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业余一姐黄雪梅 不喜欢有热度的生活 未来希望打开 230

专访|业余一姐黄雪梅 不喜欢有热度的生活 未来希望打开 230

 

在这个人人都想赚流量的时代,黄雪梅是另类的一种存在。在有国马地位的北马赛道上,她跑出了 2:32:16 的惊人成绩,成为业余女选手的一姐她没借势而上,开个直播打造自己,而是在赶飞机的路上还想着跑步不能耽误工作回到厦门,她很迅速、冷静地切换模式,开启了程序员的普通生活。
北马无疑是黄雪梅平静生活里的一朵浪花,这朵不小的浪花也不经意间改变了她的当下。虽然这些改变,她还需要些时间来消化,但没变的是她一如既往的低调、朴实的生活态度
专访|业余一姐黄雪梅 不喜欢有热度的生活 未来希望打开 230
幸运中签后,黄雪梅迅速制定好北马行程。与很多内心犹豫,能否达到预期目的的跑者不同,她北上是计划按 336-337 的配速跑,冲 PB 来的。如此笃定,是因为北马前两个小比赛,一项十公里,她跑出 34 分多,一项泰宁半马,她跑到了 114。
当然,竞技体育最大的魅力就是不确定性。更何况 42.195 公里漫长的考验。黄雪梅唯一担心的就是“岔气”,“我一路上都在看表,主要是怕岔气。过了 40 公里看了眼计时器,那时是 2 小时 24 分多,心里的石头落地了,觉得不会再有意外的情况发生,就算岔气也不会太差了。”
 
专访|业余一姐黄雪梅 不喜欢有热度的生活 未来希望打开 230

冲过终点,黄雪梅回忆那个时刻,她觉得“意料之中”,“还有点激动,是没想到自己能跑这么快。”用数不清的汗水,她把自己不经意间送上了“业余一姐”的宝座。
 
专访|业余一姐黄雪梅 不喜欢有热度的生活 未来希望打开 230

下一个目标呢?黄雪梅很清醒,她说,“先把十公里和半马跑好。半马今年争取跑进 114,争取能到 113 多。我觉得半马 113 多能实现的时候,我可能会考虑全马 230,看看有没有希望。”她喜欢把大目标拆分开,一个个去攻破,然后再考虑长远目标实现的可行性。毕竟,在她看来,全马是基于速度和耐力两者的结合,如果这两个关键都做得不够,全马不可能实现突破的。
北马是黄雪梅今年最后一项全马了。接下来她会考虑周边的半马,她说,“我选择赛事的前提就是工作,争取能当天来回最好,因为我可以有一天能稍微加下班。稍微远点,我就带个电脑也方便,但太远要坐飞机就不太好操作。”在黄雪梅看来,工作是她制定参赛计划考虑的最主要因素,她的原则是“不能让跑步影响到自己的工作状态”。
专访|业余一姐黄雪梅 不喜欢有热度的生活 未来希望打开 230
从北京回到厦门后,有很多人“闯”到了黄雪梅原本平静的生活里。有不认识的人微信想加她,偶尔同事拿她调侃一下,也有各种新机会找上门来,想签她或赞助她。
 
黄雪梅坦言,“我可能真不太习惯这种热度,我还是更习惯于平静一点。这几天确实有点打乱我正常的生活节奏了。”银行快节奏的工作让她抽不开时间来一一回复,更关键的是,她“不太想花时间去回复这些”。
至于个人的包装和形象的打造,黄雪梅说自己也不想投入太多去做这件事,“我属于比较内敛的那种人,不爱张扬,也不爱对外有太多的表露。我属于那种在没有成功前,就只自己默默去努力,去做就好了。要维护形象还要花时间,我也确实没那个精力。”虽然自己也玩抖音,但黄雪梅说,也就无聊时打发一下时间,随便看过去就好了,不会有过多想法,她不想“如果自己跑得好,名声越来越大,会赚来更多流量或机会”,她只想——“把自己再提高一层。”
 
专访|业余一姐黄雪梅 不喜欢有热度的生活 未来希望打开 230
黄雪梅对自己的自我认知是——偏保守型。之所以近期不太考虑过多合作,是因为不想再这个节点“搞事情出来”。她只想回到熟悉的翔安协会,和她熟悉的伙伴和教练一圈圈跑下去,拼下去。翔安协会是她大学毕业只身来到厦门找到的组织,“我一个人来厦门工作,身边没什么亲人。加入协会,朋友们对我都很友好,让我有一种家的感觉。”时间久了,孤独感剥离,她也爱上了厦门这座城。

