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人物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广州,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是小蛮腰、一吃能吃一天的早茶,是一个穿上夹脚人字拖,来了就变“靓仔”的地方。

 

天河体育场是中超劲旅广州恒大队的主场,“广州未赢够”一直以来都是恒大球迷们最熟悉与骄傲的口号!但每年的12月初,这座体育场是万千跑者聚集的热土,从这里起跑,沿着珠江两岸,经过猎德大桥、广州塔、骑楼、二沙岛…跑过的那42.195公里,“广州未赢够”变成了“广马未跑够”。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在2020年这个特殊的年份,广州马拉松作为最后一场大规模城市马拉松赛事如期举行,我们在现场见证了这场2020年跑者们最后的狂欢,记录下其中的点滴片段,20000人的42.195公里,每一个瞬间都很精彩。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广州马拉松从2012年开始举办,至今已经来到第9届。虽然由于疫情防控要求,今年的广马取消了10000人规模的半马组别,但20000人规模的全马赛事仍然得以保留。如果不算上疫情爆发前的厦门马拉松,2020年广马将是今年疫情后全球规模最大的全马赛事。

 

今年能够如期举行马拉松赛事实属不易,广马在疫情防控上可谓是做足了准备,不仅要求提供领物之前4天内的核酸检测阴性报告,所有相关人员赛前14天每天都要申报健康状况,每一步的严格防控也得到了广马宣传大使钟南山院士的盖章肯定。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广州马拉松喊出了“寸步不让”的口号,这种精神不止是在所有人对于更快成绩的渴望,更是人们对于城市马拉松回归的一份执着。

 

没有什么能够比运动更加能够鼓舞人心了,突破PB,突破自己,在充满焦虑与迷失的2020年末,这样一场20000人规模的马拉松赛事,其举办的意义可能已经远远超越了赛事的本身,这份“寸步不让”的劲儿对于每一个参与者带来的可能都会是这一年里最难忘的一份记忆!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周六是广马领物的最后一天,大多数人在结束一周的工作之后,从各地赶来广州。

 

很多选手领完包之后就换上了参赛T恤,迫不及待地进入了比赛状态。并且在每一个有广马元素的地方,举着号码牌拍照纪念,这是属于跑者的仪式感。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跑马拉松,主场出战的感受会很不一样,广州马拉松也是很多老广人每年必跑的赛事。

广州本地跑者杨先生今年已经是第8年跑广马,2013年广马也是他的首马,从那之后,广马就成了他的必跑赛事。他和妻子韦女士是因为跑马拉松认识的,他们已经一起跑了二、三十场,今年他们还带着小孩来领物。

 

广马对于李春来说更像是一次跑友之间的聚会,他是和深圳洪湖跑团20多个跑友一起来的,他从2012年首届广马开始踏上赛道,“那年感觉就是痛并快乐着吧,今年主要是享受赛道。”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广马前一晚,起点已经搭建完毕,很多参赛选手到拱门下兴奋地拍照,明天准备大干一场。

 

不只是跑者,所有的人都沉浸其中。有很多市民带着小孩来玩,看赛道旁的大屏幕放着过去几年广马的精彩瞬间,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想,“40多公里,这得跑多久?”

 

起跑处一公里的地方,工作人员正在将路边的共享单车搬上卡车挪走,为第二天的比赛清理路面。等红绿灯的人们看着路旁放置好的蓝色路障说,“明天早上有跑步比赛,还不知道能不能骑车了。”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终点处花城广场,抬头就能看到江对面的广州塔,塔上的“广马 一马当先”以及路边旗杆上醒目的广马标示,提醒着我们一场跑者的节日即将到来。第二天将会有2万名跑者冲过终点线,终点的拱门下,会见证多少的喜悦、呐喊和眼泪。

 

比赛当天早晨5点半,步行一公里前往广州马拉松的起点,天河体育中心。

 

起点旁的道路已经被封了起来,忙了一夜的志愿者、安保人员都随意地坐在路边,有的在闲聊,有的抱着膝盖休息。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华南农业大学的大三学生黄锐龙是起点处交通安保四组的组长,他们组的任务是在起点处进行指引。广马志愿者团队中,大多是广州的大学生,赛前二十天左右就开始了志愿者的招募和培训工作。

 

他们组当天早上4点半就已经到岗,要一直持续到九点。“自己也爱运动,做广马的志愿者体验比赛的氛围,也助人为乐,并且觉得自己在融入这座城市。”

 

拱门处的志愿者们,站成一排,迎接跑者们的到来。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张海斌到的特别早,在出发处跑来跑去进行热身,他也是广马的忠实跑者,没有缺席过,今年给自己定了300的目标。“每一次跑马都很兴奋,醒得很早就来了,站前面跑得也快一点。”他印象最深的一届广马是2018年,“那一年特别冷,还下了雨,但是大家都很热情,大部分都PB了。”

 

旁边的安保人员吕大爷喝了一口保温杯里的水说,“对,2018年那次记得特别深,早上冷得不行,那年还是在海心沙。”吕大爷从首届广马开始每年都做安保工作,比赛当天3点半就到岗位了。“广马前几年人还没这么多,这几年跑步的人才开始多了。”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随着天开始变亮,起点处的跑者也逐渐多了起来,主持人带着大家做热身运动。在穿着各式跑步装备的人群中被涌着前行,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比赛就要开始了。

广州塔在赛道的22-23km处,有一个小小的折返,道路两旁都占满了人,路过的市民都停下来拍照,为他们加油。这里有赛道上最大的音乐加油站,全程加油声都没停过。多加油一声,选手们就能更快一点。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今年的广州马拉松对于资深跑者邓国敏来说,意义很重大,这已经是他的第九届广马。“我就是从广州开始跑步的,所以每次回到广马都感觉特别亲切。”

 

“记得刚开始跑马拉松的时候就有人跟我说,跑马拉松在自己主场PB感觉是最好的,最有成就感的。”今年广马,他跑了226,成功PB。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距终点一公里的海心岛和广州塔隔江相望,过了这座桥,拐个弯就是终点。主持人激动的声音已经能听得到了,跑者们用尽最后的力气向终点冲刺,并对着相机摆出最酷的姿势。

 

贾俄仁加没有穿粉色短裤,第一个冲过终点。丁常琴和关思杨夫妻档出战,分别拿下女子冠军男子季军。

 

而对于大众选手来说,最大的目标可能就是超越自己,PB、破三、或者完成首马…希望在今年的最后一场,能够实现。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赛后的拉伸区,大多数跑者都脱掉鞋子,坐在地上,有的人甚至腿抽筋都无法站起来,但是比起身体上的痛苦,脸上的开心更加抑制不住,兴奋得拿着完赛奖牌自拍。

 

终点的出口处,很多人拿着花束在等待家人、朋友,下楼梯都是一步一步挪,朋友间一边交流比赛感受,还相互开玩笑,“你都这副德行了,挪着下楼梯还要玩手机。”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7小时后,终点花城广场的人群逐渐散去,但空气里那份热火的劲头似乎还意犹未尽。42.195公里总会有尽头,但每一个人前进的步伐却不会暂停。2020,我们有过太多可以放弃的借口,但每个站上起跑线的人都用最后的坚持顶了下来,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去期待那个更加美好的明天呢?

现场 | 20000人的42.195公里 广马未跑够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361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