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Annie Hughes – 过去两年里美国众多的顶尖越野跑选手之一,她在 2022 年的超长耐力跑步赛事中,再次向人们展示了她惊人的表现。2022 年 9 月 17日,这位 24 岁的 Hoka 签约跑者,同时也是一名大学学生,在科罗拉多州举办的 Steamboat Springs 比赛上赢得了 Run Rabbit Run 100 组别的第一名, 这是她自 4 月份以来参加百英里及以上赛事的第四次夺冠。此前,她在 1 月的 Coldwater Rumble 100、4 月的 Cocodona 250 以及 7 月的 High Lonesome 100 赛事上都一一将冠军收入囊中。
这些,都是她在各种极具挑战性的赛道上付出非凡努力的成果。但有所不同的是,在这次经过 21 小时 26 分钟、冲过 Run Rabbit Run 终点线之后,她赢得了等值十万人民币的奖金。(是的,在颁奖典礼上,她接过了其中一张,那种卡通画风的巨大支票。)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Run Rabbit Run ,是美国少有的奖金相对较高的越野跑赛事之一,同时也是在过去十年里,体育赛事中规模相对较大的一场比赛。Hughes 赢下女子组别的比赛,收获巨额支票,她还和来自亚利桑那州的 Peter Mortimer(赛事排名 12 名)一起赢得了来自团体赛的等值四万人民币元奖金。
“那并不是赛事吸引我的原因,但是,赢得那么多钱绝对是很酷的一件事情,”Hughes 说到,“我很开心我做到了,因为它最终是一场很美好的比赛,赛道非常棒,天气也很好。”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最初的越野跑赛事,更多地是在于体验漫步大自然时的喜悦与自由感,至于跑步运动或是赛事的时间、配速,这些都是次要的。这也是为什么,在越野跑运动中可以赢得如此一大笔奖金,即便对于像 Hughes 这样的顶尖跑者来说,也是十分地不常见。在过去两年里,虽然 Hughes 还赢得了 10 场 50 英里及以上的越野跑比赛,但 Run Rabbit Run 其实还是她第一次在比赛上获得了奖金的回报。
越来越多的赞助商、以及额度不断提升的奖金,正在涌入到越野跑之中。凡此种种,都正在帮助着顶尖运动员获得运动带来的”全职工资”,并且成为全球明星人物。包括在中国,虽然过去几年的越野比赛很少,但是主办方也投入了不少的奖金给到一线选手,有些赛事奖金达到了几万元之多。
但是,随着兴奋剂逐渐成为大家急切担忧的一个问题,赛事对于需要一个统一的管理机构,以及更为合理一致的药物测试的呼声也日渐增多了起来。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以往,美国最大型且引人瞩目的越野跑比赛从来没有提供过任何的奖金 – 西部100、硬石 100、Dipsea 越野赛、莱德维尔 100、山岳越野登高赛 (Mount Marathon Race)、Seven Sisters、黑山马拉松赛 – 部分赛事给出的原因很简单,付不起奖金;同时,从体育精神层面来看,奖金不是赛事的传统目标,也不是顶尖选手们来参赛的目的
但随着这项体育运动的不断发展和壮大(根据数据显示,越野跑在过去十年里增长了 231 个百分点),以及赛事的职业化水平也达到了十年来的最新高度 ,未来将会有更多的资金被投放到这项运动中。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这么多年以来,在旧金山附近举办的北面 50 越野跑赛,曾经是全球范围内唯一一场提供高额奖金的越野赛事。从 2006 年开始,直到 2019 年的结束,这场赛事以提供共计 3 万美元的奖金而被大家熟知,其中男女组别第一名分别获得 1 万美元,第二名 4000 美元,剩下的 1000 美元则是给到第三名。这场通常在年底举办的比赛,以它的奖金及奖品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顶尖跑者们。
(跑野:记得在2020年的夏天, 霞幕尼 ,就和几位国内顶尖的越野跑选手讨论过去这场比赛”挣”奖金。)
