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人物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秋风秋雨,天气渐凉,疫情影响仍在持续,但比赛正在回归。

8月底,跑野大爆炸联合易居马拉松俱乐部,来到内蒙古呼和浩特
,探访了殷长喜教练及团队在内蒙古的训练基地。2020上半年,易居签下了整支队伍。

本期跑野人物,
对话易居马拉松俱乐部成员、“草原双子星”——李春晖、刘洪亮。

相较于同队伍的师姐何引丽,李春晖和刘洪亮更显得腼腆和内向,若是非要再争个高低,那么李春晖“腼腆指数”排名第一。

刘洪亮直言自己是一个内向的人,他比李春晖小,但是因为身型高大,李春晖看起来反而比刘洪亮更小。

李春晖和刘洪亮一起吃住、一起训练、师从同一人,十年同窗,规律而单调的训练生活,枯燥?
乏味?
他们不这么认为。
文字| 向星

图片|Mr.YaNG
视频|Diego

“还有100多米就套圈儿了啊!”

 

殷长喜教练这句话是对刚跑过他身边的刘洪亮喊的,不需要喇叭或者扬声器,殷教练的声音穿透整个田径场,穿过正在训练的其他队伍和教练,令所有人都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8月26号上午是一堂强度课。早上九点,内蒙古体育职业学院的操场上,队员们准时集中在操场,正在做跑前热身,殷长喜教练站在队伍前面,布置今天的训练任务。李春晖和刘洪亮的训练计划相同,今天都需要以3分05秒的配速完成10公里。

但是他们俩的状态却有些不一样。

 

前几圈,他们俩保持几乎相同的节奏,一前一后,大约5公里后,李春晖状态越来越好,刘洪亮却掉了队伍。到后面几圈,刘洪亮被李春晖拉开了距离。因为一些小队员没有完成训练任务,殷教练脸色有些严肃,开始训起了队员。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李春晖最近训练状态保持得很好,今天10公里只用时30分35,超出预期,殷长喜教练很满意,“李春晖跟腱稍微有点疼,但是没有太影响训练。”跑完后,李春晖和其他队员去一旁拉伸,刘洪亮又跑了约一圈,才回到拉伸的队伍中,他最近状态不好,10公里跑了32分钟。

 

“刘洪亮小腿和跟腱疼得厉害,六七月份基本以调整为主,近期才刚开始恢复性训练。”殷教练解释了他的身体状况,赛前给他定的训练任务也相对保守。可是到了训练场上,刘洪亮还是没有逃脱殷教练的“魔掌”,他也被点名了。

 

2010年前后,刘洪亮和李春晖先后相差几个月来到教练殷长喜的队伍中。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2019年3月的无锡马拉松,刘洪亮和李春晖分别以2小时15分23秒和2小时17分07秒多成绩获得第二、三名,但其实这场比赛前的冬训,他们俩的状态都不是很好,李春晖有伤在身,一直处于治疗中,刘洪亮也练得不是特别好,“那次我们都不是在最佳状态。”但是还好两个人都取得了不错的名次。

 

李春晖和刘洪亮经常会出现在同一个比赛场上,“李春晖、刘洪亮包揽冠亚军”——他们的名字也总是同时出现,有时候也会分开出发比赛。

 

无锡马拉松结束后的一周后,俩人分开,李春晖赶去湖南参加一场衡阳半程马拉松,他64分43秒获冠军,刷新了PB;刘洪亮则前往江苏宿迁,跑一场泗洪半程马拉松,他以64分10秒获国内第一,同样也刷新个人半马最好成绩。

 

很多小型比赛,教练不会跟在身边,李春晖和刘洪亮互相照顾,站在同一起跑点,是竞争对手,相互鼓励;分开行动的时候,随时保持联系。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刘洪亮出生在内蒙古乌兰浩特,和教练殷长喜的家乡是同一个地方,靠近黑龙江,他和殷教练说话都有浓浓的东北口音,李春晖来自乌兰察布的一个朴素的农村。

