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人物

人物|Molly Seidel ,第三场马拉松,收获奥运铜牌

图片

东京时间的 8 月 6 日晚间八时三刻,经过国际田联和东京奥组委的紧急协商,决定将东京奥运会女子马拉松的比赛时间从早晨的 7 点提前到 6 点(东京时间)。

此时此刻的 Molly Seidel 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吃着晚餐,听到消息后的她立刻丢掉手上的餐具,转身就跑到床上开始睡觉,她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一场实现自己儿时梦想的比赛。

2004 年,9 岁的 Molly 在纸上写下了自己最大的愿望和梦想,“我希望我能参加奥运,并获得金牌。”美国奥运选拔赛后,我们在文章《Molly Seidel:我的第二场马拉松就是奥运会中,回顾了 Molly 曾经追逐梦想的经历。

 

在 Molly 生日那天,姐姐送给了她一个绣着“USA”字样的手链;Molly 戴上它并发誓在她获得奖牌之前不会脱下它。“所以我认为我的脑海里可能有一点灵感,好吧,也许我可以做到这一点,”她说,“我今天要剪掉它。”

17 年后,2021 年 8 月7 日的早晨 6 点,站在札幌市大通公园起点线前的 Molly,用实际行动实现了自己四分之三的梦想。

但在比赛结束之前,你永远都不能确信梦想是否真的能够成为现实。

 

图片
Molly Seidel(左一)即将站上领奖台

无论赛前你看了多少篇关于比赛的前瞻预测,Molly Seidel 的名字可能都不会出现在争夺奖牌的名单里。这个只跑过两次全马,最好成绩才 2:25:13 的新人选手,很难让人相信她能够在大牌聚集的奥运会赛道上脱颖而出。

赛前整理装备的时候,Molly 的教练让她带上白色的领奖服,她很疑惑,觉得自己似乎并不需要,毕竟她并没有给自己的札幌之行定下过高的期望,目标也仅仅是进入前 10 名而已,最好可能是前五。

只是教练的回答也许会让 Molly 有一点点开心:“以防万一你可能需要它。”

是的,她需要它。

图片

图片

站在大通公园的起点,气温已经升至 27 度,湿度高达 78% ,冉冉升起的太阳和不断四射的阳光将赛道照得通亮,一声枪响,Molly Seidel 便再也没有回头的冲了出去。

炎热的天气对每一个选手都是巨大的挑战,起跑没多久汗水就已经浸透了背心和短裤,皮肤被晒得通红,比赛的速度很慢,前半程还没人愿意站出来,Molly 稳稳地占据着第一集团的前排,用自己的节奏稳住了阵脚。

 

图片

Molly Seidel 在东京奥运会马拉松比赛中

“我希望天气能够炎热多风,我知道很多选手可以在很好的环境里跑出好成绩,但我会在逆境中一点一点的茁壮成长,当事情变的艰难时,这就是我的强项。

 

在威斯康星州长大并在印第安纳州南本德上大学,为Molly 提供了炎热潮湿的夏天体验。在最后的备赛周期中,她还进行了大量的高温和湿度训练,经常在 35 到 40 度的天气中与她的奥运马拉松队友 Aliphine Tuliamuk 一起训练

她说,弗拉格斯塔夫—通常是干燥的—有一个比大多数时候更潮湿的夏天。有时两人会向南行驶大约一个小时到佛得角营地,那里可能会比较潮湿。Seidel 还从 Kastor  (美国马拉松纪录保持者和 2004 年雅典奥运会铜牌得主) 的雅典训练日志中撕下一页:“我会穿着厚重的棉质 T 恤或棉质运动衫训练,只是因为它会让你出汗,” Seidel 说,“我们总是开玩笑说棉花是最初的性能面料。”

 

比赛的过程谈不上有多精彩和激烈,赛道上没人在考虑奥运会纪录、个人最佳成绩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第一集团从密密麻麻到只剩五人足足花了 2 个小时,没人领跑也无人跟跑,但每个人的心里都知道,在这场热到怀疑人生的比赛里,最强的运动员会拿走胜利,而不是最快的。

 

图片
Molly Seidel 在东京奥运会马拉松比赛中

半程之后,Molly 决定采取行动开启自己的节奏,这是她比赛的战术,尽管看起来会让人担心后半程的表现,但她还是毅然决然的从第一集团的人群之中跑了出来,与这个世界上最快的一群女性运动员并排前行。

“我想成为一只斗牛犬,我不要让其他人踩到我的身上。我今天的目标就是要让所有这些经验丰富的马拉松运动员们在心理思考:’这个女孩到底是谁?’”

