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路跑

人物 | 大器晚成吴向东

图片

图片

图片

吴向东在徐州马拉松跑了2:11:36,他对这个成绩很满意。

为了这场比赛,他准备了三个月,赛前给自己定了2:11:30的目标,也就是东京奥运会的达标线,这也是在去年南京大幅PB之后就决定了。

徐马跑了第五,前四名都跑进了奥运达标线,他只差6秒,“我觉得没有什么遗憾的,在这个身体条件下我已经尽力了,对这个成绩也很满意。”

 

图片

赛前3个月,吴向东一直在云南呈贡训练,当时他就有点感冒了,一直在吃药,到了徐州病情没有好转反而加重了,两个教练都建议他弃赛,他决定当天早上再看看情况,早上起来感觉还好,还是决定去比赛。“我觉得冬训这3个月一直在云南训练,练了这么久不去比赛的话,真的很可惜。”

赛前他练得很努力,本来想提前两周下高原,董国建他们建议:“这太早了,高原红利会享受不到。”后来他提前7天回到合肥,和家人呆了几天,还提了一辆特斯拉3顺便上了个牌照。

图片

虽然他把奥运达标线当作自己的目标,但吴向东坦言自己对奥运会其实还没有什么概念,甚至并不觉得自己会去参加奥运会。“我觉得奥运离自己还很遥远,现在只是希望自己下一步能够达到这个标准。”

不过他对自己达标奥运仍然充满信心,“如果下一届奥运会还是这个标准的话,我觉得没有问题,但是下一个4年,江山代有才人出,可能又会出来很多年轻、高水平运动员,我觉得自己还是要努力去提高。”

 

图片

图片

吴向东的首马是在2015年,跑了2小时27分,这算是个不错的成绩。但此后几年的成绩一直停滞不前,直到2019年的衡水湖马拉松才跑到了2:20:41,5年才PB了7分钟。

他一度为此很苦恼,早在2018年就有多位体制外的选手跑进220,甚至更好的成绩,而他2009年就进了省队,一直在体制内训练,直到2019年还在为突破220大关而苦恼,甚至一度想过退役,就不跑马拉松了。

 

图片

“那几年的突破不是很大,不过确实是自己训练不够努力,前几年还是体制内运动员的思想,对这方面没有过多的追求。这两年随着马拉松的火爆和商业化的发展,就觉得自己要更加努力,现在我对这个成绩的追求也更大了,所以愿意付出的也会更多。”

直到2020年,多年的努力终于迎来大爆发。

 

1月厦门马拉松 2:17:50,国内第二;

9月太原马拉松 2:15:52,季军;

11月南京马拉松 2:12:50,第六;

2021年徐州马拉松 2:11:36,第五。

 

图片

“其实我觉得我在2019年就具备了打开220的水平,实力是有的,但是怎么跑都跑不进,甚至都想退役不练了,但还是不管怎么样,就想打开220。”

 

直到厦门马拉松,终于跑了2:17:50,这也让他更加坚定了继续跑马拉松的想法。“人就是很贪心的,当你跑出一个成绩,你就会对之后有更多的憧憬。我觉得厦马也不是一个非常出成绩的赛道,这样我都跑了217,肯定会想要更好的成绩。”

 

其实,吴向东的成绩并不是突然爆发的,几年来他一直在认真训练,为不断的突破做准备。“这一年进步这么多,我觉得还是之前在云南呈贡训练,打下的基础比较牢有关系,练的比较系统,最终效果也很好。”

 

图片

2011年开始,吴向东基本每年冬训都前往云南,跟随张国伟教练,和董国建、杨绍辉他们一起训练。“云南的训练水平比较高,和他们这些高水平运动员一起练,他们训练很认真,能够更加督促自己。如果你想要更好的成绩,就是要付出更多。”

在平时的训练中,吴向东和董国建、杨绍辉他们的训练内容完全一致,他们跑多少,他也会跑多少。“最大的感受就是觉得跟他们的差距很大,还是有一道鸿沟一样的存在,被按到地上摩擦的感觉。”

 

图片

但是他并不觉得这道鸿沟是在于天赋、年龄或是身体条件,“主要还是训练强度有差别,长距离、有氧训练我跟他们水平差不多,主要在间歇跑和强度课上跟他们的差距非常大,他们对自己也非常狠。”

另外,在高原训练,他觉得自己和其他人相比,高原适应性差一点,“我感觉在高原上练得没有他们好。”

图片

图片

吴向东在微博上是个跑圈红人,经常会发微博,与网友互动,大家亲切地叫他“会长”。

当然,此“会长”非彼“会长”。很多人不知道这个绰号的由来,其实是在2019年西安马拉松赛前,他没注意一头撞到了一堵玻璃墙上,撞懵之后玻璃和头都完好无损,第二天还拿了国内第一,师弟许乐就给他起了个绰号,“铁头功协会会长”,而许乐也成了副会长。

 

图片

问到他觉得自己算不算网红,他说“没有吧?我算不上网红吧,微博粉丝才一万出头”。(所以,这篇文章发出去之后,会长可以涨粉吗?)