李春晖和刘洪亮的成长经历有些相似,父母在外打工,他们早早离开家乡、离开家人,只身来到内蒙古的省会城市呼和浩特,训练、学习、照顾自己,一年回家次数有限。别说父母的管教,和家人相处的时间都十分有限。

成长环境的影响,让刘洪亮和李春晖都自小就十分懂事,从不让父母担心。也正是因为从小的成长环境,殷教练和队友成为了最亲近也最值得信赖的人。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2018年秋天,内蒙古田径中心给李春晖和刘洪亮下达了一则“残酷”的通知,为了让他们归去内蒙古田径中心,给了他们俩三个选择:要么他俩去内蒙古田径中心选择新的教练,要么殷长喜教练被聘到内蒙古田径中心当教练,带着他们一起去;否则只能选择退出体制。

“最不能接受的一点就是让跟教练分开。”刘洪亮无法接受,李春晖同样如此,“我跟教练十年了,他知道我该怎么练。

 

他们很有默契,不需要商量,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退役,留在了殷教练身边。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何引丽形容李春晖“永远温柔中带笑”,“他几乎不会生气,即便真的生气了,也看不出来生气。”李春晖个头偏小,尽管今年28岁了,但是和几位00小队员站在一起,年龄上看不出来大很多。李春晖平时话不多,说话的音量也很小,偶尔我问他几句训练的情况,他一边拉伸,一边微笑着简单回我几句。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李春晖坦言自己性格“内向”,“我觉得我跟人交流少,属于独来独往,也不愿意跟人说话那种。对于“温柔”这个评价,他腼腆一笑,说自己脾气也有不好的时候,“大部分是好的”,李春晖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刘洪亮的心思则更细腻一些,尽管他也说自己”不善言谈“。

28号那天下午,因为还有一些拍摄需求,队员们跟我们一同坐车到了久违的大草原上,还没开始拍摄,刘洪亮走到我身边悄悄和我说:“下午能不能不要跑太多,小队员们罚跑一上午,太累了。”当时我们忙着踩点准备,要是没有刘洪亮的提醒,我几乎会忽略掉队员们的疲惫。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那天上午,被训得最“狠”的,不是刘洪亮,而是好几个是小队员。强度课上,有不少人没顶下来,殷教练很不满意,好几个掉队的小队员最后在操场上罚跑,临近中午的大太阳下,一圈又一圈。

 

训练结束后,刘洪亮没有离开,他等着最后一批还在跑圈的小队员,“我怕万一有跑中暑了或者晕倒了啥的。”最后他们都没有赶上食堂的午饭。

 

小队员们被罚的时候,他很心疼也很担心,但是刘洪亮知道,教练的严厉,在这里是必须的,“教练不严,运动员就得相当自律,但人是有惰性的,还是得有教练的看管或者人生道路的一个指引。”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刘洪亮今年23岁,他比李春晖小5岁,但是他“块头”更大,个子更高,肉眼可见的结实的肌肉。跑步的时候,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六块腹肌的扎实。田径体能测试中有一个项目是引体向上,训练结束后,队员们聚集在竿子下面,跃跃欲试,刘洪亮做起来很轻松,现场找不到对手。

相比李春晖,刘洪亮更成熟,他是“人狠话不多”的年轻“草原狼”,也是心思细腻的大哥哥。“他(李春晖)有时候要办啥事儿的时候,会问我怎么办,征求一些我的意见。”

李春晖也同意这一点,说完再次腼腆一笑。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从入队住在同一间宿舍,一起训练、一起出门比赛,至今已有10年时间。不同的是,刘洪亮12岁就进了少体校,13岁就开始跟着殷教练练中长跑,而李春晖到殷教练队伍中的时候,已经快19岁了,他入队时,比刘洪亮大。

起床、吃早饭、训练、拉伸、吃午饭、宿舍休息、训练、吃晚饭、休息、晚间压腿训练……“我俩(和李春晖)住一个宿舍,基本都是一样的。”李春晖和刘洪亮的训练的项目一致,每天训练的量和强度也都基本一样,想要说的话似乎早已经在训练场上讲完了。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宿舍,成了两个人能够各自独处的空间,他们在宿舍的日常,也很规律。

 