Molly 说到做到了,直到 40 公里她都没有丝毫的放松,用她小小的身躯对抗着札幌的高温。在 Jepchirchir 不留情面的加速之后,Molly 眼看着肯尼亚裔以色列人 Lonah Chemtai SALPETER 停下了脚步,她目光坚定地朝着终点跑去。

位于大通公园的终点拱门前的 400 米直道被太阳晒得发烫,Molly 思绪万千。

图片

图片

2020 年亚特兰大美国选拔赛前的两个月,Molly 第一次公开了自己过去接受饮食失调治疗以及她与强迫症、抑郁症和焦虑斗争的故事。在过往的大学生活里,Molly 一度认为会早早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那时的她,是拥有四个全国冠军头衔,NCAA 长距离项目中的“明日之星”。

图片

用新的身体和新的饮食方式,重新开始学习跑步或者就回归简单地生活,这是她所经历的最艰难的部分。Molly 没有放弃自己,2016 年的那个夏天,Molly 开始接受四个月的强化进食障碍康复治疗,还花了两年时间接受心理治疗。

 

恢复过程复杂而漫长,随着 Molly 饮食失调的好转,她的跑步也在恢复。当2019 年在摇滚圣安东尼奥半马以 1:10:27 达标奥运选拔后,她觉得不妨趁这个机会试试首马。2020 年初的休斯顿半马,她一路追着 Molly Huddle 跨过终点,以 1:09:35 的成绩成为全美第三。

在2020年奥运选拔赛上,Molly 以 2:27:31 第二名的成绩冲过终点线,在自己的人生首马就达标了奥运资格,也成为了那场比赛中最大的黑马。Molly 以为自己迎来了新的生活,但没过多久,Molly 的饮食失调症复发了。

 

图片

她回到威斯康辛的老家,每天与亲人待在一起,再一次接受治疗。奥运会的推迟让她的恢复周期得到了保证,不论是心理上的还是能力上的。

2020 年的 8 月,Molly 飞到了亚利桑那州的弗拉格斯塔夫进行高原训练,在那里,她完成了 12 周的马拉松训练计划,每周跑步超过 201 公里以及吃大量食物,然后前往伦敦完成了她这个新人选手的第二场马拉松比赛。

 

图片

Molly Seidel 在东京奥运会马拉松比赛中

 

“我喜欢马拉松的感觉,我喜欢那种缓慢的研磨并在最后将其压碎的感觉。这与一些短距离的比赛非常不同,我喜欢这场比赛。”

在札幌的 42.195 公里,Molly 用 2:27:46 的成绩完成了她人生的第三次比赛,以及第一块奥运会铜牌,冲过终点线的 Molly 大声喊叫着,她成为继Joan Benoit Samuelson(1984年金牌)和 Deena Kastor(2004年银牌)之后,第三位在奥运会马拉松赛场上获得奖牌的美国女性。

 

图片
冲过东京奥运会马拉松比赛终点后,Molly Seidel 握拳庆祝

这是属于 Molly 的时刻,赛后的采访中 Molly 泪洒镜头,“我仍然不敢相信。来到这里已经是梦想成真了,今天能够在这里站出来,我很震惊,我到现在仍然都还是不敢相信。”

在威斯康辛州的老家,Molly 的家人们正在疯狂的庆祝,而拿下铜牌的 Molly 唯一希望是:“我太累了,请帮我喝杯啤酒。” 

 

图片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40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