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故事

马拉松幕后的“猫鼠游戏”(三)

6月28日,洛杉矶马拉松比赛组织者Conqur Endurance Group的官员通过电子邮件向媒体发表了一条声明,内容为:“Frank Meza在2019年Skechers Performance洛杉矶马拉松比赛中违反了多条比赛规则,包括离开赛道并从其他位置重新进入赛道。”他们取消了他的参赛资

马拉松幕后的“猫鼠游戏”(三)

马拉松幕后的“猫鼠游戏”(三)


6月28日,洛杉矶马拉松比赛组织者Conqur Endurance Group的官员通过电子邮件向媒体发表了一条声明,内容为:“Frank Meza在2019年Skechers Performance洛杉矶马拉松比赛中违反了多条比赛规则,包括离开赛道并从其他位置重新进入赛道。”他们取消了他的参赛资格,他的比赛成绩也无效了。


Murphy感到欣慰,但对这个结果他并不满足。他花了几天时间研究了Meza早期的一些成绩,并于7月3日在自己的网站上写道,他有几张2017年洛杉矶马拉松比赛中Meza的照片,这些照片证明他偏离了路线。


第二天早上,即7月4日,Murphy发布了另一篇文章,标题为“‘骑着自行车的Frank’无法反驳的证据”。Murphy的帖子中涉及了一个人,他领导着一个由Meza在70年代帮助建立的跑步俱乐部,他曾对电视记者说:“除非我有了更多的了解,不然我都会支持Frank。”似乎只有所有人(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都谴责了Meza之后,Murphy才会感到满意。他写道:“在多次取消资格、洛杉矶马拉松的强有力声明以及大量摄影证据发布之后,Frank仍然拥有支持者。”


马拉松幕后的“猫鼠游戏”(三)



在文章中,Murphy附上了一张他坚持认为是Meza在2014年旧金山马拉松比赛中骑自行车的照片。“骑自行车的人是Frank。100%。这是无可辩驳的,”他写道, “没有人可以质疑这个证据。没有任何借口可以解释这一点。”


当天早上约8:30,Meza离开了他在南帕萨迪纳的家。几天来,他一直躲在屋子里,试图回避停在他家门外的电视录像车。他对妻子说:“我要出去跑一会儿。然后我们去吃午饭。”


“好的”,Faustina说。


“我爱你”, Meza说。


Meza的邻居已经在搬出了他们的烤架并在为假期设置装饰品。孩子们在街上骑着自行车。


他开着妻子的车,去了Frogtown,那是他长大的地方。他停了车,然后在一条小径上开始跑步,该小径蜿蜒在Arroyo Seco上,干燥的河床与洛杉矶河汇合。他沿着河道旁的小路往前跑,然后停在Dodger体育场附近的一座桥上,从桥上跳了下去,最终丧生。


马拉松幕后的“猫鼠游戏”(三)



Meza去世的几个月后,我去南帕萨迪纳见了他的家人。Faustina在门口向我打招呼,并招呼我进了客厅,在那里她准备了一些薯条和鳄梨调味酱。Frank Meza喜欢收集艺术品,房子里装饰着几位拉丁裔艺术家的原画,其中一幅画描绘了一个粉彩城市中的跑步比赛,亡灵节的骷髅们在为选手们欢呼。


一间房间的大架子上放着几十个Meza的奖杯。一堆奖牌上方是框裱的Meza跑步的照片。房间的一角是一张Meza的大照片,照片下面点着香,放着几个十字架和一张圣人的照片,照片旁边放着红玫瑰花圈。  


Faustina穿着蓝色牛仔裤和蓝色纽扣衬衫,头发呈灰色,眼睛是棕色的。她给了我一杯水,不久她的儿子女儿以及Francisco的妻子Sara Tartof也来了。
 
“如果Frank碰到的事情是发生在现实生活中,而不是在虚拟网络上,那么他们全部都要入狱。”

—Faustina Meza
 
两个多小时,Meza的家人给我讲了几十个故事。作为家庭医生,Frank Meza会给人们提供免费护理和出诊。Francisco说:“他在我们的餐桌旁缝合过割伤。” Lorena补充说:“他会做一大罐汤带给病人。”他们向我描述了Meza几乎不会错过他的日常跑步并阅读有关这项运动的每一本书。Meza死后,Faustina了解到,他一直在付钱支持孩子们的跑步训练营。“我甚至不知道这一点,直到他们出现并在葬礼上感谢我,” Faustina说。


近1000人参加了他的葬礼,包括洛杉矶前市长Antonio Villaraigosa和Meza的几位高中同学。“所有这些老人自发地站起来,唱着大教堂的战斗歌,” Faustina说。


“所有的故事都是关于他为这个社区付出的努力,” Tartof谈到葬礼上的轶事时说。 “这些是真正失去了的东西。现在都是网络社区了。”


“他在网上发生的事……” Francisco插话道。


“如果Frank碰到的事情是发生在现实生活中,而不是在虚拟网络上,” Faustina擦着眼泪说,“那么他们全部都要入狱。”
 
Frank Meza的家人:他的女儿Lorena;妻子Faustina;和儿子Francisco。 “他是一个正直的人” Faustina说。
 
在7月4日某个时刻,Meza下车之前,他录制了一段视频并将其留在前排座位上。视频中,他向家人道歉。他告诉他们他爱他们。他说:“整个世界都在攻击我,我无法继续这这样的生活了。感觉就像永远不会停止一样,我再也受不了了。我不能继续这样生活。”


