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人物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一场接一场的马拉松比赛或取消或延期,原本将在这个七月热闹上演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也推迟到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所有节奏。特殊时期,国内马拉松运动员的生活和训练状况如何? 跑野大爆炸联合易居马拉松俱乐部,走访云南各个训练基地,探访了国内那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一场接一场的马拉松比赛或取消或延期,原本将在这个七月热闹上演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也推迟到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所有节奏。特殊时期,国内马拉松运动员的生活和训练状况如何?

跑野大爆炸联合易居马拉松俱乐部,走访云南各个训练基地,探访了国内那些优秀的马拉松和越野跑者。


这是我们的第五期内容,对话易居马拉松俱乐部成员、国内最强越野跑情侣——祁敏、姚妙。


姚妙今年24岁,祁敏32岁,他们一个来自云南玉溪山区,一个出生在贵州六盘水的小县城,他们的饮食口味相同、成长经历相似、生活和训练目标也一致。他们在一场越野比赛中相识,在更多的比赛和训练中相知,在漫长的生活岁月中相伴相守。


他们在大理苍山脚下租了一个院子,养了两条狗。苍山洱海,风花雪月,亦师亦友。



文字| 向星
图片|Mr.YaNG
视频|Diego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提到祁敏和姚妙,绕不开2018年的两场比赛,一场是香港百公里越野赛,另外一场是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耐力赛(UTMB)。


2018年1月27日,世界越野跑之旅UTWT系列赛的第一站Vibram HK100在大帽山展开追逐,祁敏和姚妙分别获得男女子组冠军,并分别打破赛道记录,他们成为中国“最强越野跑情侣”。


2018年8月31日,阿尔卑斯山脚下,UTMB CCC组别比赛开跑,来自世界各地的越野顶尖选手从意大利的库玛约尔出发。祁敏和姚妙一同站在起跑线上,他们将环绕勃朗峰,穿越意大利、瑞士和法国三个国家,在夜色中回到法国霞慕尼小镇上。


祁敏以第二名的成绩完成比赛,他在终点处等着姚妙抵达。大多数情况下,祁敏都会在终点等待姚妙。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当地时间晚上9点,伴随着一阵阵喝彩和欢呼声,姚妙高举着五星红旗,以冠军的姿态飞奔向终点,与祁敏紧紧相拥,他们没有说太多的话,一个眼神,一个轻抚,都在诉说着对彼此的爱与关怀。他们站在了世界的舞台上,让所有人看到了这两个来自中国的越野高手。


其实还有一场。


2016年底,贵州金沙山地竞速,这是祁敏的第一场越野赛。但是姚妙从2016年八九月份就开始征战各大越野赛场,俨然已经是越野赛场上的“老手”。在距离终点还有十多公里的时候,姚妙见祁敏坐在路边,“当时我看他应该是饿了。”姚妙热心地给祁敏递了一个能量棒和一瓶水,祁敏没吃,“后来我就走了。”


祁敏当时因为抽筋坐在路边,姚妙是女子第一名。“她追到我了。”祁敏对这个女生印象深刻,“第一次在赛道上被女孩子追上了。”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再后来,他们就认识了。回忆起这段往事,祁敏和姚妙都不自觉地笑了起来,提到对方的名字时,他们的眼睛里有光。


之后,他们在云南大理,苍山脚下,租了一个院子。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因为疫情,祁敏已经很长一段没有去理发店了,他索性将头发梳成了一个大背头,用一根塑料发箍固定,下巴周围长了一些胡茬儿,再搭配健康的黝黑肤色,有一种“流浪艺术家”的气息。姚妙平时不化妆,素面朝天,但是她的皮肤细腻有光泽,整个人看起来充满朝气。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姚妙总让祁敏注意一下形象管理,“太难了,我说他两年了没说过来。”久而久之,也就无所谓了。“刚开始会委婉地说一说,他说不需要,又不是没有女朋友。”


相比祁敏的“粗糙”,姚妙则完全相反。祁敏在家里负责做饭,拿手菜是腌菜炒肉;姚妙就负责洗碗和打扫,清洁工作被她承包。在大理的第二天晚上,我们去了祁敏和姚妙在大理的朋友冰哥家,一起吃晚饭。冰哥家地方比较大,能够容纳十几个人的聚餐。