而在此期间,Run Rabbit Run 赛事虽然小众,但却开始静悄悄地抛出了这项体育项目中最高额的奖金。这么做的原因,可以从赛事组织者 Fred Abramowitz 和 Paul Sachs 的办赛理念中找到答案,他们坚信着应用奖励的方式去回应顶尖运动员付出的努力(同时,也以更大力度的慈善贡献去回馈社区)。
赛事的奖金来源,主要是 600 名跑者的报名费以及赞助商。(如果当场赛事有找到跑者和赞助商的话。)而这些做法,其实在这项运动发展的初期并不存在,那时的报名费可以说是微乎其微,而奖金赞助商更可以说是几乎无迹可寻,但如今,一切都开始了新的变化。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Abramowitz 和 Sachs,这两位赛事组织者都以律师为谋生行业。他们的独特之处,不仅在于对精英运动员和 Steamboat Springs 社区给予回馈,还体现在他们都想要帮助越野跑运动发展壮大起来。Abramowitz 简要讲述了被他称作为“致赞助商的一份超级耐力赛跑蓝图书”,一份长达 3 页的文件,他在其中解释了超级耐力越野跑赛事, 在既是一项体育赛事又是一项个人跑步运动的同时,是如何做到且为什么能做到去将更多的非职业跑者、体育爱好者以及普罗大众连接在一起
Abramowitz 还提到了,纳斯卡赛车、美国职业骑牛国际锦标赛以及职业扑克,这些体育赛事在过去 20 年里如后起之秀般的飞速发展。前后对比来看,这些赛事从一开始的不入流,到慢慢走向主流观众的视野中,并收获到大量的粉丝基础、电视台邀约以及社交媒体的追踪报道。Abramowitz 还指出,虽然越野跑、超级耐力越野跑赛事尚未达到这般高度,但是它们肯定也正在快速地发展成长中。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如今,有数以百万计的观众在观看这些赛事,尽管目前参入进来的比赛选手数量并不多,”Abramowitz 在他的文章中写道,“超级耐力越野跑可以从这些赛事中学到的是:需要新的构思、新的方式去吸引已经得到了认可的跑者和大众跑者,来加入到这项惊险的运动中。比赛需要具备竞赛性,赛道要有戏剧性;现在有着上百条百英里级别的赛道,但提供竞赛性质的却很少。大多数的耐力跑赛事是设置在有趣味性的赛道上,并且提供壮丽的风景。
Abramowitz 说道,赞助商支持像 Run Rabbit Run 这类提供奖金的赛事,不仅因为这对于这项赛事有益处,还因为奖金可以吸引到具备竞赛性的比赛场地,从而又能吸引到利益点 – 来自观众、选手、潜在的赞助商以及大众群体。他还指出,在(美国)国内的赛事上提供奖金奖励,也可以防止这类赛事如过去几年那样完全地走向欧洲中心化( UTMB 系列赛)。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赛事提供奖金的趋势似乎将会继续上升,从表面上来看,这对于能登上领奖台的精英运动员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奖金也其实是一个复杂的话题,在提高竞赛性的同时,有些人则认为这会逐渐改变这项运动的初心;那就是,与竞争激烈的路跑赛事相比的,那种原生根植于大自然中的跑步初衷。
在 Run Rabbit Run 给出总共五十万等值人民币奖金的同一天,派克峰登顶赛(Pikes Peak Ascent)为前十名完赛选手提供了 18000 美元的奖金,其中包括奖励男子、女子组别的冠军 3000 美元;在同一时期,于 9 月 18 日举办的派克峰马拉松(Pikes Peak Marathon),则是为前五名完赛选手提供 10500 美元奖金。另外,登顶赛和马拉松分别设置了 2000 及 4000 美元的奖金作为赛道新纪录的奖励,同时还有 10000 美元作为打破且远超于旧记录的“超级记录”奖金鼓励。但那些记录并没有被打破,总计达 28500 美元的奖金也是今年美国赛事给出了高额奖金记录的其中一个,其中部分奖金返还给了由 Salomon 赞助的黄金联赛(Golden Trail Series)。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其他在美国提供高额奖金的比赛,大部分也和黄金联赛系列赛事相关。在加州Olympic Valley 举办的 mid-June Broken Arrow Sky Races 四项赛事,奖金共计 50000 美元;在亚利桑那州 Flagstaff 举办的 September 25 Flagstaff Sky Peaks 26K race 比赛上,选手们在赢得 18000 美元奖金的同时,还可以争取到一张参加黄金联赛总决赛的入场券;最后,还有在 10月 份举办的 Madeira Ocean & Trails 5-Day Stage Race,冠军奖金共计 15000 美元。