:2020年4月27日12时
波士顿马拉松 阳光总在风雨后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34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