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人物

Craig Thornley: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西部100的赛事总监(上)

文:Sarah Lavender Smith   编译:陈成 注:跑野大爆炸是iRunFar国内唯一版权合作伙伴,图片及文字未经授权不得使用。 当Craig Thornley坐在加州奥本的家中通过Zoom接受采访时,他刚刚在家完成了一节瑜伽课。橡树填满了整个背景,再远一点,是一个旷野峡谷,


Craig Thornley: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西部100的赛事总监(上)

文:Sarah Lavender Smith   编译:陈成

注:跑野大爆炸是iRunFar国内唯一版权合作伙伴,图片及文字未经授权不得使用。


当Craig Thornley坐在加州奥本的家中通过Zoom接受采访时,他刚刚在家完成了一节瑜伽课。橡树填满了整个背景,再远一点,是一个旷野峡谷,它就像是Thornley的第二个家,他在那标志性的西部100赛道上跑了那么多的时间。


半是命中注定,半是睿智谋划,他的家就在那神圣庄严的西部100赛道的99.5英里处,自从在14岁那年,那些比赛中途路过的狂热跑者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之后,这项运动就改变了他的生活。


通常,随着比赛日的临近,Thornley将全力以赴完成他作为西部100赛事总监的全职工作。他管理着一支志愿者队伍,并与由15名成员组成的组委会合作,以确保比赛能够顺利进行。一整年的工作,在六月的最后一个周末达到高潮,那时会有369名跑者在周六凌晨5点从加州奥林匹克谷出发,大概30个小时后,最后一名跑者跨过终点线。Thornley亲自管理赛事抽签的细节、赞助、规则和政策的制定、比赛当日的通讯、补给站、赛道维护、训练营、公关以及每位跑者的体验。


Craig Thornley: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西部100的赛事总监(上)
2018年,Craig Thornley与Andy Jones-Wilkins一起在终点线处。


 
但今年并不是平凡的一年。由于COVID-19疫情的全球大流行,Thornley和组委会在三月下旬决定取消西部100,这一从1974年开始的全球历史最悠久的100英里赛跑比赛。这个赛事之前只取消过一次,是在2008年由于山火而取消的。


Thornley突然发现这一年他的工作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令他失望的是,他预见到自己的夏季目标比赛,300公里的PTL(UTMB最为艰难的多人团队自导航越野项目)被取消了。


在他和组委会决定取消比赛及阵亡将士纪念日周末的训练跑后,“我原以为事情会慢下来,但实际上我一直很忙。…这真是太疯狂了”,一直在处理由于疫情大流行和各种活动取消而接踵而至的无数问题。


另外,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在西部100赛道上清理残垣断木——但这是一种享受,而不是杂活。他说,“我的天,我最喜欢赛道工作了,这太让人满足了。”


Craig Thornley: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西部100的赛事总监(上)
2020年,Craig Thornley正在清理西部100赛道上的一棵倒下的树


 
随着疫情大流行的程度和影响日益严峻,两个星期后,该赛事在3月27日宣布取消。3月10日,Thornley和组委会还宣布:“我们目前预计不会取消或推迟赛事。”而在3月24日,他们发表声明说:“我们将继续计划在6月27-28日那个周末的跑者集会,但…如果新冠疫情没有改善,我们也在探讨推迟赛事的可能性…”三天后,他们就取消了赛事。


Thornley解释了自己在三月时的心路历程,当时直到最终宣布的几天前他都还反对取消赛事:“我把当时的情况视为‘对我们这个组织的一种挑战,并且我作为赛事总监,必须克服这个挑战让赛事继续。’我曾经也遇到过这种挑战,就像2011年的Waldo 100k(在俄勒冈州举办的赛事,由Thornley等人在2002年共同发起并主办了11年),周三晚上[周末比赛开始之前],赛道中段起火了,但我们还是举办了比赛,换了一条新赛道。这是赛事总监的工作:我们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然后让比赛继续进行。我仍处于战斗模式。”


但是,经过与西部100组委会主席Diana Fitzpatrick的大量讨论后,他的态度发生了180度大转变。Diana Fitzpatrick住在旧金山湾区,那里的出行禁令更为严格。他感谢她让自己知道了在这些禁令下,跑者的训练变得多么困难,出州或是出国来参加比赛会带来多大的风险。


 “一旦我不去想,6月27日将会怎么样,现在试图为西部100比赛做准备的跑者将会怎么样,我考虑了跑者们的经济状况和家庭状况,很明显,我们不得不取消。这是很重大的事情,生死攸关,比参加比赛要重要得多。”


跑者们的反应如何呢?“对大多数跑者来说,虽然遗憾,但也感到宽慰。”参赛者的参赛资格将延续到2021年。


现在,Thornley和组委会正在努力应对疫情大流行,事无巨细,从今年比赛的取消将如何影响参赛资格、赞助和2021年的参赛流程等等,到在整个世界被COVID-19笼罩时将如何比赛、训练营如何进行以及各个方面需要作出怎样的修改。Thornley,作为一名变革推动者,似乎正在大步向前迎接挑战。