 

虽然会长的微博粉丝只有一万多,但都是铁粉,每条微博的留言互动量都很高。

 

2020年初终于跑进220时,有很多粉丝给他发去祝贺。“这么多粉丝算是陪伴我走过来,看着我成长的,感觉努力还是有回报的,别人都看在眼里,他们的祝贺让我非常开心。”

 

图片

他平时在微博上经常会发一些小视频,有的是和彭建华、董国建、杨绍辉、师弟许乐的日sha常diao视频,也有一些训练视频,在徐州马拉松的直播间,会长冲线的时候,评论里都在为他加油。

如果关注会长微博很久,就会知道他最初发小视频还是挺频繁的,也是这样让很多人认识了他,“一般是我教练或师弟帮我拍,其实相比于拍自己来说,我拍别人要更多一点。”所以,大家希望会长以后多拍点什么视频呢?@马拉松吴向东

 

图片

除了陪家人、玩微博之外,会长平时比较喜欢玩电子产品,“我平时会玩游戏,也对拍照感兴趣,还有大疆无人机,我也喜欢拍一拍自己剪视频,各种各样的电子产品,VR、电脑什么的我都玩。”然后还补充了一句,“你看我买车也是买了个特斯拉,也和数码比较有关系”。嗯,我知道了。

 

图片

图片

别人比赛完大多会按摩、休息,会长去逛了宜家。

 

“因为合肥没有宜家,我看到徐州有一个好大的宜家就去逛了一下,下个月宝宝就要出生了,就去看看有没有适合小孩子的家具。”

 

今年29岁的会长,即将迎来奶爸新身份。

 

图片

不过他对于这个还未出世的小宝宝,感觉还没有那么强烈,“可能真的要等到见面的那一刻才会有感觉吧。”

 

由于运动员的特殊身份,一年中有很长时间都在外训,不免会少了很多陪伴家人的时间,这也让他对家人、太太心怀愧疚,“压力在我太太那边比较多一点,我3个月都不在她身边,她平时真的很辛苦。”

“因为职业的特殊性,你要对你的成绩有所追求,我们都希望自己变得更强、更快,但是没办法,背后就是要牺牲掉一些陪伴家人的时间和精力,我家人也都还蛮支持我的,我希望他们也能更加支持我,我还可以在这条路上再走几年。”

 

图片

平常和云南队一起训练,他也会跟董国建、杨绍辉这些已经当父亲的人取经,平时跑步训练的时候都在聊孩子这方面的事情。“比如杨绍辉有时候要带太太孩子去医院,他要请假就会很早自己起来练,他也很辛苦,所以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我还是很佩服他的。”

 

吴向东每年冬训、夏训大多是在云南度过,家人都在合肥,平常没有办法一直陪在家人身边,只能做好当下的事情,努力跑出成绩,给他们更好的生活。

图片

“豆哥(董国建)、杨绍辉他们已经当了父亲,我以后也要走他们走过的路,感觉确实有很多时候是没有办法陪伴那么多的,他们家就在云南还好,像我一年有半年都呆在云南,我太太那边就要付出很多。对于孩子我只能说尽力给ta提供一个更好的环境,但是陪伴这方面肯定是会有所牺牲的。”

 

图片

图片

28岁的时候才打开220,吴向东算是大器晚成。

 

但他并不觉得年龄对他来说是个困扰,即使徐州马拉松30岁以上的男子精英运动员只有一个,猜猜是谁

“对我目前来说30出头并不是问题。现在马拉松运动员超过30岁的人这么少,我觉得还是产业化发展太迟的结果,比如说4年后再选拔奥运队员,我们现在这些90出头的同龄运动员都是30多,也一定还在赛场上,像徐州这样的比赛,30岁以上的运动员一定会越来越多,这是一个趋势。”

 

图片

谈到目前的计划,他说想要先打开2小时11分,以210开头的成绩和大家见面。“这也是我近两年来最想做的事,可能长远一点,就是能成为209的选手,那就更牛了。”

 

再想得长远一点,至少要跑到像豆哥那么大,“像豆哥其实如果有一个好的环境,他一定可以实现梦想,至少会把全国纪录给破了,他现在34岁还在突破着自己的极限,我也可以。”

 

“大家都在进步,你不走人家都推着你都往前走,去年年初刚刚跑进220的时候,我也不敢想现在能跑到211,所以未来到底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图片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378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