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人物

人物|​没有微博的全运马拉松冠军仁青:渴望跑进210,跑进巴黎

图片

终于放了假的运动员们,有的去动物园游乐场,过足了瘾;有的拖家带口找个酒店去度假;有的忙着走穴赚点钱;有的已经开始比赛;还有的回到牧区,继续风吹草低见牛羊……

没错,今天的主人公是此次西安全运会男子马拉松在雨战中凭借最后热血冲刺,从本擅长冲刺的彭建华手里,把冠军抢走的仁青东知布。

这枚金牌,是本届全运会青海代表团唯一的金牌。到场观战的代表团领导和教练,终于在近闭幕时,松了一口气。虽然官方取消了各省市间明目张胆的金牌榜竞争,但金牌对代表团的意义仍不言而喻。

 

图片

这枚金牌让青海这个“中长跑”强省,连续三届全运会,都有马拉松奖牌(其实是金牌)入账:2013 年的尹顺金,2017 年的曹茉婕(冠军王佳丽因兴奋剂成绩被取消)。

00 后小将,个人的第四场全马,大雨中 2 小时 14 分 26 秒的成绩,练习跑马一年多,这一个个标签足够让这个青海小将的跑马生涯神秘且如此的与众不同。虽不能就此定义传奇或天才之类的,毕竟,一场比赛而已。但我们无比期待着,这个新的起点,会给仁青东知布,会给青海,会给中国马拉松新周期新格局带来新的血液和变化。

毕竟,董国建、彭建华和杨绍辉作为中国马拉松金字塔顶层的人物,也需要接受新的挑战。有竞争,有压力,才会让大家更有动力。

图片
图片

回到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县青海湖乡达玉五谷村,仁青(藏语吉祥如意)又恢复了他放羊(牛)娃的身份。

白天在牧区,围绕着近 200 只牛和羊,或者看着大片大片的云朵聚了又散,晒太阳,发呆。清闲时,仁青说,“就去跑跑步,50 分钟 – 1 小时慢跑,当放松。”跑完就去看看他的牛和羊。可惜,NBA赛季还没开始,他平日里为数不多的业余爱好——看球还不能奢侈地享受。

虽然自嘲打球不怎么样,但不妨碍他沉在竞争充满着球员毛孔里的NBA世界里。镁光灯下无处不在的竞争,想成为王者背后难以想象的付出和努力,他们身上对胜利的渴望都让仁青东知布欣赏并受鼓舞。而他的偶像是已去世的科比。

他不像 00 后 Z 时代的年轻人一样,手机不离手。甚至即使拿到冠军后,也没想着说,早点开通微博和抖音账户平台,赶紧把自己包装一下,走上一条红人之路。骨子里,他不是个爱热闹的人。

 

虽然牧区的乡里乡亲们也大多都知道仁青拿了冠军。彼此碰到时,也都会寒暄中向他表示祝贺。但家里和他相依为命,从小带他一起长大,放了一辈子牧的爷爷奶奶也只是知道一个“冠军”而已,觉得“孙子有出息了”。仁青也试着跟他们解释,“这个冠军四年一次,好多人都来比”。也只是换来爷爷奶奶笑一笑。解释完,仁青说,“他们其实还是什么都不懂”。

冠军,改变了仁青,也似乎没改变什么。他还是那么低调,谦逊,不太会说。

图片
图片

回到西安那场让很多人畏惧的雨战。其实,仁青东知布一早得知下雨的消息时,心里没那么抵触,恐惧。用他的话说,“有雨我更来劲儿”。大青海肯定没南方那么雨水多,但仁青偏偏是“耐雨不耐热”。

这话不是凭空说的。在备战全运会的一次日常训练中,教练苏伟安排了 20 公里跑的内容。忽降大雨。仁青在雨中用时 63 分钟,在海拔 2000米 + 的高原,有如此表现,让包括担任他助理教练的曹茉婕都是一惊。

 

图片

仁青说,在赛前苏伟教练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冲进前三,你就冲着冠军去跑。青海拿金牌就靠你了。但仁青还是不太相信教练的目标能在自己身上实现。他心里想的是,“拿个前八就不错了。”

虽然不相信教练的目标,但部署安排,仁青还是坚决贯彻了——跟上大部队。35 公里之后,找机会冲上去,拉开第一集团。

于是,38 公里后“不觉得吃力”的仁青在大雨里冲杀上前,让这场很多人看好彭建华、杨绍辉的战役出现了非常意外的搅局人物。仁青透露说,那时的自己,确实也没怎么感觉太累,太吃力,“但我最后冲刺没他们快,所以得早点上。”

 

图片

最后进入体育场后和彭建华的 PK 让人想起来还是觉得很热血。仁青虽然说“自己是什么都不想,就想着拼了”,但他还是不断地回头看,“担心他超过我。”

还真的如教练所愿,在大雨中第一个冲过终点线。青海代表团的人表扬仁青,“就差个金牌了,你就最后一个真拿到了。”

 

图片
图片

从此前籍籍无名的小将到如今全运冠军加身的新的搅局者,仁青从西安一战之后,被外界寄予了更多的期待和希望。

但他看来,“这一切像个梦,还是没想到自己会是冠军。”但在实力使然和运气加持的选择中,仁青觉得,“自己运气好一点,水平还没达到。”不过未来,仁青也继续期待能和董国建、彭建华和杨绍辉等高手再 PK 的跑道画面。

 

图片

苏伟教练赛后再次给仁青鼓劲儿,“相信自己,你有这个实力”。

2018 年,仁青跟着青海体工队二队教练苏伟开始练 5000 米和 10000 米。2020 年 11 月的南京马拉松,因为有团体赛的任务,青海人数不够,他被临时凑数抓去跑马。虽然在不到 30 公里时崩掉了,但仍跑出了 2 小时 17 分 08 的成绩。从南京到隔年的徐州,五个多月,他把 PB 从 217 提升到了 211,距离奥运达标线仅半分之差。

2021 年的全运会。真正的成名之作。仁青说,全运冠军也给了他信心,“他们都支持我,我们队的人也期待我能跑进 210,打破国家纪录,我也会努力的。”

仁青说,其实徐州没跑进达标成绩,自己有一点点失望,“因为那时还是想去奥运会的,可惜没实现。”但那种“遗憾”,没有很强烈。

西安落幕,巴黎也就两年多的时间。全运的冠军也燃起了他的希望,“我也想着,自己能去跑个奥运会之类的。我还年轻,我还会继续跑下去的。”

 

15 号,一大早起身去牧区的仁青迎来自己 21 岁生日。用他的话说, 生日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家人一起吃个饭。

 

期待这个新冒头的小伙给中国马拉松当下带来新的流动和格局。

 

图片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430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