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路跑

一百天的想念 – 写在白银事件后

在想写以下文字的时候,等待了两年的UTMB还没有开始。但也心里格外清楚,再有期盼开赛的澎湃,也见不到那个曾经很熟悉,也燃烧的身影—梁晶了。2019年 UTMB 开赛前,在霞幕尼的他曾拉着赵家驹,示意到有国旗背景的木屋前接受采访,“有国才有家”。

等到了时隔2年的殿堂级 UTMB 在《征服天堂》的背景声中开赛,也等到了又不得不直面死亡的悲伤消息——捷克选手坠崖过世。当TDS组女子冠军 Manon BOHARD 冲线时,流下的眼泪,可能是很多人的心声。当UTMB 在开赛前全体击掌 30 秒,向过去一年越野届发生的一切的时候致敬时,有些再也回不来了。

又是越野,又是意外,纵有直升飞机第一时间搜救,保障体系的完善,但也无力挽回这位选手的生命。在探索自然、征服自然的路上,又一位勇士倒下,换来人们本就没有完全平静的内心涌起的灰暗。

纵然运动都有风险,极限运动尤是。一系列数据证明,即便是死亡似乎也不能减少运动爱好者对极限运动的热爱。人类挑战恐惧与死亡的脚步从未停止。但,所有的运动爱好者,或关心运动的人,都不希望看到这些挑战者们生命静止,就再也没有了挑战的机会。

今年的越野,本在疫情的长久侵袭下,格外艰难,但艰难中所有人的虔诚没换来命运的开恩,反是被加以魔咒,让每一步,都沉重。

从 5 月 22 日白银事件以来,到今天,整整 100 天了。

这 100 天,世界仍忙忙碌碌,吵吵闹闹,交加悲喜从未退场。这 100 天,有关体育,有关跑步,有关越野发生着很多很多的故事。这 100 天,当内心远离纷扰,片刻宁静时,还是会想起那些在赛道上消逝的生命。虽然我们从未消散过的纪念微不足道,但仍愿用真诚凝聚一份力量,让更多人记住生活,记住这些情绪格外浓烈的时刻,带着对运动的敬意,继续前行。

这 100 天里,崇礼 168 在开赛前直接熔断,越山向海人车接力中国赛也从 6 月延到了 8 月,8 月延到了未知。大众跑者想参加一场比赛,极其艰难。和疫情刚爆发赛事大规模取消时的心情还有所不同,那时是根本不抱希望,而现在则是每当燃起希望时,就会有一盆冷水凶猛的扑下来。

这 100 天里,命运多舛、提心吊胆的奥运会终于开了。哪怕就在开赛后,也还是有不和谐的声音威胁:不排除停赛的风险。短短两周,有很多让内心激动,兴奋的时刻,让我们意识到,体育终究是黑暗隧道那束能温暖人心的微光。

这 100 天里,有关中国越野仍时不时会被提起。总局印发的暂停通知、甘肃公布 “5·22” 调查结果,总局联合 11 部门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体育赛事活动安全监管服务的意见》,四川打头炮,发布了越野办赛指南意见稿和越野跑类赛事办赛指南。但有关中国越野更明晰、科学和具有执行性的指引似乎还在酝酿中。

这 100 天里,时常会在社交平台上,输入梁晶、黄关军、黄印斌、曹朋飞等遇难者的名字,消息就冷冰冰地停留在 100 天前那让人错愕、难过和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回忆中。他们有限的消息永远不再会有本人的更新了。

也会时不时去梁晶夫人的社交媒体里看看,她记录的每一条消息都让人感受着内心无法缝合的那份痛楚:他们第一次出国比赛,她第一次参加比赛的证书,小八百会搭积木了,要去体检了,会站上电动车了,会蹦蹦跳跳地跑到怀里要抱抱了。

小生命的成长点点滴滴都会给妈妈带来内心的感动。这份感动,只有成为父母才能体会得到。可这份喜悦,她再也没有亲密的爱人可分享。彻夜难眠时,她会用照片和简单的文字思念在远方的他,每个字都如针般,扎在她千疮百孔的心里。日子再难,她还是要佯装坚强,因为她是孩子成长路上唯一的依靠。

想让时间快点走,不知这样是否能抚平她内心难以愈合的创伤,又想让时间慢点过,因为万一她始终走不出来,不想让她在未来还得承受多一点的痛苦。其他 20 个家庭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躲在悲伤阴影中的他们又何来的勇气和力量面对这注定将是永远都无法弥补的创伤和痛。是的,所有的安慰都没有力量,这份伤痛只有他们自己才能走出来。而走出来,不过也只是一份说辞。只是不想再提起罢了。

人至中年,才知道生活的艰难。那些沮丧、难过和无奈不是你说想战胜就能战胜的。所以我们才坚持运动,抵抗机能的退化,用多巴胺消解坏情绪的干扰,用尽可能的挑战证明内心不妥协的渴望。

曾与很多人同行,却消失在风里的那些身影,我们会一直想你们的。而对你们的想念,最好的寄托方式,就是认真生活,认真运动,直至我们再相遇。

希望赛事早点开启。希望每个爱运动的人,平安出发,然后归来。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41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