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人物

​为什么是UTMB

本文由Brain Metzler写于2011年11月,我们对它进行了重新编译。   2011年8月26号,太阳照常升起,照耀在了法国美丽的乡村小镇霞慕尼后的波松冰川上。这个欧洲最大的冰川也没有吝啬自己得到的阳光,而是将这金黄色的光毫无保留的反射给了一座高耸的“教堂”。

​为什么是UTMB

​为什么是UTMB



本文由Brain Metzler写于2011年11月,我们对它进行了重新编译。

 
2011年8月26号,太阳照常升起,照耀在了法国美丽的乡村小镇霞慕尼后的波松冰川上。这个欧洲最大的冰川也没有吝啬自己得到的阳光,而是将这金黄色的光毫无保留的反射给了一座高耸的“教堂”。
 
这座让无数人敬畏的“教堂”,便是闻名遐迩的勃朗峰。这座海拔4810米的山峰不仅占领着整个西欧的最高点,并且在阿尔卑斯山脉中也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个。这个占据了法国,瑞士以及意大利三国150平方英里的庞然大物拥有35个超过了3300米的卫峰,甚至还有几十个古老的冰川小心翼翼的悬挂在这些山峰的边缘。


​为什么是UTMB



来自65个不同国家的超过2300名跑者此时还不明白,他们即将要完成的是一个怎么样具有里程碑时意义的任务:他们即将在这个绕勃朗峰一圈的越野赛道比赛。巨大的海拔落差,没有树木直接暴露在阳光下的赛道以及异常危险的路面情况,这些条件无一不表明了本场赛事的艰险程度。
 
这就是UTMB,选手们将在这样的赛道环境下跑完103英里将近170公里,而世界上最优秀的越野跑者也把这里看作证明自己的终极赛场。
 
“这里的山峰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它实在是太陡了,但是它带给你的成就感也很大”来自美国蒙大拿州的33岁律师Mike Wolfe这么说道,他拿到了去年因风暴所缩短的比赛的第二名,“你真的无法在美国找到这种量级的山和路。”

 

​为什么是UTMB



作为美国的顶尖超级长距离跑者,Wolfe将他的身体状态在来到夏蒙尼小镇时就调整到了最佳。在六月底西部100的比赛中惜败给了当时还是越野新星的Kilian Jornet。在经历了15个半小时的漫长角逐之后,Wolfe在那场比赛中仅以4分钟的劣势失利,遗憾的错失了冠军。
 
先不说Wolfe只是一个还在为美国司法部门工作的律师(一年之后Wolfe辞去了工作,成为了TNF签约的职业跑者),而Kilan已经是一名签约了Salomon的职业跑者,除此之外Kilan最大的优势在于熟悉赛道。他不仅已经在之前已经两次摘下UTMB的冠军,并且常年在比利牛斯山脉以及阿尔卑斯山脉的赛道上训练。而Wolfe平时更多是在美国蒙大拿州的山脉中与同样参加了本项赛事的Mike Foote训练。虽然在蒙大拿有像博斯曼山峰这种海拔落差超过50000英尺的9小时赛道,但这些赛道根本比不上Kilan所用来训练的场地。


​为什么是UTMB



通过最近几场比赛中Wolfe和Kilan展现出来的竞争势头,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一场在勃朗峰的对决会变的无比精彩。今年的赛道相比往年高低落差是最大的,而且勃朗峰本身就不是一个普通的越野跑赛道,他的特殊性导致了在这里举行的比赛总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而能够预想到的,就是参加这个比赛的所有选手,无论是那些对冠军发起冲击的还是只是为了挑战自己参与进来的跑者,都将会接受勃朗峰对他们在身体,精神,甚至灵魂上的考验。“这是一座有灵魂的山,你能感受到他强大的灵魂。”Kilan这么说道,“在一些别的西方国家的比赛中你只是与别的跑者竞争,但这里不是这样的,你还要与这座山进行博弈。那些别的赛道中的山不会这样的,只有在这里,我们首先是于勃朗峰进行博弈,然后才是你身边的跑者,永远都是这样的。”


​为什么是UTMB



UTMB的出现在欧洲开辟了一种新的超级越野比赛的模式。这种让每个水平的跑者都能在一个周末的时间里面挑战自己并且为此感到成就感的模式有一点像ironman或者是波士顿马拉松赛这样顶级的赛事,但是它本身却有更奇妙的魅力。通过The North Face的赞助(2015年后UTMB的赞助商改为哥伦比亚Columbia),UTMB已经将自己这个品牌的影响力通过在比赛中以及比赛后在网上发布拥有电影质感的短片的形式传播给了全世界。
 