祁敏和姚妙在大理有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冰哥是其中之一。除了一起跑步,一起爬山,他们也会时不时来上一场烧烤和聚会。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当天晚上,姚妙一直在忙碌,洗完切完菜,她会将水池和桌面擦得干干净净,离开时叮嘱其他人,随手收拾,省得到时候冰哥打扫卫生太辛苦。饭桌上产生了新的餐余垃圾,她会立即将垃圾收走,用老一辈人的话来说,手脚很麻利。饭后,她和祁敏清洗碗筷,默默将厨房收拾干净。


中间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姚妙将吃剩下的烤肉拿去喂冰哥家里的狗,狗狗见有肉吃太激动,不小心咬破了姚妙的手指。她去冲洗伤口的时候,大家才知道她被咬了,祁敏过来查看受伤情况,姚妙只是一个劲儿地说没事。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祁敏和姚妙在大理也养了两条狗,一条叫百威,一条叫小冬瓜,都是大型犬,祁敏喜欢养狗,尽管它们很调皮。家里养动物的人都能体会到,一到掉毛季,屋子里、空气中都会被动物毛包围,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祁敏可能好几天才会打扫一次,但是姚妙忍不了,看到了就要开始清理。


家里新买的小电驴,只骑了四次,后坐垫就被啃了一个大洞。第一次姚妙将坐垫缝补好了,结果又被撕坏了。“第二次又被掏了个大洞,我就完全没心情补了。”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对于百威和小冬瓜,姚妙有时候会有些许烦恼。院子里,姚妙围了一圈栅栏,种了一些蔬菜,结果她就离开了几天,回来栅栏被百威啃平了,“我去‘打’它的时候,它就跑到洞里躲起来。”百威很会看眼色,等姚妙气消了才出来。


祁敏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百威和小冬瓜的日常,或是百威追着姚妙要扑上去嬉闹,或是姚妙抱着吉他,把百威吓得到处逃。“它不咬东西的时候,我都觉得挺好的。”姚妙也担心百威和小冬瓜出门咬到人。


有时候,他们会带着百威和小冬瓜一起去训练。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大理海拔高,一年四季气候宜人无论是作为生活住所还是训练场地,都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洱海边、大理大学、苍山,都是训练的好地方。他们还在房子里布置了一个小型健身房,应对必要的素质训练。


2017年3月份,姚妙和祁敏开始了两个人的训练和生活。也是从这时候起,祁敏还多了一个身份,他成为了姚妙的教练。

“就想赚钱,想养活自己。”一开始跑步,都是为生存。尽管那时,姚妙才20岁,但是她目标很明确,跑越野赛,也跑马拉松,拿奖金赚钱。那时,包括之前在体校,她都没有教练。“那会儿我们几个朋友住在一起,大家训练的时候一起出门。”遇见祁敏之后,她开始有了比较明确和系统的训练计划。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2017年上海马拉松,2小时35分35秒,姚妙马拉松成绩PB。“他在专业队的时间比较,训练方面的知识比我丰富。”姚妙在训练的时候都会采取祁的计划。在祁敏这位教练眼里,姚妙对待训练的态度非常认真。“每次训练,姚妙完成的理想度基本达到90%以上。


祁敏很能吃苦,在这一点上,姚妙也不例外。她说,越野跑一百公里,就是两个50公里,这样一算,也不是很长。“跑的时候,比较专注,觉得没那么难。”姚妙甚至觉得跑马拉松比越野还要难一点,“练马拉松强度比较大,跑到最后,完全是靠意志力顶下来的。”所幸,马拉松距离短一些。


强度课很折磨人,姚妙有时候会不想听祁敏的,“因为我会觉得很累。”但是最终她也会完成训练,“都是为了提高成绩。”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现在也就是在熬,熬过这场疫情。”尽管疫情之下没有比赛,很难掌握训练的方向感,祁敏和姚妙近期的训练安排没有因为疫情受到影响,他们保持着正常的训练。“目标不会变的,只是说看怎么去接近这个目标。祁敏心态很稳。