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12 月 18-20 日举办的 Golden Gate Trail Classic 赛事,对百公里和半马的前五名选手提供总计 25000 美元的奖金,这些比赛也是今年提供了 270000 美元奖金的9场斯巴达越野世界锦标赛(Spartan Trail World Championship Series)赛事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由 On 昂跑赞助的 Cirque Series 比赛,对系列赛在美举办的 6 场次超级耐力跑山赛事总共给出了 3600 美元,其中包括男女子冠军 1000 美元的奖金。9 月 5 日在南加州举办的 Mt. Baldy Run-to-the-Top 比赛,对赛事长距离赛道的破纪录选手提供 3000 美元奖金,选手 Joe Gray  和 Kim Dobson 不得不拿下每一个赛道分段。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大多数的美国越野跑锦标赛事,最低奖金都会有 2000 美元。这类赛事,一般与那些想要支持本地赛事组织的地区性赞助商相关,例如,今年在新罕布什尔州林肯市举办的 Loon Mountain Raec 赛事,背后就是有 Northeast Delta Dental 的支持,同时,他们也支持举办了美国的山野跑锦标赛。这场赛事总计共有 1500 美元奖金,用来奖励给每一个组别赛事的男女子前三名运动员,另外还设置了 1500 元的“爬坡行走王者”奖金,用来奖励给每一个性别组别中,分别在赛道最陡峭的部分用时最短的前三名选手。
与此同时,在泰国举办的 2022 世界越野锦标赛中,四个组别的前五名奖金共计有 66000 美元,其中各组别第一名获 4000 美元。
“(奖金)比任何时候都来得更好,无论是对于赢得奖金的运动员来说,还是对于为赛事做出了贡献的赞助商来说,” Nancy Hobbs — 美国越野跑协会执行董事、(负责监管国际锦标赛事与美国山野跑队的)USATF 山野超级耐力越野委员会主席如是表示道。
从过去十多年以来的长期眼光来看,Joe Gray 也认为,有着比以往更多的金钱在进入到这项运动之中。他从 2008 年开始成为职业顶级跑者,作为美国锦标赛 21 次的夺冠选手,他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常常在欧洲的高水平赛事中赢得了更多的奖金,也见证了运动员、赛事以及这项运动背后普遍地有更多的品牌注入了资金。 
“我认为那儿总会有奖金,而且如果你成功的话,你可以很快地弄到一大笔钱,“Gray,这位曾获世界越野跑步锦标赛两任冠军的选手说到,“我的确认为现在有着更多的资金在从赞助商那里流出,他们正在支付更高额的合同以及更丰富的奖励,我觉得,这将会在整体上给运动员们带来更多的好处。”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大多数的越野精英跑手,都会从他们的赞助商品牌中获得年度津贴,另外还可以因比赛表现优秀而获得更多的奖金奖励。Gray 是 Hoka 的签约运动员,但他也与 Fox River Socks、Kriva、Never Second、Tanri、Momentous、Casio以及 GoSleeves 这些品牌有合作。除了 Hoka,Annie Hughes 还有着来自 Ultraspire、Coros 以及 Tailwind Nutrition 的额外支持。但是,随着差旅费、日常健身、物理治疗以及私人健康保险等费用的上涨,对于无法享受到医疗保健及退休福利的职业越野跑手来说,他们这些个人独立合同签约者的生活成本,将会变得更加昂贵。