“这项赛事已经超越了对于体育的普通定义,这同时也是一种探险的经历。“UTMB的赛事总监Catherine Poletti说,“它之所以可以吸引附近的人,甚至来自全世界的人来参加,都是因为这座峰本身带来的文化。他们很多人都把探索和挑战这座峰放在第一位,而后才是比赛本身。”



​为什么是UTMB


虽然这么说,但这项赛事已经慢慢变成了全世界最具有挑战性的超长跑赛事了。今年的比赛吸引了包括来自日本,俄罗斯,美国以及多个欧洲国家的跑者来参加,近几年UTMB也成为了中国越野跑者的挚爱。
 
赛事的组织方Poletti家族一直致力于为跑者们,这座山峰以及周围的15个社区创造一种联系。在这期间,他们没有像大部分在美国举办的比赛一样被土地拥有者的许可给限制,并且也对大自然以及其他的赛事保持了最大的尊重。同时,Poletti家族也于附近的村镇做了非常尽心的沟通,来保证每一次赛事都能有足够的观众,并且可以将附近的文化展示给这些观众们看。比较明显的例子,像有一部分赛道会故意穿过旁边小镇的石子路以及老式建筑,跑者们在比赛途中还会看到为他们唱歌为他们加油的法国孩子,经过瑞士赛段时还会有为他们吹响长号角的人。甚至补助站还会提供像浓缩咖啡还有可丽饼这种非常具有当地风味的补给。
 
这么做也给这项赛事带来了长远的影响,这项赛事慢慢变成了更加国际化的赛事。并且每一次比赛都会吸引一大群观众,他们其中有些人甚至做起了志愿者。而即便没有做志愿者的人也会在赛道旁挥舞旗帜,吹响号角还有摇晃牛铃来为选手们助力。
 

​为什么是UTMB



“这种将千百年来独特的山脉文化带入勃朗峰附近小镇生活的举动让这个比赛变得如此的特别”Montrail/Mountain登山硬件设施公司的主席Taylor Gaylord这么说道,他为第一届比赛成功进行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并且多次在这项比赛中在第一集团中拿到名次,其中还包括了第一届中拿到第二名。“当你路过每一个小镇时你能感觉到那种兴奋的感觉,这是你在别的比赛中无法体会到的。”
 
201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比赛不得不推迟并且最后被取消。虽然第二天赛事补办了一场距离缩短的从意大利库马约尔到霞慕尼的比赛,但很多选手不知道比赛将在哪里或者在什么时候举行。这也导致在开赛前甚至都没有足够的巴士将所有选手送到库马约尔开始比赛。
 
虽然今年比赛时夏尔蒙还是会下不小的雨,但赛事主办方会与当地的气象专家合作时刻观察天气状况。就算最坏的情况发生,赛事主办方也做好了将比赛往后推迟5个小时到晚上11:30开赛的准备。届时最坏的天气情况将会过去,选手们可以顺利的通过赛道的最西端最为艰难的本奥姆山口。
 
“在一场山地赛中你可以感受到春夏秋冬”Kilan说,“天气忽冷忽热,有时突然下雨但有时忽然又晴了,这也是这座山灵魂的一部分吧”
 
在经过莱斯孔塔米纳斯小镇的时候,比赛刚刚进行19英里。这个时候领先集团以及甩开后面大部队开始了8.7英里,垂直海拔4300英尺的爬升赛道,目标到达本奥姆山口。在经历了比赛刚开始的三个小时大雨后,现在暴雨终于开始往东移动,给跑者们留下了一个寒冷但干燥的比赛环境。如果选手们向上看的话甚至还可以看到满天的繁星。
 
虽然UTMB的最高海拔差不多在2500米左右,比许多美国的赛事要低出了不少,但是这条赛道的十个巨大的爬坡也让这群世界上最顶尖的越野赛跑者做出了双手撑膝的经典喘息动作。那些有足够能力撑到重点的跑者们在这条赛道总共要经历累积近万米的爬升以及下降。(但其实并没有那么多人能够撑下来,这条赛道的完赛率只有不到百分之五十)。


​为什么是UTMB



选手们都被要求背一个装满了强制装备以及水和食物的背包,而很多选手还会带一个轻量可折叠的登山杖来缓解他们爬坡时脚上的压力。这一些都能很好的证明为什么欧洲的一些越野山地赛比普通马拉松更加接近登山运动。
 
早上6:14分,在一个壮丽的日出正在进行时,第一集团刚刚完成了一段长6英里,海拔高度3300英尺的爬升赛道,站上了8255英尺的Col de la Seigne,成功到达意大利赛段。接下来面对他们的,是这场比赛最为恐怖的赛段。总计11英里的向下陡坡将要下降5800英尺的海拔高度来到UTMB第二著名的坐标库玛约尔。第一集团中的领先者们并没有因为这赛道的难度受到太大的影响,他们像定速巡航般进入了小镇里设置的补助站,即便他们已经跑了48.5英里将近一半的赛程了。
 
