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人物

肯尼亚人在日本

肯尼亚人在日本

•许多肯尼亚运动员到日本上大学,再签约跑步俱乐部,最后进入实业公司,为其比赛。

•然而,许多肯尼亚运动员都需要努力去适应日本的文化、食物和语言。

•Wakiihuri、Wanjiru、Karoki…这些世界上顶尖的运动员,他们的职业生涯都在日本开始,发光发热。

肯尼亚人在日本

在日本参加田径竞技听起来会感觉有点奇怪,毕竟东亚国家在这项运动中好像并不处于制霸地位。

 

日本这块土地更多的是武术的代名词,例如空手道、柔道、跆拳道和足球,这些运动在世界范围内都有着一定的地位。 

 

然而,如果对日本田径运动历史进行更仔细地研究,就会发现日本在许多肯尼亚运动员的职业生涯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Douglas Wakiihuri、Eric Wainaina、Cosmas Ndeti、Samuel Wanjiru和Bedan Karoki、Paul Tanui等都是肯尼亚人,他们一无所有地前往远东,最终以马拉松顶尖选手的身份回到了肯尼亚。 

 

肯尼亚人在日本

几十年来,日本吸引了许多肯尼亚运动员,他们在日本读大学,然后被俱乐部和公司签约,去参加各种比赛。 比如箱根驿传,就有很多肯尼亚留学生代表各大学校参加比赛。

 

这与肯尼亚形成了鲜明对比,大多数肯尼亚运动员都有纪律部队的背景,其中包括肯尼亚监狱管理局,肯尼亚国防军和国家警察局。 

 

Wakiihuri是第一个在国际性马拉松上夺冠的肯尼亚人,他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马拉松项目中拿下冠军。他说,日本公司提供的经济激励措施简直无法抗拒。 

 

“众所周知,运动员依靠奖金、出场费和品牌签约谋生。除了奖金以外,其他收入在本国是没有的,这样的奖励制度无法让一个运动员维持生活。”他说。 

 

肯尼亚人在日本

Wakiihuri在北京奥运会夺冠。 图片:路透社

Wakiihuri在1987年意大利罗马举行的世界田径锦标赛上获胜,称肯尼亚在马拉松比赛中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在那之前,Wakiihuri已经是肯尼亚人在日本延续职业生涯的先驱之一。 

 

他在日本参加过1986年的琵琶湖马拉松和别府大分马拉松。 

Wakiihuri在日本的成功无疑为其他肯尼亚人铺平了道路,在他之后,Karoki、Tanui跟随他的脚步,也成了顶尖的马拉松选手。 

 

Karoki是2016年世界半程马拉松赛的银牌得主,他承认自己在日本的经历为他的职业生涯助力不少,并且也填满了他的钱包。

 

“为日本的跑步俱乐部比赛,要比跟着经纪人好得多,因为经纪人可能会抛弃你,或者骗你比赛的奖金。在日本,他们可以满足你所需的一切,包括薪水以外的住宿和食物。这是一项有利可图的冒险。” Karoki说。 

 

肯尼亚人在日本

 

从今年年初开始,他在为D&B工作八年之后,开始为丰田汽车效力。 

 

对他来说,在今年Covid-19大流行期间,他仍然能够不受阻碍地训练,在日本跑步的好处就更加明显了。 

 

“尽管总体来说日本的形势很艰难,但也没有像其他国家那样严重。在这里,我们一直在训练和参加各种比赛,并且我们的薪水也没有受到影响,”他说。 

 

今年到目前为止,Karoki已经参加了六场比赛,并将在年底之前再参加三场比赛。 

肯尼亚人在日本

许多肯尼亚人到达日本之后,日本人追求成功,那种永不言败的态度会是他们面临的挑战。 

 

这种态度就是,“我不会在累时停下来,只有完成后才停下来。”

 

肯尼亚田径运动财务主管和中部地区主席David Miano在日本工作了二十多年,他将这种态度归因于日本文化,而日本文化将成功置于生活的首位。 

 

“日本人就像韩国人和中国人一样,有独特的生活方式。他们相信成功是必须的,而失败则意味着你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Miano说。 

 

这种态度甚至渗透到体育运动中,运动员一直在坚持训练,不管他们多么疲劳,都不会停下。 

 

肯尼亚人在日本

前世界马拉松冠军Douglas Wakiihuri   图片:WILFRED NYANGARESI

 

他讲述了自己在其中一所大学所目睹的事件,一名日本教练在严格地训练一群女运动员。 

 

“女孩们在经过高强度训练之后都很疲劳,一个又一个地晕倒。我试图提醒教练让她们休息一下,但他并不为所动。最后,有一辆救护车来拉走了四个昏倒的女孩。” 

 

从政治上讲,日本是世界上最讲究KPI的国家之一,首相会因为未能实现既定目标而辞职,这很令人震惊。 

 

在体育运动中,情况也是如此,Miano说,表现不佳的教练自然也会辞职。 

 

Karoki还承认,适应日本生活方式不是在公园里散步,而是在时间管理方面。 

 

