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路跑

社群|创办 11 年,破三跑者超 8 成!这个跑团是如何做到的

图片

说起跑团,各位跑者会想起哪些?

 

在上海,有一个历史悠久的跑团——老友会。自 2010 年 2 月 27 日 成立以来,老友会已经走过了 11 个年头,从最开始吸引喜欢跑马拉松的跑友,一起科学训练提高水平,到成为业余中的顶尖马拉松俱乐部;老友会是第一个以国际田联《田径项目分值表》作为基础建立跑步团体联赛的跑团,拥有长达 11 页的老友会章程……

 

11 年,老友会经历了怎样的发展过程,作为一个民间业余跑步团体,老友会又是如何凝聚跑友,成为上海最专业的大众跑团?

 

在老友会的发展过程中,有两个重要的人物,一个是上海交通大学体育系副教授贺志豪老师,另一个是高校百英里接力赛创始人 Dolphi 盗匪,他们是老友会的联合创始人,也是让老友会持续保持活力、打造专业的核心人物。

图片

图片

二十一世纪初,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飞速的时代,从无网络到有网,从电脑 QQ 到手机 QQ ,从 BBS 到贴吧、到微信,世界被网络连接地更加紧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被一根根网线拉近。

这根网线,也连接了 Dolphi 和沪上跑友们。

 

Dolphi 是本科、研究生均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的理科生。在校期间,Dolphi 只喜欢踢足球,对跑步丝毫不感兴趣。2004 年毕业参加工作之后,踢球的机会越来越少,因为缺乏运动,身体和精神状态越来越差,在医生的建议下,Dolphi 开始了跑步。

 

得益于踢足球留下的身体底子,在跑步这件事情上,Dolphi 表现得还不错,2006 年他开始了有意识的跑步训练。2007 年,Dolphi 开始泡上海交大论坛的跑步板块,与本地跑友们交流科学训练的方法。因为练得不错,Dolphi 在当年的扬州半程马拉松跑出了 1 小时 23 分钟的成绩,成为了论坛里的红人,也因此在网友的鼓励下,成为了跑步论坛的版主。“那时候没有微信,是 BBS 的天下。”

 

图片
2018年,老友会合影,Dolphi(前排左一),贺老师(后排左三)。

因为膝盖受伤,Dolphi 没能参加 2009 年的上海马拉松,只能在终点处等待。这一幕被上海交通大学的体育副教授贺志豪老师见到了,老友会最初最重要的两个人物就此结识。

 

2010 年 2 月 27 日,在贺老师、Dolphi 、谢智亭和贝贝四人的倡议下,老友会正式建立,他们也是老友会四名初创成员。“最初的目的是为了容纳交大喜欢跑马拉松的跑友一起科学训练,提高水平。”贺老师说,还有一个重任,就是把Dolphi 的伤病治疗好。

 

图片

老友会的会员在田径场训练。

第一次的训练,四人从基础知识开始学习,教练由贺老师担任。5 月之后,老友会的成员增加,那时每周六的下午,在交大徐汇田径场,总有一批老友会的会员聚在一起训练。

 

这便是老友会的雏形,会员多以交大的校友为主。第一年的固定成员在二十人左右。在那个智能手机还不发达普及的年代,跑友们之间的交流和沟通大多是在 BBS 和 QQ 上进行,训练的时间计划,会员们之间的交流,组织各种比赛等等。当时,如果有人在论坛上发了一个训练数据,会有一堆人出来反馈跟帖分析,很是热闹。

老友会从业余跑团到正规化、标准化、专业化跑团,从立足交大到放眼全上海,从 2011 年开始。

图片图片

 

老友会创立一年后,Dolphi 和贺老师发现社会团体对跑步训练的需求要远远大于学校,于是决定老友会面向上海社会,要做业余跑步中的顶尖俱乐部”。

2011 年初,Dolphi 推动制定了《老友会章程》1.0 版本,规定了测试项目、积分和达标等级,同时还基于国际田联制定了《田径项目分值表》规定了测试项目、积分和达标等级,方便会员查询。章程》面向整个上海滩的跑友们。后来,历经 5 年的不断调整和改版,《老友会章程》最终呈现出长达 11 页的完整版本。

章程出来后,老友会每月、每年都会进行 400 米到 10000 米的测验。“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做业余里面最专业的。训练专业、管理专业,组织严谨。”测试赛由经验丰富的 Dolph来安排,裁判、记时则由贺老师来把控,“掐表精确到 1% 秒,发挥我们俩的特长。”因为有交大这一固定训练基地,场地规范性得到保障

 

图片

2018年下半年,老友会 5000 米测试赛。

 