进入补给站后,跑者们快速换上更加保暖的衣物,而他们的团队或是亲友追着他们把他们的水壶灌满,再在他们的背包里装上更多的能量棒以及补给。整场比赛都是像是听着音乐完成的Kilan看起来处变不惊,他只是交替的小口喝着水和可乐,同时等着别人。不一会,他们就重新出门开始了对赛道后半程的冲击。
 


当Wolfe在四分钟后以第六名的成绩进入库玛约尔硕大的体育馆时,他看起来累极了,但是却没有放弃希望。在六月份的西部100比赛上的能量胶出现问题之后,他就把自己的主要能量来源转化成了香蕉,软糖以及还有碳水化合物的饮料。在这场比赛再次落后之后,他开始想是不是自己补给的方式出现了错误。
 
“当我到达了库玛约尔之后,我没有感觉那么的累,但是我知道我自己可能需要吃更多的东西了” Wolfe后来回忆道,“我感觉我自己没有摄取足够的卡路里,所以我感觉我的腿有一点反应迟缓。这种时候你就要逼着自己吃下很多的食物来补充你的能量,哪怕吃不下也要吃,才能让自己的腿重新变得灵活起来。我本来在补给站的时候还没有想到这个,但是之后我的腿变得越来越慢了,我也没办法让他重新好起来。”


​为什么是UTMB



而作为从小在西班牙北部比利牛斯山脉地区长大的Kilan Jornet,似乎比任何人都能理解Poletti家族举办这场山地越野赛的初衷。在成为世界顶级耐力跑运动员之前,这位登山向导和滑雪教练的孩子就已经建立了与大自然如同血缘至亲一般的关系。除了是一个世界顶级山地赛跑者以外,他还是一个山地滑雪世界冠军,这种与大自然的关系在他身上几乎是天生的。
 
第一晚的时候,Jornet曾经冲到所有选手的前面,将他自己的头灯关掉,抬头看了许久的星空,直到后面大部队将他追上。在意大利以及瑞士的两段巨大爬升赛段上,他也曾冲到第一集团别的选手前面,并且感觉没有用太大的力气,甚至还在享受这个过程。他参加这个比赛仅仅是因为他喜欢在大自然中攀爬的感觉。他会在爬到顶点之后耐心的等待别的选手追上他,其中他回去路边寻找蘑菇或者找一些路边的小孩说说话。待别的选手追上来之后他还会跑到他们的身后来鼓励他们,就好像自行车比赛中破风手和冲刺手互相交替位置一般。
 
本来很多人都说三位西班牙选手会并肩到达终点夏尔蒙,但是当领先选手Heras满是伤痕的膝盖渐渐支撑不住,在瑞士赛段最终选择退赛时,Kilan开始真正认真比赛,并且慢慢带开了和别人的距离。
 
重新进入法国境内的最后一段赛道还有11英里以及两个难度较小的上坡,而他此时已经领先了他身后Kerrera足足2分钟。伴随着隔壁草场上放牧人赶着几十头牛身上所发出的铃铛响声,Kilan在走进位于小镇瓦洛西纳上的补给站时宣布要在这里等Kerrera来完成最后的比赛。而他的赞助商,Salomon的代表极力反对,并且让他应该一个人往前跑完成比赛。
 
在无奈的顺从了赞助商的要求后,Kilan飞快的在90分钟内完成了最后一个赛段的比赛,制造了当晚最快的一个赛段时间,并且在黄昏时分到达终点霞慕尼。他在一整天的比赛后第一次摘下了自己的耳机,并且跑过为他准备的胜利通道,享受着街边雷鸣的欢呼。在Vangelis的胜利歌谣“Conquest of Paradise”中,西班牙人冲过了终点线。他最终以20个小时36分钟的时间完成了这一次比赛,再一次斩获冠军。


​为什么是UTMB


来自美国的几位顶级跑者像是Scott Jurek,和Dakota Jones都在赛程过半前遗憾退出了比赛。唯独一个完成了比赛的美国选手是之前与Wolfe一起训练的Foote,他以24小时25分钟的时间第11个冲过终点。而这个成绩已经排到了当时历史所有美国跑者参加UTMB成绩的第四名。当时Foote还是一位没有品牌赞助的跑者,通过自己售卖T恤筹来的钱参加了这一次比赛。
 