一家人都指责Derek Murphy煽动了仇恨。他们认为,如果不是Murphy抓着不放,那么这件事会被慢慢遗忘,而Meza将能够恢复并继续他的生活。


“他对此很着迷,” Tartof说。 “他的动机是什么?他从给别人带来痛苦和耻辱中获得快乐。”


Faustina抓住了女儿的手臂,哭着说:“他是一个正直的人。”


“Frank是一个好人,” Tartof也在哭了,她说,“他是这个世界上的好人之一。”
 
7月4日晚上,Murphy和他的女儿去了俄亥俄州梅森的金岛游乐园看烟花。在发射第一枚烟花之前,他走进了洗手间,开始看手机。在LetsRun上,有人发布了Meza自杀的消息。“我以为,这只是一个可怕的笑话,” Murphy说,“起初,我不愿意相信。”


他重新走到外面,这是一个潮湿的夜晚。他想要和他的女儿在一起,他在脑海中屏蔽了这个消息,坐在凉爽的草地上。他们看着天边亮起了黄色、红色和绿色的烟花。几个小时后,当他回到家,坐在书桌旁打开了电脑,查看电子邮件。他收到了一些媒体的邮件,请他对此发表评论。他说:“那是我开始相信的时候。”


首先,他开始危机管理。他给帮忙管理他Facebook页面的朋友发了电子邮件,提醒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他说:“如果事件爆发,请确保人们在评论中尊重亡者。”然后他走到沙发上,沉入靠垫,开始抽泣。


第二天,Murphy在他的网站上写道:“得知Frank Meza的死讯,我感到非常难过。我很担心他的家人和朋友,我希望每个人都受到尊重,并牢记自己的亲人。我之后会发表评论并对此进行更广泛的讨论,但是在这个时间点上,我认为我们都应该给那些熟悉Frank的人留出默哀的时间。目前,我不会对媒体发表任何评论。”


马拉松幕后的“猫鼠游戏”(三)



Faustina Meza在客厅的一角专门摆放了她丈夫生前的奖杯、照片和其他纪念品。
几个星期以来,Murphy一直保持着沉默。但是跑步社区中的其他人都在讨论此事。有些人直接点名Murphy,发表了一系列充满仇恨的评论。有人写道:“你的追求既不崇高也不合理。” “你是一个毫无价值的失败者。” “你太无耻了!你身上背负着一条人命。” “写完了Frank Meza的精彩报道,你接下来准备要毁掉谁的人生?”


也有人提出了建议,以防止将来发生类似Meza这样的死亡事件。有人在推特上写道:“让我们向比赛主管施加压力,要求他们进行高质量的比赛,抓出和禁止作弊者。” “为什么会让一个怪咖数据分析师来担任赛事主管的工作?” (就此而言,洛杉矶马拉松表示正在采取措施防止作弊,但尚未公开将采取什么措施。)
 
Murphy也有支持者,一些支持者通过电子邮件和社交媒体给他写了鼓励信。Meza去世几个月后,我遇到了著名的跑者兼跑步记者Bart Yasso。他说:“人们不应该联合攻击互联网上的人。但是我们不希望有人作弊。Derek做得很棒,我很欣赏他。他有用武之地。也许更多的比赛应该联系他。”
 
Meza死后几个月,Murphy去见了治疗师。他说:“我崩溃了好几个小时甚至好多天。这并不能与他家人所经历的相提并论,但这很痛苦。”他曾考虑过关闭网站,但在获得粉丝支持后,他改了主意。他说:“从理智上讲,我知道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其他记者也告诉我,我没做错任何事。”而且Murphy仍然认为这项工作很重要。


马拉松幕后的“猫鼠游戏”(三)

Meza马拉松生涯的遗物

8月2日,他在马拉松调查上发布了一篇文章,讲述了他对Meza的调查过程。在其中他为自己辩护。他写道:“Meza的家人说他受到了骚扰和霸凌。他们说,他们知道这对Frank造成了负面的影响……我在报告中力求做到公正和完整。我并没有夸张或是想要引起轰动。我没有去过Frank家。即使是最宽松的定义,撰写事实性文章也不是骚扰或网络霸凌。”他还写道:“诚信很重要。现在,其重要性还是和7月3日时一样。Frank Meza的悲剧故事并没有改变这一点。马拉松调查不会关闭。我相信我对Frank Meza的报道是合理的。”


不久之后,Murphy每周发表几篇文章。10月23日晚上,他给我转发了一封没有评论的电子邮件,是来自吉尼斯公关部门的一封信。信上写:“经过我们记录管理团队的进一步审查后,现在可以确认Parvaneh不再拥有一年参加马拉松次数最多(女性)和连续跑马拉松次数最多(女性)的记录。” (吉尼斯在被要求解释其决定的原因时没有回应。)我给Murphy发了短信,问这是否意味着Moayedi事件已经结束。


几分钟后,他发短信说:“如果她继续申请吉尼斯或是再宣扬自己参加的马拉松次数,我还会继续写。”
(完结)



马拉松幕后的“猫鼠游戏”(三)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340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