Fitzpatrick谈到Thornley时说,“在Craig任职期间,西部100赛事总监的工作已经演变为一项需要像他一样具备多种技能的职业。他管理着一切,从数百名志愿者到与奥本市、林务局及其他许可机构的关系等等。这一切都是与管理着一个高要求的15人组委会一起同时进行的。他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他具有出色的人际交往能力,还能够在很多不同的事情上保持主动地位。”

56岁的Thornley可以真切地与参加西部100比赛的跑者们共情,他也知道这个比赛对于他们的意义,因为从年轻的时候开始,他就几乎每年都会参加这个比赛并且每年都围绕着这项比赛作出不同的计划。他体会过2003年因为没抽中比赛而无法参赛的痛苦,也经历过2008年比赛取消的失望感。


他知道进入前十名的感觉,2005年,在他41岁的时候,他以18:25的PB排在第10位。他也知道在赛事的“黄金时段”像被驱赶一般艰难接近终点线的感觉,2017年,在他53岁的时候,他跑了29:11。


Thornley的父母在无意中为他长期参加西部100比赛埋下了种子,在他12岁的时候,他的父母离婚了。他的母亲再婚了,他的继父把全家人从湾区搬到了距离奥本市6英里的小乡村Cool,离西部100的赛道很近。


Thornley回忆
说,
“我对这件事很生气。
他不是我的父亲,所以在那个年纪,我想‘你对我的人生做了什么?
’但是当我上高中的时候,我学会了感激他为我提供的一切。



在1970年代末期,处于青少年时期的Thornley常常和他的弟弟Chris Thornley一起放松地探索野外。“他们让我们在峡谷中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现在的父母可能不会让孩子们这样做。”他说。


两个男孩,当时分别是14岁和8岁,1978年6月下旬的一个晚上,那是Thornley八年级的暑假,他们在奥本湖赛道(85英里补给站所在地)旁的美国峡谷小溪旁露营。他们就在赛道旁的小溪边睡觉。


突然,有一位筋疲力尽又脏兮兮的跑者经过,在小溪边乘凉,并向他们问到,“补给站在哪里?”然后一个又一个跑者跑了过去,都问了同一个问题。通过和跑者们交谈,男孩们知道了这些人从奥林匹克谷出发已经跑了80多英里了,他们将一直跑到奥本市。


 “[当时]没有那么多跑者。他们之间的差距很大,”他说,一边笑着自己在赛道路线上扎营。1978年,这个比赛有63名选手参加,最终有30名选手完成了比赛。


代表他的弟弟,Thornley说,“当我们回想起来的时候,我们俩都记得这些跑者的眼神,我们知道‘我们想体验他们为了达到这个位置所经历的一切。’这个念头一直跟着我们。”


他们的母亲后来帮他们牵线去了38号Dusty Corner补给站的志愿者团队,这也进一步激发了Thornley兄弟对超马的兴趣。她认识了补给站长期队长Judy和Luke Rinehimer,并开始和她的孩子们一起去那里志愿服务。


补给站的工作人员向两兄弟介绍了“西部100大家庭”的概念,这是一个围绕着这个赛事的紧密团结的群体,激起了Thornley对西部100赛事的“痴迷”。“我和这些人一年只见一次,就是在西部100比赛日那天,我们会团结起来,默契地就像没分开过一样。…我记得大家曾开怀大笑,说着有趣的事,帮助跑者们,并给跑者们来一场Dusty Corner特色式淋浴——老朋友们都一定记得的,”他在博客中写道。


从1980年代中期到1990年代,Thornley和他的弟弟断断续续在Dusty Corners志愿工作了约10年的时间,就像学徒一样,他们从跑者们那里学到了超马的美妙。

Craig Thornley: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西部100的赛事总监(上)

1980年代,西部100的Dusty Corners补给站工作人员,Craig在最左边。
 
和超马跑者们度过的时光也给Chris Thornley留下了很深的印象。Chris,和Craig一样,也将成为出色的超马跑者,他完成了6场100英里的比赛。Chris创立了专注于运动员皮肤护理的公司Squirrel’s Nut Butter,在这项事业上大获成功。


Chris回忆道,“从那么小的时候就有机会每年都目睹跑者们跑100英里,让人觉得这种旅途似乎十分正常。在Dusty Corner进行志愿活动让我可以直接帮助那些领跑者和落在最后的跑者。我记得帮助过一些在Dusty看起来没力气跨出补给站的跑者,第二天却看到他们跑完了赛道赢得了皮带扣(buckle)。[我了解到]渴望是这些跑者跑向奥本市的根本动力,如果没有渴望,那你就跑不了太远。”


几年来,Craig Thornley会先在补给站当志愿者,然后加入比赛当兔子。他第一次担任兔子是在1985年,当时他21岁,与39岁的Bruce Von Borstel一起跑了赛道的最后10英里,Bruce Von Borstel以18:39的成绩排名第9。Thornley从高中开始认真地参加田径队,而因为Von Borstel的妻子认识Craig的妈妈,所以Von Borstel一直执导着Thornley。


