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人物

37岁的逆袭 Sara Hall的伦敦马拉松决胜之路

7岁的逆袭

2020年伦敦马拉松结束了,许多看了比赛的人都说,这场比赛无聊,一点也不精彩,“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基普乔格身上,他成了本场比赛最大的看点。他夺冠,是情理之中;他破纪录,是正常发挥;可是他最终仅获得第八名,于是,“基普乔格输了”。

 

关注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本也是最正常的人类思维,但是仅仅因为基普乔格没有夺得冠军或者破纪录,就认为一场比赛不够精彩、不符合预期,实在是有些偏激和片面。因为伦敦马拉松不止是基普乔格的比赛,也不只是男子组的比赛,毕竟男子精英赛前,还有一场女子精英的对决,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伦敦男女分组分时比赛,可以完整的欣赏一场女子对决。

 

7岁的逆袭
7岁的逆袭

美国运动员Sara Hall最后100米的赶超和冲刺,为2020伦敦马拉松贡献了超级精彩的一幕,当然,男子的最后绝杀也是令人屏住呼吸。

 

Sara Hall最初并没有拿奖牌的趋势,因为除了世界记录保持者Kosgei,在她的身前,还有5位跑进220内的运动员。而伦敦马拉松之前,Sara Hall的最好成绩是在2019年柏林马拉松创造的2小时22分16秒。

 

下雨、绕圈、没有观众、高手云集,Sara Hall在前15公里都位于第10名的位置,半程追到9位,25公里到第7位,到了30公里处,才追到第5位;35公里,Sara Hall已经来到第四的位置,紧跟Bekere,并在40公里超越了Bekere,比第三名Chepngetich落后40秒;最后100米,Chepngetich已经跑得有些疲惫,但是身后的Sara Hall却奋起直追,Chepngetich眼看着她从身旁不断加速超越,却无能为力。

 

7岁的逆袭

Sara Hall最终在2020伦敦马拉松赛获得亚军,2小时22分01秒的成绩刷新个人最好成绩,她也是自2006年Deena Kastor赢得比赛以来,再次站在伦敦马拉松领奖台的美国人。

Sara Hall在赛后接受采访时说:“我只是在全力以赴,不断追赶。”比赛最后一圈,她的丈夫兼教练Ryan大声提醒她,她落后第二名40秒,但是她可以赶超并成为第二名。Sara拼到了最后。

 

7岁的逆袭

Sara Hall是美国马拉松运动员,今年37岁,比1994年的冠
军科斯盖、季军Ruth Chepngetich大11岁,比1984年的基普乔格大一些。

 

7岁的逆袭

7岁的逆袭

Sara Hall的跑马时间不长,32岁的时候,Sara才跑了自己的人生首马,正式成为一名马拉松运动员。

 

高中起开始参加各种越野和田径比赛,Sara还没有跟丈夫Hall的姓,她那时候还以Sara Bei的姓名征战赛场,曾连续四次获得加利福尼亚州越野锦标赛冠军,全美大学生锦标赛3000米和5000米银牌也拿了不少,也跑过3000米障碍赛,代表美国出征各类田径和越野赛,也早已参加过多届美国奥运选拔

7岁的逆袭

 

熟悉跑圈的人多多少少会听说过Sara的丈夫Ryan Hall的大名,他在2011年波士顿马拉松跑出的2小时04分58分,使得他至今仍然是美国唯一一位跑进205的运动员。他们俩在斯坦福大学的校园相识恋爱,并在2005年大学毕业后就结了婚。2016年退役之后,Ryan便一直担任妻子Sara的教练。

 

首马是2015年3月15日的洛杉矶马拉松,但Sara出师不利,2小时48分02秒的成绩无法令人满意。但是这场在抽筋的痛楚中完成的比赛,让Sara自豪,“即便我什么都不是,我至少是一名马拉松跑者,这是努力奋斗而来的头衔。”

 

Sara不认为自己已经完全知道如何跑马拉松了,但是有一件事她知道并且为之努力:忘掉过去,朝着下一个目标前进。

 

7岁的逆袭

2015年10月11日,芝加哥马拉松,Sara获得第十名,美国第二,2小时31分14秒的成绩比首马提升了17分。
为了这场比赛,Sara和丈夫特地去到非洲进行训练,2700米的高海拔和每周将近200公里的跑量起到了作用。

紧接着是2016年2月13日举行的里约奥运会美国马拉松选拔赛,地点同样是在美国洛杉矶,她为此做了充足的准备,赛前也有信心跑出好成绩。
她努力执行比赛计划,但抽筋再次出现,这一次,Sara无法再强行坚持,走出了赛道。

