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路跑

人物|曹茉婕 现实欠她一枚全运会金牌

图片

我们习惯了记录场上的胜利者,并用诸多笔墨对其表达赞叹,钦佩之情,我们也该去更多关注赛场上那些不能简单用胜利或失败划分的奔跑者。他们或许没好的名次,亮眼的成绩,但他们站上赛场的故事同样值得被记录和传颂

今天的主人公在此次西安全运的田径赛道上参加了女子 5000 米、10000 米和马拉松三项争夺。成绩并不如意:5000 米第 14 名,10000 米第 8 名,马拉松未完赛。但这一切并不妨碍我们仍渴望记录下她看似平凡但却不平凡的复出之路。

 

她是来自青海的曹茉婕,一位 29 岁的妈妈选手。

图片
图片

“你以为我白天忙,不回微信是为什么呀,我在牧区放牧呢。没有信号。八点多我把牛和羊圈起来,回到城里有 WiFi 的房间,才看到微信。”等待了一天多,终于联系上了曹茉婕。她的回答让习惯了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生活的人很是诧异。

不像其他运动员终于悠闲地挥霍假期那样,牧区长大的曹茉婕回家又开始了早已习惯的放牧生活,索性带着娃去。

全运会的浓稠别绪早被日常琐碎的生活搁一边。这是曹茉婕的第三次全运会了。2013 年初出茅庐拿到万米金牌后,她被看做是青海的骄傲,中国田径的新希望。可四年后,正当年的她却经历了现实不公的对待。

 

图片

抱着夺取马拉松金牌的希望而去,临近尾声时被王佳丽甩开,最终以不到 3 分钟的差距收获亚军,曹茉婕当场洒泪。

回头看真是屈居亚军,因为王佳丽兴奋剂问题,马拉松比赛的成绩和名次被中国田协的通报里写得非常清楚:取消。

但无奈现实是一笔糊涂账。全运没像奥运会那样,有递补奖牌的程序和规定。于是,茉婕四年前非常在乎的一枚金牌就这样飞掉了。

 

图片

曹茉婕回忆道,当时看到消息,其实心里也有过不平静,“人嘛,都会有想法。我也想过,这个冠军终于是我的了,但也不知道现实是怎么弄的。”毕竟,从安置,奖金等看,金银的待遇还是天壤之别。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就这样被不公平竞争所连累。“这大概就是命吧。”现在再回想,她早已平静。

图片
图片

天津战罢,曹茉婕走入婚姻殿堂,丈夫是圈外人——当地一位牧民。她的想法很朴实:全运会参与两届了,自己伤又特别多,要不就暂告赛场结婚生娃吧。

虽然没打退役报告。但曹茉婕西安周期有了很大的变化。2019 年年初,她成为了一个可爱小公主的妈妈。

“跑步”和当“妈妈”哪个更累呢?曹茉婕选择了后者,“当妈妈是精神上的累,有时真谈不上是享受,累得更多些。”尤其是孩子还小,根本无法沟通的时候,这种感觉尤其明显。

孩子 10 个月大时,曹茉婕做出了一个决定:主动请缨,备战全运。一是看自己还能不能跑,能跑到什么程度,再一个青海这个中长跑强省,后备人才不足,能跑的少,“我在的项目没人了”。

回来注定不轻松。减重是一道难题。10 公斤的体重,想减下去,她穿着降体服,一圈圈地跑,但效果不那么明显。

开启备战,和娃不能黏着了。最开始一星期见一次,后来一个月见一次。有时家人抱着娃在训练场周边给她看一眼,有时也只能开着视频,捕捉娃一颦一笑的远空画面。曹茉婕说,一天只要没事儿,闲下来就给家打电话,七八个都不多。

队里的领导虽对她仍有期待—比如能不能再拿个奖牌。但有时也劝她,如果身体不行,也别勉强,“别把自己搞那么累,该干教练就干教练,你做什么选择我们都支持。”

 

图片

备战的过程虽煎熬且痛苦,但曹茉婕说,自己没有一刻动摇过选择,“迈开腿跑起来,耳边有风的感觉特别好。生完孩子还能找到这种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感觉,真好。”

回忆前两届全运,曹茉婕说,她知道队里指着自己拿金牌,“虽然不明说,但全都去看你比赛,敲锣打鼓,声势浩大。让你觉得压力特别大。”

但在西安,曹茉婕的心态变了。开赛前,她对自己说——我不敢想象能有什么水平发挥,在体力和身体机能下降的情况下,能达到一个怎样的水准。但回到赛场,就是胜利。

万米第八,5000 米第 14,女子马拉松到 20 公里处时,曹茉婕选择了退赛。

“前一天开技术会议,知道会是大雨比赛时,心里就有点抵触,因为我身体非常不适应大雨。过去这些年也没雨战的经历。”果然,不舒服的感觉一直缠绕着她——雨太大,身体全是僵的。曹茉婕说,“自己也有过’不管成绩如何,怎么也坚持跑完的想法’,但在手臂、腿发僵的部位越来越多时,选择了不勉强自己—放弃。生完孩子就觉得,身体还是最重要的。其他都是次要的。”

退下来的那一刻,曹茉婕说:没有遗憾。因为我已跑到跑不动为止,再也不能坚持了。虽没为青海拿到一枚哪怕是奖牌,她还是站好最后一班岗。这是老将的担当。

图片

图片

现在的曹茉婕在青海中长跑队,身份类似云南的董国建,队员兼教练。作为助理教练的她,手下的队员正是 00 后即将迎来 21 岁生日的仁青东知布。

从她 2019 年 11 月开启恢复时,就是跟仁青在一起训练的。“那时他在队里还特别小,但训练能扛得住。他的训练我是都看在眼里的。冬训时他在徐州跑到了211,大幅提升了 PB,我就感觉他全运会拿不了冠军也至少拿个牌。”

 

图片

曹茉婕说,她看着西安大雨在想,“我肯定不行了,就看仁青的了。因为他不耐热,热了他受不了。他属于在雨里特兴奋的类型,对他来说,这是最好的环境。”因为仁青有过在训练中忽遇大雨,但特别能调动自己的经历,这些都被擅长观察的曹茉婕记在心里。

所以在外界看来,仁青是黑马,是意外。但在曹茉婕眼里,“仁青拿到冠军,在我意料之中,也特别高兴。青海类似中国的肯尼亚,在中长跑项目优势明显。我对他的期待——希望未来能把全国纪录给破了,让这项纪录留在我们青海。”

 

图片

这些年马拉松在国内的兴起,让运动员多了很多的选择。但印象中,曹茉婕不热衷于参加这些又赚存在感又赚奖金的商业赛事。“我很少参加这些商业赛事,一是听队里的安排,以锦标赛这些为主;二是我全身上下都是伤,能跑就是很幸福的事儿了,没太多精力去比这些。”

她也不羡慕那些赚得盆满钵满的运动员,“听着谁签了赞助或者拿了冠军,也就是当个消息听一下,我不羡慕她们。有时看她们跑的成绩也一般般,230 多,甚至 240。我就拿着自己的死工资,有自己的生活,把女儿培养好,就足够了。”

仁青的出现,让曹茉婕又欣喜又有点笑自己,“也许我选择回来有点多余吧,那时也是觉得自己要担起这个担子。但这次证明,小队员成长起来了。”

曹茉婕说,西安该是自己最后一届全运会了。虽然未来怎么规划,她没完全想好。但她会在陪伴女儿成长的路上,让女儿也爱上体育。但她不要求或希望女儿走职业之路,当个业余高手就挺好。

 

图片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427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