全面开放后,今年跑步市场在努力找回过往的热闹。其实对顶级跑者而言,机会永远都不缺。像黄雪梅这样如果转换赛道,像焦安静那样专职于跑步,生活也会充满另一番乐趣和挑战的。但她说现在的自己,完全不会做这样的假象或尝试了,“三年疫情让我看到了比较多的东西,而且我小时候生活不太稳定,所以现在的我想要的就是过一种稳定的生活。”
 
专访|业余一姐黄雪梅 不喜欢有热度的生活 未来希望打开 230

当然,这种“想象”三年前是有过的。黄雪梅说,“那时比较年轻,想法也比较多,而且刚到厦门,对这座城市的感情也没那么深。”那时的她也有机会能到处跑跑,那时的她想去全国各地,每个地方都争取去跑一趟。但后来一场不可预知的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其中也包括黄雪梅。大家都被困在家里,哪儿也去不了。困着困着,黄雪梅就断了之前想跑到全国各地的想法,“不想出去了。”
再加上自己是在疫情期间加入长跑协会,跟大家越来越熟后,从此有了牵挂。三年动荡后,黄雪梅说,现在也不想离开厦门了,现在内心渴求的是一种平静,平淡,但却非常真实和踏实的生活
专访|业余一姐黄雪梅 不喜欢有热度的生活 未来希望打开 230
平时不爱逛街、看电影、做饭的黄雪梅在协会还遇到了她的男朋友。
他们约会的场所大多是训练场,下了班后直接杀过去。北马后,黄雪梅的 PB 比男朋友在泰宁 2:32:30 快了 25 秒。说到这里,电话那头的黄雪梅像个孩子取胜了一场那样笑得合不拢嘴,但笑过后她说,“就实力他全马肯定比我快,因为泰宁的赛道不好跑,我去跑肯定跑不到 232 这个水平。所以只是大家选择的场地不同而已,但实力他肯定比我强。”在以后机会合适,俩人会考虑一起跑。
 
专访|业余一姐黄雪梅 不喜欢有热度的生活 未来希望打开 230
任何突破背后都是日复一日的坚持和付出。这个道理放在黄雪梅身上也不例外。在2018 年前,跑步在她生活还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她说,“那时,跑步还没那么重要,就是没事儿时去跑跑。当把工作两个重要的培训证书拿到手后,才开始真正把跑步当做比较严肃的事去做,才一点点把跑步当成不可缺少的部分去对待。”
 
专访|业余一姐黄雪梅 不喜欢有热度的生活 未来希望打开 230

程序员出身的黄雪梅现在跑步的节奏都是下班后,她介绍说,“周二节奏跑,周三看情况 4 分- 430 跑半程左右,周四间歇跑,周六周日有比赛就去,没比赛就慢跑个长距离。遇到特殊情况再调整。”以周为训练计划的她一部分自己定,一部分跟着协会走。

说到训练,黄雪梅笑言,自己训练大多都不需要别人督促或监督,“我主动性比较强,我是那种如果教练没发计划,会在群里催着他们发的那个人。”不仅催教练,她还催队友,“我常在群里喊他们要不要陪我跑或带一下我。”
追求自我突破的路上会有痛苦吗?黄雪梅说“有”,“今年七八月间歇跑就练得非常痛苦,跑得速度比平时慢很多,怎么跑也跑不上去。那时就心里很着急也很气,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段时间,甚至看到体育场,黄雪梅都有点害怕。但她很快就做出心理疏导,“想想算了,不要给自己压力,能跑多少算多少,不强求自己按定好的速度跑,实在跑不了就稍慢点,先跑完再说。”
 
专访|业余一姐黄雪梅 不喜欢有热度的生活 未来希望打开 230

她说,自己不喜欢让痛苦在心里停留过长时间,“毕竟不以跑步为职业,跑慢点没关系,先找状态再说。每天有每天的事要做,如果老想着过去,今天的事就做不好了。”
过了那段痛苦,黄雪梅在今年 10 月迎来突破。她的故事听上去没太多惊天动地,她也没讲太多冠冕堂皇的大道理,但你会对她有一种很踏实,很扎实的印象,脚踏实地,一步步走出了自己的一片天。这就是低调的她最动人之处。
专访|业余一姐黄雪梅 不喜欢有热度的生活 未来希望打开 230
# 说说你对那些非典型业余马拉松选手的印象?#
随机抽取 1 名幸运粉丝,赠送帽子一顶!
 
专访|业余一姐黄雪梅 不喜欢有热度的生活 未来希望打开 230
点 “在看”,在评论区留言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参与抽奖
中奖者若未按规定参与抽奖,视作无效,
跑野大爆炸保留最终解释权
互动截止日期:2023 年 11 月 12 日
 

文字伏生 / 编辑大恐龙
图片跑野大爆炸 视觉年半练习生

专访|业余一姐黄雪梅 不喜欢有热度的生活 未来希望打开 230

原创文章,作者:跑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60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