失落和沮丧只是一时的,对于Sara来说,每一次比赛都
在让她变得更强大。她意识到,自己认为已经足够的准备还远远不够。

 

7岁的逆袭

接下来的比赛和训练,Sara和Ryan都在不断调整。
2016年4月份伦敦马拉松,
Sara将成绩提高一分钟,即将突破230。
2017年东京马拉松前,Sara再次远赴埃塞俄比亚进行训练,她改变了以往一个人独自奔跑的状态,加入到当地跑者的队伍,和团队一起跑让Sara感到新鲜,她说自己喜欢被强者带着一起跑的感觉。
她在2月底的东京马拉松跑出了2小时28分26秒的成绩,突破230。

此后,她的马拉松成绩便一直在提高,尽管当中也有些小插曲,但随着年龄的增长,Sara的状态反而越来越好了。
2019年9月29日柏林马拉松,Sara第五个冲过终点,2小时22分16秒的优秀成绩让她排名美国马拉松女子成绩第六。

 

7岁的逆袭
7岁的逆袭
所有人都没有比赛可跑,2020年的艰难对于Hall来说也一样。
疫情以来,她无法通过比赛来判断自己的实力和状况,Sara上一场参加的比赛是在俄勒冈举行的一场半程马拉松,1小时08分18秒,再早一点,是今年2月29日的美国奥运选拔赛。


2020年对于Sara Hall来说本该是更加辉煌的一年,但她先是退出了2019年纽约马拉松,又在2020年最重要的美国奥运选拔赛中退赛,一切计划都落空。

不过,对于在纽约和亚特兰大的退赛,丈夫Ryan将责任归于自己,柏林马拉松之后,Ryan一直试图在加大训练量,却没有给足够的时间让Sara的身体得到充分的休息和恢复。
Ryan
也在反思和学习。

 

7岁的逆袭

Sara在伦敦马拉松比赛中的脱颖而出有什么秘诀吗?并没有,Rya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们只是进行了与以往相同的努力和训练,期间也短暂地去到Crested Butte(科罗拉多高海拔地区)四个星期,以换个跑步环境。因为在长期不能旅行也没有比赛的时候,Sara会发疯。

 

作为相处25年的伴侣和将近5年的教练,没有人比Ryan更了解Sara。Sara非常在意自己的身体,营养、睡眠、恢复,她时刻都在准备以最好的状态迎接比赛。“她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马拉松运动员都要努力。”Ryan最主要的工作则是控制Sara的训练量,使她能够保证充足的休息和恢复,在Sara用力过猛的时候拉住她一下。“她喜欢跑步的旅程,这是最重要的原因。当你热爱你所做的事,好事就会发生,因为你会为之竭尽全力。

 

7岁的逆袭

除了全身心的热爱和投入,在丈夫看来,最重要的还有Sara强大的心理,”她很擅长处理糟糕的比赛,”例如首马,例如纽约马拉松和奥运选拔赛,“她也许会有几天心情不好,但总是能重整旗鼓,继续前进。”

 

2020伦敦马拉松单调的绕圈和安静孤独的比赛环境,对Sara来说有2/3的赛程都是非常糟糕的,并且她一开始跑得也比计划中的慢。但是当她几乎要为自己感到遗憾和沮丧的的时候,她将悲观的情绪转变成——“我很感激自己现在能参加一场比赛”,Sara将注意力转移到不断交替的步伐中,她相信第一梯队的精英选手会再次回到她身边,“无论如何,我要保持积极战斗。

 

7岁的逆袭

当热爱成为了最重要驱动力,年龄就不会成为任何限制和阻碍,37岁的Sara在2020年伦敦马拉松赛的表现让所有人惊艳。

 

当被问起Sara下一步的目标,Ryan说,“我们活在当下,庆祝伦敦马拉松,然后才选择下一个目标,然后继续。我们一次只为一个目标而努力。

 

7岁的逆袭

2015年第一次去埃塞俄比亚训练的时候,Sara和Ryan就在当地领养了四个孩子,都是女孩儿。孩子们也都非常支持Sara的跑步事业,也喜欢看着Sara追求自己的梦想,成为他们优秀的榜样,Ryan总是带着孩子们出现在赛道旁,为Sara加油,给她鼓励。“作为一个家庭,我们都在尽最大的努力去支持彼此,追求我们每一个梦想。

 

“但是,如果看到Sara站在2024年奥运会的马拉松赛道上,我不会感到惊讶。” Ryan说。

 

注:这场比赛Sara穿了一双Asics的原型鞋,在社交媒体上被沸沸扬扬的讨论了一周。Ryan表示,Sara所穿的跑鞋已获得世界田联的批准,也符合标准。

 

7岁的逆袭

7岁的逆袭
7岁的逆袭
7岁的逆袭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351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