在老友会建立之前,Dolphi 已经办过许多大大小小的赛事,2016 年至今红遍大江南北的高校百英里接力赛就是由他创办。他又是学建筑出身,担任过世博馆、浦东机场建设的技术管理,“航站楼 1 千米最多 2 公分误差,对精度的要求非常高。”在这样的高标准要求下,组织半马或者全马测试时,Dolphi 会带着他的测量团队扛着工程用的全站仪去世纪公园测量场地,以求做到精准。

 

另外,老友会的会员,主要来自上海各大高校的学子,这样一群人,除了在训练方面追求极致,他们在各自的专业领域也各有所长。这让老友会早已不只是一个跑团,更像是一个能够自己策划活动、全案专业落地的的组织。“专业计时、策划组织活动、急救和志愿者,都能够自己满足,2018 年,老友会进行了计时培训,成立了计时组,老友会的测试向专业化发展,“老友会已经形成了一个闭环。

 

图片

2018年的,第三届老友会万米精英赛,

德国籍会员蒂姆创造了老友会万米精英赛的记录 31 分 23 秒。

让老友会与众不同的另一重要标志,就是训练模式

Dolphi 回忆那时候的训练,以瞎跑为主,支撑高抬腿、小步跑、后蹬、间歇跑等专业的训练手段,以前大家见都没见过,“贺老师慢慢纠正我们技术和跑姿,分析不足,针对性的进行训练。”老友会采取每周发布训练计划,周末集中合练的模式保证训练。

 

在那个对马拉松训练的认知处于苍白和欠缺的时代里,贺老师无疑带来了先进的技术。在贺老师训练课标中,素质训练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他提倡科学合理的训练方法,“要把马拉松训练引向正确的方向,”素质训练课深受欢迎。“最厉害的时候,整个交大田径场人都是满的,看上去很壮观。

 

图片
贺老师创立虎爬训练,老友会身体素质训练课中的其中一个项目。
 

罗德曼是第一批加入老友会的,就从素质课中受益颇多,也是他在短短半年时间内破三的重要因素,“强度课后一半时间在练核心力量”。贺老师带来的,不仅仅是技术上的指导,还有先进的思想。这在 10 年前的跑步环境中,对于一个跑团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贺志豪师从上海体育学院教授李国强,但他与李教练的训练风格迥异。他从不推崇跑量的堆积,在那个激进的时代,提出了“三年打基础,五年看成绩”的训练目标。

2011 年加入老友会的会员王玉林,从 326 到突破 3 小时,花了好几年时间,但在贺老师的常年执教下,现在已经能够跑进了 2 小时 30 分。

图片

图片

 

专业的叠加,循序渐进的模式,让成绩进步很快,优秀的大众跑者也越来越多。

 

2011 年,上海能够跑进 3 小时的跑者屈指可数,在贺老师的记忆中,“只有五六个人”。5 千米跑进 17 分- 17 分半,已经算是上海滩顶级的了,很少听见有跑进 16 分半,“李鹏跑 16 分 50 左右,万米勉强能够打开 35 分。”Dolphi 回忆,当时万米能够跑进36 、37 分,算是赫赫有名了。

 

图片

周其祥(右)

 

2012 年,经过在贺老师的专业训练,周其祥、王玉林都能跑到 34 分打头,但也仅仅只有两三个人。如今我们再翻开精英选手的目录,10 公里跑到 32 分已经大有人在。

周其祥算是是老友会发展历史上的一个标杆型人物,也是上海业余跑者到标杆。2014 年上马,周其祥一举跑出 2:33:19 的成绩,达标国家一级,震惊全国。“在周其祥之前,我们从来没想过可以达到国家一级。”Dolphi 说,此前,跑进 3 小时已经是所有人的终极目标,“周其祥打开‘天窗’之后,不断地就有人跟进上去。”但是出成绩后没多久,周其祥就被上海体院招走,成为了一名专业运动员。

周其祥其实在各项短距离测试中都不算是有天赋,他一开始也不是老友会里面跑得最快的,却是给所有人带来最大震撼的,“他捅破了那层大众与专业的玻璃纸,让人们看到,很多事情是有可能的”

 

图片
2019年的钻石联赛接力赛,李鹏(右四)在比赛中,
最终老友会获得第二名,第一名是上海体院。

在马拉松还没有跑出成绩的时候,陈龙、李鹏是 Dolphi 和 贺老师一致认为最有天赋的选手,“他们一出来,就把老友会的各项纪录全打破了。”李鹏坦言,正是因为在老友会的测试赛中,才激发了他的潜力,“2015 年以前,老友会是整个上海跑团组织的最好的一个。”贺老师从不把老友会当作一个单纯的跑步组织,而组织训练、比赛和带动整个上海滩跑步水平提高的俱乐部。