 “毫无疑问,那时候的比赛太棒了!但是,Bruce[在比赛中]曾经常常吃小罐头装的猪肉和豆类,我觉得这太奇怪了。与我们现在相比,他们当时对营养和水分的了解并不多,但他们仍在努力完成补给。”


最终,在2001年,时年37岁的Thornley感觉自己做好了准备要参加西部100。前一年,他跑了一个100英里——阿肯色州旅行者100英里(Arkansas Traveler 100 Mi
le),他当时以18:35的成绩排名第三,所以他满心期待,希望可以在西部100比赛里跑进19小时。
 
Craig Thornley: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西部100的赛事总监(上)

2004年,身着红色短裤的Craig在西部100比赛中。
 
Thornley的西部100首秀满满的菜鸟式戏剧性色彩,他一路吃着罐装的猪肉和豆子,事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谈到自己第一次跑西部100的时候说,“我很惊讶自己精神上完全没准备好,我爬上了魔鬼拇指[47英里处],感觉头晕目眩,挣扎着前进,心里想着,我可能坚持不了得退出了!然后我长出了水泡,所以我在Foresthill [62英里处]停了9分钟,我以为这是毁灭性的打击。但我最终还是跑到了20小时!”他最后以20:20的成绩排名第16。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每年我都学到了更多有关训练的知识,并且不断地接近前10名。”


从2004年开始,Thornley和他的一些超马小伙伴们在西部100赛道的中途密歇根布拉夫(Michigan Bluff)租了一个地方,准备在赛道上训练一周。Andy Jones-Wilkins,在2003年Angeles Crest 100英里终点线处与Thornley结识并成为了朋友,他也是当时参加了训练营的一员。他回忆起Thornley,“他非常专心于训练,他是一个无需解释的田径选手。他每周的跑圈训练量都是传奇。…我拥有的一些最美好的回忆是在Thornley组织的密歇根布拉夫训练营”。


Thornley的训练在2005年获得了回报,他将自己的PB缩短了21分钟,并以18:25的成绩在西部100比赛中排名第十。也是在那一年,他获得了“上帝之球(Lord Balls)”的绰号,并将其用作了社交媒体的昵称。


Thornley说,“人们普遍认为它有一些怪异的隐喻,但那根本不是那样的!”


他说这个绰号来源于他继父的母亲。2005年,她当时在奥本市的疗养院里,设法出去看了Craig比赛。


 “我当时正穿过Foresthill,我没看到她在那儿。赛后我去了她家见到了她,她是一个很活泼的老太太,她说‘你跑过去的时候就像是一颗上帝之球(Lord Balls)之类的!’这指的是有些人对自己很有自信,像是他们太重要了之类的意思,而对我来说,这个绰号完美符合我。她在我比赛完的几个月后去世了,所以我认为应当把这个绰号保留下来。”
 
Craig Thornley: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西部100的赛事总监(上)

Craig,从右数起的第二个,2011年左右在密歇根布拉夫与朋友们一起在西部100赛道上训练。
 
如果说2005年是他在西部100比赛的最佳表现,那么2007年和2010年就是他最艰难的时期。这里值得注意,因为这说明了当时西部100中淘汰了一种过时的做法:使用称重秤。


Thornley在2007年起跑时的体重为147。当他跑到43英里处的Last Chance补给站时,他按要求过了秤,显示体重降到了142。考虑到脱水的可能,他喝了两瓶加了两颗盐丸的24盎司的水,然后在下一个溪谷处他又重新装满了水喝掉了。到了下一个恶魔拇指补给站处,体重秤显示他的体重猛增了9磅,达到了151磅。他的体重继续波动着,在跑了80英里后,他开始呕吐。他最终还是破了20小时,差了大概3分钟。


三年后,Thornley又一次喝了太多的水,并很有可能发展成了低钠血症。他感觉非常不舒服,所以他停了下来,并在90英里处的赛道边休息了一下。“这就是我为之奋斗的原因——我一整年的奔跑都是为了这场比赛——我失去了前进的渴望。”他在补给站的简易床上休息了将近两个小时,然后决定一路走到终点,最终他在2010年以22:17的成绩遗憾地结束了比赛。


几年后,西部100的医务人员等意识到了过秤可能会让一些跑者过度补充水分而且盐分过高。使用体重秤也无意间在跑者和医务人员之间制造了一种对立的紧张气氛,因为称重区的医务人员有权根据跑者的体重要求其休息甚至是退出。西部100停止了对体重的监控,并开始建议跑者渴了再喝水并避免过度的盐分补充。


十年后,Thornley在他的博客中写道:“放下体重秤并将责任重新赋予跑者是西部100理念的一大重大转变。这并不是对过去的控告,而是一个很好的提醒,提醒我们要保持开放的胸怀,不断适应和发展我们的医疗保障体系,以帮助跑者安全到达终点。”
 
Craig Thornley: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西部100的赛事总监(上)

在2004年西部100终点线处称重,目前不再采取称重环节。

(未完待续…)

Craig Thornley: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西部100的赛事总监(上)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343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