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路跑

纪念|​别时容易见时难,探路者飞跃队解散

图片

有些事,在结束时,不想这样让它埋没于时间的荒野。于是,会格外想留下些纪念的文字。

中国越野在过去这些年,似乎都在野江湖里自在生长。没有体制的靠山,没有铁饭碗的保障,所有人都在摸索。有的人路越走越宽,有的人很快消失于人海。来来往往,都是经历,都是成长。

魏彪在十多年前玩山地户外时,算越野这个群体极小众的那拨人。半路出家,穷酸寒苦的训练,出国门时的艰辛和困顿,他都经历过。当 2016 年机会摆在他面前时,他成就了这个机会,成就了一群人的并肩战斗——探路者飞越队成立中国越野顶尖跑者聚集于此,开始飞向世界的探索。

 

图片

过去五年间,他们跑向了世界的很多角落:港百,八百流沙,天空跑,UTMB。有成就,也有遗憾,有欢喜,骄傲,也有泪水和无助。过去五年间,有人加入,有人离开,甚至有生死两茫茫的黑暗时刻。

聚散终有时。2021 年冬天来临前,探路者飞越队由于品牌战略调整,宣告解散。曾经并肩的兄弟姐妹四散各处,再寻前路。时光回不去,经历的一切,就是成长最大的意义。

图片

魏彪说,自己心里还是个有情怀的人。中国户外越野萌芽之时,他在独自跑山。那时每次出国比赛,就感叹于外国越野文化的丰富多样。那时,他就想,什么时候,中国也能集结一帮人在国外的赛场上证明我们的强大。

2016 年,机会来了。探路者在越野跑领域发力,魏彪做了飞越队的主教练。曾经的“中国山地之王”在职业生涯中迎来转型。从单纯的只用去操心比赛,到转型为教练开始探索更多职业选手生存模式,魏彪一直没停止尝试。

 

图片

贾俄仁加,向付召,张振龙,一个个越野的热血青年被集结于麾下,开始了越野跑的长征之路。

外界看到的是一次次大赛的突破,一个个骄傲时刻的创造,但看不到的是这背后经历的太多太多的艰难时刻。比如和品牌之间的沟通和推进,想法的碰撞和说服与被说服,每个队员的选择和取舍,都要魏彪参与其中,投入精力。

 

图片

吃苦不怕,怕的是耗费精力后的无疾而终。这其中所经历的漫长撕扯,让魏彪曾想过放弃,用他的话说,“你推着公司去做这件事背后真的是太难了”。毕竟,运动员时的相对简单和纯粹与身处这个大 IP 背后所要付出的心血,无法同日而语。

但所有的付出,终究是值得的。用魏彪的话说,2018 年-2019 年,飞越队经历了最让人骄傲的两年:八百流沙,火力全开,群战港百,酣畅淋漓,天空跑冠军衫,被中国人穿上,UTMB 站上最高领奖台。代表着中国越野顶级水平的高手们开始在世界上崭露头角,写下中国运动员探索的渴望。

 

图片

从孤独的出国参赛,到并肩作战的温暖,中国越野人在野生江湖里,用最顽强的生存方式记录着不止是属于他们个体的探索。

图片

这五年间,有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梁晶。最初的他,并不在飞越队。2016 年末,被强力安利后,魏彪去搜集了各种有关梁晶的比赛信息。他被这个骨子里纯粹而坚定的人而打动。

2017 年末,贾俄仁加和向付召给魏彪推荐了梁晶这个神人,讲了很多他比赛的故事。魏彪去搜集了各种资料后,被梁晶那股劲头和骨子里的韧劲所打动。他第一次向梁晶发出加入队伍去跑港百的邀请时,梁晶拒绝了。因为他已答应了别人。

 

图片

魏彪回忆说,梁晶不管什么时候,心里都很朴实并且有很强的职业操守。在他心里,这不是钱或者名利的事儿,而是承诺。有关梁晶身上的闪光点,不管何时想起,都能让人动容。

后来,有缘的人终相遇。梁晶加入飞越队和赵家驹等开始了一段心潮澎湃的奔跑。魏彪记得很多很多他们在一起的小事儿,比如 UTMB 两次签证都没能下来的焦急,比如他贡嘎过后自己去上海的感动。一切想起来都往事如昨,那么清晰。

梁晶离去,让传奇陨落。飞越队的故事也在不可复制中,成为了回忆。

 

图片

其实对飞越队的未来,魏彪心里早有准备。一切都有结束的一天。身处品牌和队员中枢枢纽位置的他也知道,当事实摆在面前时,心中的波澜终于意难平。毕竟,那是五年无可取代的时光,是一起作战共同经历喜怒哀乐的最生动而鲜活的日子。

图片

一切从疫情开始被打乱,被搁置。赛事的暂停,隔离政策的无可撼动,让 2019 年开始的探索也不再如从前那么坚定和简单。

在魏彪看来,疫情给中国越野带来的打击或深远的影响一定是存在的。“本来这两年是提升中国越野顶级水平最好的时机。这批成熟期的选手们能延续之前的拼劲和实力,去世界的越野舞台上得到更好的提升和锻炼。”

 

图片

如今,比赛按下暂停键。顶级选手们在现实面前在找寻着多元化出路,毕竟,没了比赛,没了收入来源,先要生存,才能有继续折腾的动力。而越野跑的各品牌也在这两年间发生各种动摇。政策的倾斜。退缩和进取,收线和转移,一切都在变。不变的只能是用变化的心态和行动去应对。

一切,在魏彪眼里都是常态的,“市场法则下,优胜劣汰,飞越队之后,也是告诉我们未来需要更完整的商业模式,才能继续探索更多的可能。我相信未来还会有类似飞越队的俱乐部出现。”

 

图片

长远来看,魏彪认为,疫情的后续影响是中断了中国越野新生代势力的崛起,“他们别说看不清未来,就连当下可能都看不清。没有赛事,让他们没有了冒头的机会,这客观上推迟了新生代的抛头露面,是实力的一种断层。”在中国越野发展最快的这几年,这种打击几乎是熔断式的。

魏彪还会继续带着队员与朋友们在未来探索更多的路,还会扎在这个其实一点都不大的圈子里继续自己的光和热,还希望能见证中国越野跑职业运动员能走出去,去到更广阔的天地,有认识、实力、境界和格局等全方位的提升,也希望业余选手们能在安全的前提下,敬畏自然,敬畏生命,让这个行业走向更健康,更繁茂。

 

你对探路者飞跃队,有什么想说的?

 

图片

图片

文字CC / 编辑CC
摄影Mr. Yang、孙瑞一 / 视觉燃烧的腿毛

图片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43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