仅从成绩来说,在老友会员或曾经是老友会的会员中,220 以内的 1 人,占比 1%,230 以内的 12 人,约 10% 多点,240 以内的 20人 ,约 22%,300 以内大概 60 人左右,约 55% 左右 。

 

图片
2015年巴黎马拉松,法国籍会员马修成为老友会首个跑进 230 的选手。

如今细数上海滩的长跑高手,90% 都曾经参加过老友会。2020 年上海马拉松前 50 名中,23 人是老友会的成员。“全马跑到 3 小时,在老友会都不敢吭声。” Dolphi  打趣地说,“大家觉得这是一个基本的操作。”

图片
图片

 

尽管老友会培养出了一大批的优秀学员,成绩如此亮眼并且至今仍然活跃在上海跑团中,但当年仍然受到过不小的冲击。特别是在 2015 年,国内跑马的势头正昂扬,马拉松赛事拔地而起,跑马人群数量激增。在这样一种氛围的熏染之下,跑团也呈现出一种遍地开花的状态。“就像一阵风一样,”贺老师形容当时的情况,Dolphi 的感受是,“这个世界很浮躁。” 会员在那时候流失不少。

最困难的阶段是 2017 年,各大体育公司的训练营给老友会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尽管当时的这些训练营都是以品牌营销为主,跑者们却是哪儿热闹往哪儿走。罗德曼回忆,后来因为 Dolphi 的忙碌,贺老师生病,核心成员的变化,让老友会似乎有些“散”了;而最近两年,因为疫情,寻找场地变得越来越困难,能够聚在一起训练,成为了一件奢侈的事情。

图片
老友会10月跑量打卡记录。

那些长久以来一直呆在老友会心无旁骛进行训练的会员,被 Dolphi 称为“扫地僧”。好在,扫地僧们一直都在。疫情趋于常态下,近期的团练也回归日常。如今的老友会会员,不仅有六七十岁的老年跑者,也有年轻的跑二代。最活跃的,仍然是那一批中年人,他们四五点开始训练,早上六七点群里就开始打卡了。

但是在将来, Dolphi 希望老友会的生态更加完善,活动训练更加有声有色。“因为大家对老友会的认同感,能够支撑老友会长久持续地走下去,”Dolphi 也希望老友会的这种模式能够影响更多的地区,“让每个城市的跑团能够互相交流起来。” 

 

图片

Dolphi和会员们今年1月份约跑合练。

贺老师有不一样的想法,作为教练,他更期待老友会的成绩再提高,“要成为真正意义上全国顶尖的跑团。”220,健将,是贺老师的目标。的眼光长远,富有野心。老友会的成绩提高,整个上海的水平提高,全国马拉松成绩的进步,仍然是贺老师最大的希望,“那样我就可以休息了。

当然,贺老师也希望老友会这个几乎纯公益的跑团,够其能够像国外成熟的马拉松俱乐部一样,有背后支持,会员们可以无后顾之忧地专注训练,从而形成一个性的循环

“把人拉回来,”这是贺老师的另一个小小心愿。曾经有一批老友会的精英选手,因为诸多原因,如今不在老友会的正式名单里。“老会员把他们放出去的话,我觉得有点可惜。情怀上还是要回来。”

 

图片
2021 年 10 月,老友会参加阿迪达斯 5 公里 x 8 人团体赛,获得亚军。

记得十年前《章程》出来时,有一个创新举动引起了不小争议,“入会需要缴纳 100 元会员费。”跑个步竟然还要交钱?好在大家是一群热爱跑步的人,所以即便当时要收费,老友会的核心成员也稳定在 150 人到 300 人之间。

 

多年过去,老友会的会费也没有随着房价的飙升而涨价,仍然是 100元 。Dolphi 说,“这是一个仪式。

 

图片

2017年,老友会闯关赛后合影。

也许在当下这个百花齐放的时代,老友会在跑团中已不是什么稀有的存在。只不过,经历那段浮躁的时期,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求成绩和科学的训练方法,跑友们更加享受训练所带来的一点点进步的满足感了。而这种纯粹的跑步追求进步,早是十余年前罗德曼在老友会深切感受到的。

 

回望老友会的 11 载岁月,其恰恰反应一个时期的跑步文化变迁,见证一代人从 0 起步的摸索和努力;这个曾经闪耀上海滩的跑团,正是一部书写中国大众跑者奋发崛起的历史,未来也将带来新的惊喜。

 

Dolphi 说:老友会就像一个有着深厚内力的武林高手,不管世事风云变化,他始终屹立在浪头搏击,代表着上海整体顶尖水平而为全中国业余马拉松届所知晓。

你加入过跑团吗?

 

你所在的跑团又有哪些故事呢?

 

.
采访向星、舒刘洪 / 文字向星 
编辑向星视觉燃烧的腿毛
图片来源老友会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43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