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人物

大连三官员下马 因为大连马拉松没上央视直播

一场国际马拉松没上央视直播,背后原因却是三位官员的玩忽职守。从这条新闻也许我们可以理解,马拉松比赛的电视转播为什么往往会成为城市风光片,多数时候聚焦的是当地发展而不是运动员的表现。 8月29日,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刑事裁定书显示,2018年

大连三官员下马 因为大连马拉松没上央视直播

一场国际马拉松没上央视直播,背后原因却是三位官员的玩忽职守。从这条新闻也许我们可以理解,马拉松比赛的电视转播为什么往往会成为城市风光片,多数时候聚焦的是当地发展而不是运动员的表现。

 

8月29日,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刑事裁定书显示,2018年大连马拉松定于当年5月13日举办,2018年3月19日,由中国田径协会、大连市体育局、大连市人民政府三方签订协议。协议约定:中国田径协会与大连市人民政府同意授权大连体育局负责全面组织实施大马赛的赛事组织、赛事保障、运营管理、宣传推广以及商务开发等工作。在财务上,赛事所需经费的筹集、预算、支出管理和汇总均由大连市体育局统一负责管理。大马赛组委会开立了两个长期使用的存款账户,由大连市体育局代管,用于马拉松赛的相关支出。

 

大连三官员下马 因为大连马拉松没上央视直播

 

时任大连体育局原副局长单吉仁、竞赛处原处长寇正杰及该局原副巡视员范勇却误认为中视国联体育产业(北京)有限公司是央视子公司,与其签订直播合作协议,同意中视体育承担央视直播,而中视体育后来才取得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与央视并无关联。

 

2018年4月4日,大马赛组委会支付中视国联体育人民币500万元,但大马赛最终未能在央视体育频道实况直播,造成公共财产重大损失。大马赛赛事实况直播合同经济损失应为人民币3550012元。

 

此外,这三人还犯有受贿罪。

 

2012年4月、10月、12月及2013年4月,单吉仁利用担任大连市体育局副局长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大连金发康体设施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某钱款共计人民币22万元,为该公司顺利承接相关业务并按时结算合同款项等谋取利益。2014年4月,鉴于反腐败高压态势,单吉仁在星海广场某饭店将上述现金22万元返还给刘某。

 

2012年春节前、2017年元旦前、2018年元旦前,范勇利用担任大连市体育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主任、副巡视员并兼任大马赛组委会副秘书长职务上的便利,为大连金发康体设施发展有限公司等公司谋取利益,分三次收受上述公司钱款共计人民币30万元。

 

2016年10月、2017年10月,寇正杰利用担任大连市体育局竞赛处处长并兼任大连国际马拉松赛组委会竞赛部部长职务上的便利,其分两次非法收受大连奥吉斯文体礼品法定代表人徐某人民币9万元,为该公司顺利承接马拉松赛事相关业务谋取利益。

 

2019年3月,单吉仁、范勇、寇正杰三人被免职,并分别被判刑。一审判决后,单吉仁、寇正杰不服,提出上诉。

 

大连三官员下马 因为大连马拉松没上央视直播

 

大连中院二审认为,单吉仁、寇正杰、范勇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受大连市人民政府的授权委托负责直播工作,签订直播协议,属于从事公务。

 

《大连市体育局合同管理办法》规定,签订合同前要认真了解对方当事人的资质、履约能力等情况,杜绝急于求成,草率订立;合同的条款、内容的合法性等,应当征求局法律顾问意见。因大连市体育局被授权签订直播协议,单吉仁、寇正杰、原审被告人范勇作为体育局的领导人,在没有对中视体育的资质、履历等方面进行认真调查核实的情况下,签订直播协议,即不符合体育局签订合同的规定,也有悖于签订合同的基本常识,其将直播协议委托律师事务所审核、听取汇报等,不能代替或说明其履行职责,被骗也不能成为不履行职责的理由,其行为造成公共财产重大损失,符合玩忽职守犯罪的构成要件。

 

2020年7月31日,大连中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被告人单吉仁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被告人范勇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8万元,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8万元;被告人寇正杰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3年3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大连三官员下马 因为大连马拉松没上央视直播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347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