这项运动的顶尖运动员,如 Joe Gray、Kilian Jornet、Courtney Dauwalter、Jim Walmsley、Maude Mathys 还有 Scott Jurek 等等,他们依靠着赞助商都有着不错的生活收入。但是,美国每年其实只有着少数的越野跑手,可以从跑鞋赞助商那里赚得超过 50000 美元。(大多数的“赞助”越野跑手,每年大概是 10000 到 30000 美元。中国运动员的收入水平呢?)最重要的,还是比赛的奖金,对于那些成绩优秀、可以不断在大型赛事上登上领奖台的选手来说,比赛奖金肯定可以分担一下他们的生活负担,同时这也让这些顶级选手免于再找一份工作糊口,可以全身心投入到训练、恢复锻炼以及比赛当中去。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今年(2022)是我赌上一切跑越野跑的第一年,”Hughes 表示道,这位过去两年在 Leadville 当服务生的跑者说道。“我可以靠我自己活下去,但是实际上,我并没有存下什么积蓄。所以赢下这笔钱是很棒的事,因为这样之后我就可以存下一些钱了。”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目前看来,Abramowitz 认为越野跑运动正迅速转向欧洲中心化的这一观点,似乎是正确的,至少从其中一部分的原因来看,赛事奖金的上升吸引了竞赛型选手们的到来。多年以来,欧洲许多顶级赛事给出了微薄的奖金,但其中一些赛事还是为选手提供了帮助,例如通过差旅费津贴、酒店住宿又或者是出场费等方式。其中部分原因是因为,欧洲的赛事规模(500 到 1000 名参赛选手)一般要比美国的赛事规模(通常不到 500 人)更大。
与 Hughes 这位今年只在美国参赛的选手不同,另一位来自美国的跑者 Abby Hall,这位 Adidas-Terrex 品牌的签约运动员,在欧洲参与了 3 场比赛并且每次都获得了奖金。她在 3 月的 TGC 穿越大加纳利岛 126k 组别获得第二名(同时也是斯巴达越野世界锦标赛),在 8 月霞慕尼 UTMB 的 CCC 100k 组别获得第三名,以及在 10 月 by UTMB 的 Transvulcania 72k 赛事中获得了第一名。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和 Hughes 一样,Hall 从他的赞助商那里获得了年度津贴以及比赛奖金奖励,但是,她也表示有机会赢得更多的钱是很棒的事情,既因为可以赚到生活费用,又可以与其他的耐力型运动保持连贯一致。
“在过去,收入对于一名运动员的意义这件事,不会被列入考虑范围之中,”Hall说到,“但今年,(收入)总数额实际上累积到了一个还不错的高度,我很感激能够获得这些机会。”
在 2022 年,美国跑者 Hayden Hawks (小胡子)赢得了一场在波兰 Krynica 举办的off-the-radar 100k 赛事,并且带回了价值近 26000 美元的奖金-越野跑赛事里给出的最高额个人奖金之一。2007 年, Hawks 赢得了 CCC 组别的比赛,但他没有带回任何奖品,因为 UTMB 直到 2018 年之前都拒绝提供奖金,部分原因是因为,赛事的创始人 Catherine 和 Michel Poletti 都认为,增加赛事奖金将(可能)会怂恿部分运动员考虑使用兴奋剂,又或者运动员经纪人会从中获利很大一部分。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UTMB 最终在 2018 年开始提供奖金奖励,总额达 34000 美元,并一直持续给到了 2021 年。但在与 IRONMAN 建立起商业关系、推出新的UTMB世界系列赛事之后,霞慕尼提高了奖金的额度。2022 年,UTMB表示他们支付了总计将近 162000美元的奖金,分放给了 UTMB、CCC 以及 OCC 组别比赛的前十名。
其中包括,各赛事冠军分别有 10400 美元,第二名选手们各约 5200 美元,第三名 3125 美元。第四、五名约有 1500美元,第六名 1000美元。
虽然这些惹人注目的奖金对于越野跑者来说可能是一笔巨资,但它们与那些有着大群观众基础,包括电视直播的精英级别路跑马拉松相比,这些奖金仍然相形见绌。举个例子,2022 年的波士顿马拉松奖金共有 876500 美元,冠军奖金150000 美元;11 月 6 日举办的纽约马拉松,奖金共有 530000 美元,其中冠军奖金共 100000 美元。2021 年在 Utah 举办的铁人三项世界锦标赛,奖金共7500000 美元,其中冠军奖金有 125000 美元, 这与 2022 年 10 月 6-8 日,在夏威夷举办的铁三世界锦标赛奖金接近。