“我平时训练完往床上一躺,要么玩会儿手机,要么打会儿游戏。”李春晖描述两个人的日常生活状态,但是李春晖游戏打得没有刘洪亮好,“我们一起玩得比较少。有时候两个人玩得游戏还不一样,就自己打自己的。”

 

“每天起来该干嘛干嘛,睡觉吃饭休息,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节奏。”李春晖业余时间的活动项目不多,早已经养成了自律的生活习惯。

数年如一日的生活,在常人看来可以说是“枯燥无味”。“饮食规律、到点休息,不贪玩。”而对于刘洪亮或者李春晖来说,规律早已经变成了一种生活态度。这样的日子,似乎一眼望得到头,只是,运动员就是这样,唯有日复一日的坚持,才会有无限可能。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2018年厦门马拉松,李春晖雨中夺冠,媒体说他是赛道上的“黑马”,一鸣惊人,“我是按照正常水平发挥,”李春晖倒是没有多意外,这是他实力范围内的正常发挥。

 

一开始,也会觉得苦。刘洪亮刚开始练那会儿,年纪小,成绩提高得慢,“感觉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体育路挺难走。”但是只要坚持过了,自然会有回报,“你训练得不刻苦,不够专业,不够认真的话,比赛比不出来好成绩的。”

 

李春晖却总觉得自己努力得还不够,他喜欢基普乔格,“我应该向他学习,但是一直没学到。”尽管他们已经做得足够好。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16岁的刘洪亮,在2013年亚洲青年运动会上为中国队夺得3000米金牌;2015年全国秋季赛,刘洪亮8分9秒58创造新的3000米全国青年纪录,2017年全国田径大奖赛,5000米、10000米双料冠军,10000米PB 29分16秒37。

 

在2018年厦门马拉松之前,李春晖曾在三个月内分别在杭州马拉松、合肥马拉松和镇江国际马拉松分别获得三个国内冠军,个人10000米最好成绩是29分10秒81。

2019年底,内蒙古田径中心找到殷长喜教练商量恢复李春晖和刘洪亮体制内的身份,不再强制他们与殷长喜教练分开,也想让他们继续代表内蒙队参加比赛。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内蒙5000、一万米,包括半程马拉松、全程马拉松,最高水平还是刘洪亮和李春晖,其他运动员还是跟他俩差一截。”说这话的时候,田径场上还有正在被罚跑的小运动员,殷教练很严肃,但说到他们俩,他没绷住脸上的神情,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以前(他俩)也说过,我要不领他们俩练,他俩就不会跟别人去练的,”殷教练回忆当时俩人面临选择的情形,“他们也舍不得离开我。”

李春晖和刘洪亮其实很相似,或者说,整支“殷家军”都很相似。

 

小队员们多是00后,从各个地方来到这里,其中有一些小朋友只有十一二岁,从他们身上,似乎能看到李春晖和刘洪亮从前的影子。他们也会调皮、会叛逆,把这儿当作自己的家,把殷教练当作最亲近的长辈,尽管教练有时候很“凶”。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刚练马拉松那会儿,李春晖差点放弃,他觉得太累,“那时候看电视感觉参加奥运会的人特别伟大,自己也想参加奥运会,就有了念头。”李春晖想试一试,也想往高处冲一冲,就这么坚持了下来,“全马的下一个目标是213。”

刘洪亮目标很明确,5000米和10000米场地专项还是会继续训练,但未来主要以马拉松为主,“不能说咱一口气吃成个胖子,一步一步来,下一个目标是213,213达到之后是210。”

十年,刘洪亮和李春晖相处的时间,几乎超越了父母家人。他们很简单,没有大学同寝室室友之间的鸡毛蒜皮,更多的是相互之间正面积极的影响,低调沉稳、踏实洒脱,为了更好的成绩,一起努力。

上一届全运会,李春晖10000米第四,与奖牌擦身而过,刘洪亮因为肚子不舒服,遗憾没有拿到好名次。2021年9月,他们将再次站在全运会的赛道上,一同争夺万米奖牌。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人物 | 李春晖&刘洪亮:同窗十年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349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