“他们非常注重时间,你必须在约定时间提前五分钟到达目的地。他们还有死板而严格的训练计划,一旦开始实施,无论出于何种原因都无法改变。” 

 

肯尼亚人在日本

肯尼亚人在日本

对于习惯以ugali 或 githeri为主食的肯尼亚人,日本人的生鱼片和海鲜的饮食习惯给许多运动员带来了文化冲击。 

 

Miano和一群肯尼亚女运动员一起讲述了他在日本的经历,其中包括马拉松精英选手Tegla Loroupe和Catherine Ndereba,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到日本的第一晚都不想看到日本的食物。 

 

“他们不得不饿着肚子睡觉,因为他们唯一能吃的食物是日本的konokonos(蜗牛),他们不习惯。但是,我相信,随着日本变得更加西化,如今的食物会有所改善。”他说。 

 

这对Karoki等人来说是个好消息。他承认除了生鱼片和海鲜外,他已经完全接受了日本料理。 

 

他说:“尽管由于烹饪方式的不同,要完全接受日本食物可能还有些挑战性,但主要食物还是我们在肯尼亚吃的肉类食品。” 

 

肯尼亚人在日本

另一个挑战是日本人的比赛和训练只在公路及田径场上进行,这对于习惯在不同地形上奔跑的肯尼亚运动员来说是个难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不断在硬性路面上进行训练,许多运动员开始经历应力性骨折。我们的许多运动员都不习惯在柏油地面上持续训练或跑步。”Miano说。 

肯尼亚人在日本

毫无疑问,成功只会眷顾坚持到底的人。 

 

克服了文化和美食冲突的运动员已经跑出了一片天地,在跑圈崭露头角。  

 

“许多肯尼亚运动员在默默无名的时候前往日本,然后在各种国际锦标赛中脱颖而出。就比如说Samuel Wanjiru,当他赢得2008年奥运会马拉松项目的金牌时,媒体把他称为鲜为人知的那一个。”Miano说。 

 

Wakiihuri也感谢了日本成为他在马拉松赛道上崭露头角的跳板,他在退役之后在体育界的多重角色达到了顶峰。 

 

“在日本,我第一次看到了在奥运会上实现梦想的可能。上场后,你就会勇敢地完成任务。”他说。 

 

肯尼亚人在日本

Wakiihuri除了1987年在罗马夺冠,紧接着,他又在1990年的纽约马拉松、1989年的伦敦马拉松、1990年布鲁塞尔和1990年的新西兰奥克兰举行的英联邦运动会上第一个越过终点。他还在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上获得银牌。 

勤奋、纪律和正直是肯尼亚运动员在日本取得卓越成就的三个关键要素。 

 

Karoki说:“这些就是日本人所具备的特征。或许你可能没有达到他们的要求,但是如果你非常守纪律并且勤奋,他们会坚持不懈。” 

 

Miano补充说,日本人在他们所做的一切事情中都很重视公开透明,并遵守合约。 

 

他说:“他们对兴奋剂持零容忍态度,这解释了为什么在日本接受培训的运动员很少有陷入兴奋剂问题的。” 

 

换跑步俱乐部、实业团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忠诚度在日本社会中具有很高的要求。 

 

肯尼亚人在日本

Wakiihuri说:“当你换了俱乐部,就会变得不忠诚。这意味着你违反了承诺。” 

 

而唯一例外是运动员合同到期时,他们可以自由与竞争对手的公司或俱乐部签约。 

 

对于Karoki而言,他从D&B转到丰田,是由于他出色的表现以及跑步公司并不参与他的比赛——这是他最喜欢的。 

肯尼亚人在日本

在日本度过了丰富多彩的职业生涯,Wakiihuri学到了很多经验可以应用在肯尼亚,使得田径运动员在肯尼亚能够成为进入纪律部队以外,另一个享有声望的职业。 

 

他说:“我们需要以乡村为单位,建立国家培训中心。除了建设标准设施外,我们还需要在技术和科学方面进行投资。” 

 

Karoki也认为,肯尼亚需要改善运动员的待遇。 他补充说,国家队的选择应该基于能力和优势,而不是偏见。 

 

他说:“退役的运动员还应被安排为教练或管理人员来管理国家的体育事务。他们更适合将体育运动推向更高的高度,因为他们更加了解影响运动员的因素。” 

 

肯尼亚人在日本

 

Miano预测,更多的肯尼亚人将继续登机前往日本寻找更广阔的天地。 

 

他说:“包括日本在内的发达国家都对肯尼亚运动员进行了争夺。过去,在日本的肯尼亚运动员名人曾经是Kisii、Nyahururu和Ukambani,但如今,这群人已经在逐渐扩大。” 

 

正如Wakiihuri、Wanjiru和Karoki所承认的那样,日本确实是朝阳之地,许多肯尼亚运动员的职业生涯从默默无闻,跃升为世界舞台。 

 

也许,肯尼亚运动员之所以对日本这块土地满怀感激之情,是因为他们在那里从毛坯石头被锻造成了抛光宝石。 

肯尼亚人在日本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35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