虽然说,只有很少的顶级越野跑选手,会去追求马拉松或是铁三的比赛成绩,但更需要关注到的是,越野跑这项运动的发展速度。虽然越野跑还没有像马拉松和铁三那样,进行全球的电视直播,但是越野跑的参与度以及直播平台,正在开始吸引着更多的媒体注意力以及超乎以往多的赞助商资金。而更多的媒体关注度,则会带来更多的参与度及专业度。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我认为,我们接下来肯定会看到越野跑会继续发展起来,”Hoka 全球运动营销经理 Mike McManus 表示,“我认为现在正是到了将要真正发展起来的时刻,以及随之到来的一切,就像是 1980 年代那会的马拉松比赛,以及 1990 年代时候的铁三赛事。越野跑或许不会像马拉松赛事来的那么宏大,但越野跑肯定会得到更多的发展。”
“通过我们在做的运动去获得一些钱,是一件很开心的事。这是我的工作,同时又能用这一大笔钱来养家糊口,真的很不错,”Hawks 说到,”我绝对不会为了钱而去追求比赛,但如果我的时间允许我去赢得一点钱的话,我肯定会去利用好这个机会。我想要在这项运动中继续下去,并且尽我所能地将这种生活方式继续下去,所以当我知道有赞助商和赛事给予选手更多的资助时,我感到十分感激。”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虽然 Abramowitz 和 Sachs 一直都想要在 Run Rabbit Run 赛事上发放奖金,但并不是每个赛事都具备这个能力的。许多美国赛事都是自家运营勉强维持下来,然而有一些则因为规模太小办不起来。西部一百(WSER)由一家非营利机构运营,赛事主管 Craig Thornley 表示提供奖金有违赛事初衷。
对于包括 Thornley 在内的赛事主管们来说,最大的担心是奖金会促使运动员们去使用提高比赛成绩的药物,因为这项运动缺乏一个全面的药物检查,其中应包括赛后测试以及赛外测试。
“一般来说,我认为奖金应该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样职业运动员也可以维持生计,”Thornley 说到,“但是我觉得,作为一项运动,我们很可能不得不需要更加地警惕,人们使用药物或其他手段以获得奖金。”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几年前,西部一百赛事高调地宣布了对于 PEDs (表現增強物質(Performance-enhancing substances类药物的零容忍政策,任何曾被世界田联、美国反禁药组织(USADA)或者任何一家其他的国家体育组织确定违反过反禁药条例或政策的运动员,都不可以参与西部一百的比赛。虽然西部一百有定期对顶尖的完赛选手进行药物测试,但只有很少一部分的大型越野赛或超长耐力比赛,会使用 WADA 批准项目对完赛选手进行测试。
Thornley 认为,随着更多的品牌赞助运动员,比赛作弊的势头可能会增加,但奖金的上升,可能还会使得这一切恶化下去。
他并不是唯一一个有这个想法的人。Jason Koop ,这位超长耐力跑教练及博客制作者也坦言道,支持在这项运动中使用可靠的药物测试,他还提到,这项运动是时候要集体化地去制定起强制性的药物测试规章,哪怕规模并不大。虽然他不觉得现在的越野跑比赛中有着普遍的药物使用行为,但他认为这肯定已经形成了一个问题。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如果大家认为每一场越野跑都是干净、没有兴奋剂药物的话,那么大家是在自欺欺人。如果你认为就是那样的话,只能说明你很好骗。” Koop 说道。“奖金与否,我认为更重要的是整个生态系统的充分发展,以及具备足够的资金奖赏,以便每个人都能怀有对他人负责的义务感。”
也就是说,无论是要通过大型的管理机构,还是依靠对这项运动的长期健康运作感兴趣的小群体,都是时候让这项运动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去制定起更多的规章制度以及广泛通行的反药物使用政策。
你觉得增加奖金,对于越野跑这项运动,是好是坏?
文字:trailrunnermag / 翻译蔚然
图片:跑野大爆炸、网络 /  视觉:腿毛

讨论|越野赛的奖金多了,然后呢?是好是坏?

原创文章,作者:跑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505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