​为什么是UTMB



另外两个美国选手,来自科罗拉多的Nick Pedatella以及来自佛蒙特的Jack Pilla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内陆续到达终点。而终点线却一直不见Wolfe的踪影。有传言在进入霞慕尼的最后6英里路他是走路慢慢走回来的,而Foote就一直在终点线等着自己的这位训练伙伴,就像Wolfe之前在美国西部100等着他的时候一样。
 
最终,在凌晨3:30,当人群早已经散去,音乐不再响起,摄像机也全部都撤离后,Wolfe慢慢过无人的街道最终跨过了终点线。在整整28个小时的不停向前前进后,赛前被誉为冠军有力争夺者的Wolfe最终以慢Kilan 7个多小时的成绩完赛。即便这样,他还是拿到了最终1133名完赛选手中的第26名。
 
“我之前还没有经历过像这场比赛中我的身体感觉无法在前进的感觉”他说,“我只能把这个当作那种你无法解释的时刻了,你真的只能去接受这种结果,并且试着去接受他并且从中学到一些什么。”


​为什么是UTMB

 


像UTMB这种大型的考验冠军素质的超级长跑赛能否在北美也有一席之地?现在美国与加拿大也有了许多组织的很好并且具有挑战性的超长跑比赛。比如科罗拉多的Hardrock 100 miler,这已经是在整个北美最接近勃朗峰的赛事了,但是那些这两个赛事都参加过的跑者还是会说Hardrock有着不小的差距,而且这种差距并不在赛道本身,而是在这个赛事本身所传递的文化。
 
“他们两个都是很伟大的赛道”美国的36岁跑者Darcy Africa这么说道,她在UTMB女子组的比赛中以28小时30分钟完赛,在这之前她刚刚在六周前以19小时46分钟的时间第二名完成Hardrock的比赛,“这两个比赛最大的差距在于你与当地人的那种互动,我在整场比赛都能感受到那种活力。”
 
不论是赛事主办方还是跑者们都指出想要为一个这种规模的赛事申请到许可在美国都是几乎不可能的任务。

​为什么是UTMB



奖金似乎是把那些最好的越野跑者吸引来美国参加比赛的必要途径,但在欧洲的比赛似乎并不需要奖金也可以将他们吸引过去,UTMB并没有设置巨额奖金。
 
“我们不是为了钱或者名声而跑,我们跑下去为的只是沿途所感受到的快乐”Kilan后来这么说,“领先所有人冲过终点线然后去拿那一个奖杯,这么说就太物质了,我们不是为了这个而跑的。我们会一直跑步是因为当你在跑步的时候你感觉与这个山融为一体,你能够感受到他的力量,他的移动,他的灵魂。我们把自己的身体推上极限,好让我们能够好好反省自己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这才是为什么我们要一直跑。”


​为什么是UTMB



在欧洲,他们的冒险精神包括的是你在山中跑步时所体会到的东西,这才是重点,而不是你穿梭着一座山时用了多少的时间。换句话说,不论你是一名冲击冠军的顶尖跑者还是努力跑下整条赛道的普通人,无论你是被品牌赞助的专业跑者还是只想要体会这种感觉的爱好者,对所有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去接受这个挑战并且在挑战的过程中找到自己与自然的联系。的确,他们也希望自己能够跑的越快越好。但是既然只有那一小部分人有足够的天赋,技巧以及努力能在前排完赛,那剩下的人又何必不去享受这个独特的经历并且在其中去探索自己在大自然中身处何方呢。
 
“UTMB与其他比赛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跑者与当地的志愿者,当地的支持者们以及所有参与到这个活动中的人的关系。”2011年UTMB女子组的冠军,30岁的英国跑者Lizzy Hawker说到,“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心路历程。你会得到平时无法得到的更加了解你自己的机会。这个比赛真的就是要将你自己的身体逼到极限,而且在其中享受着过程。”
 
虽然一般来说,“完赛就好”这种想法在路跑中是一个不太好的想法或者是非常初级的,我们一般都会去追求越快越好的精神,但是能够完成UTMB或者只是后半段赛程的CCC组,对于普通人来说便已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就了。这里的地形,距离以及天气结合起来为来挑战的选手们提供了一个对于他们日常训练,意志力以及耐力不小的考验。而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以及路过的小镇的欢快氛围也为选手们提供了难以忘怀的参赛体验。
 
当一个个累到虚脱但是却无比兴奋的跑者跨过霞慕尼中心小镇教堂前的终点线时,他们当中许多人都因为他们过去30甚至40多小时所经历过的流下激动的泪水。现在的UTMB已经不只是一场比赛而已,又或者说,它从来就并不是一场单纯的越野跑比赛。
 

​为什么是UTMB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34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