会被疫情影响的,永远是心理不够强大的人。姚妙接下来的目标是明年的全运会,这也是他们俩共同的目标,再长远一点就是达标被推迟的奥运会。“我的目标就是他的目标。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姚妙说自己的马拉松目标是跑进230,但是她对于奥运会达标有点没信心,“实力还是差一点。”但是祁敏相信姚妙,“她马拉松能跑到2小时25分左右,已经具备冲击奥运会的实力了。”就像姚妙相信这位经验丰富的教练一样,祁敏也相信这个比他小8岁的姑娘。

“她还年轻,有能力,也有资本。”除了马拉松比赛,祁敏也希望姚妙能拿UTMB大满贯。姚妙说,她还想跑一场UTMB 168公里,2019那场因眼睛受伤而不得不退场的比赛,“下次会准备充分一些,带好眼镜和眼药水。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祁敏和姚妙成长和生活经历有些相似,祁敏出生在云南玉溪的大山里,姚妙来自贵州六盘水的小县城。他们都在体校呆过,都经历过跑步过程中的迷茫阶段,连小时候的火爆脾气都有些相似。

祁敏小学三年级就去了县体校,因为家里太穷,上体校不用交学费,就去了,“不去的话只能辍学回家。”他也爱玩,训练时间段结束,就和同学抱着篮球去球场娱乐一下,也泡吧,也逃课,后来他又去了市体校,17岁进了省专业队,现在,似乎是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一名职业运动员和跑步教练。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姚妙小时候也喜欢跟着男孩子一起打篮球,但是她16岁才上体校,当时目标单纯,就是为了达标然后上大学。20岁却因为上大学计划落空,出来跑比赛赚钱。她也曾跟着表姐当过一阵学徒,学化妆。“练了这么多年体育,突然之间让我去上班,我受不了。我觉得每一天都过得特别心慌。”姚妙选择重回赛道。

他们在越野和马拉松赛场上被人们熟知,他们也在比赛场上相遇。跑步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

祁敏小时候脾气比较急躁,但是现在做什么都会想一下后果再去行动。他说,跑步能让他冷静下来。关于生活和恋爱的细节,祁敏讲得不多,但是谈到越野和马拉松,作为教练和运动员,他有很多自己的想法。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祁敏一开始跑越野,是觉得跑100公里也挺好玩儿,“当时就去玩一下,觉得这个项目挺有意思的。他说,在越野跑过程中,最令人惊喜的莫过于“跑错路”。


“当时会很着急,但是过会儿想想,反正错了,也就错了。”有时候他也觉得自己挺蠢,运气不好,状况比较多,“因为其他运动员的失误而成就我的时候也有,就觉得这个项目很好玩。”他喜欢的,正是挑战赛场上的种种不确定。

“国内越野跑的现状比较迷茫。”除了现役运动员,教练祁敏看不到中国越野跑的后备力量。对比国内外越野跑的不同,他认为,更多的是文化上的差距。“在欧洲,选手们大多是去享受这场比赛。”即便是UTMB这样的全球赛事,对国外选手来说,也是一场平常的比赛。“但是在中国运动员眼里,就不再是一场单纯的比赛,而是一种人生目标,一场人生大赛。”想要在国际赛事上取得成绩和名次,不是一件坏事,“但是心理负担就加重了。”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祁敏在大理招了几名练跑步的学生,开启了自己的新事业,他对自己的职业规划也很清晰。“我现在成了职业运动员,再往哪里走呢,现在只有当教练了。”马拉松和越野比赛,祁敏都会参加,但是会以越野跑为主。“我也挺想当一个教练。”他喜欢这个职业,也希望能培养出一个超越自己的运动员。

近几年,马拉松赛事蓬勃发展,但是高质量赛事,仍然只有少数几场,越野跑也是如此。“中国越野赛事也越来越多,但是全球知名赛事,几乎没有。”

国内比赛环境的营造,离不开赛事方和所有参赛选手的努力。“赛事方的处发点不是以赚钱为目的。”祁敏希望,国内举办比赛的初衷,是始于热爱,归于热爱。对于选手也是如此,“是为了去体验越野跑,或者因为喜欢这个项目,才去参加比赛。”

现在,对于祁敏和姚妙来说,马拉松是值得为之努力的一件事。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祁敏和姚妙都签约了易居马拉松俱乐部,也同时代言了运动品牌萨洛蒙,至少短期内不必再为生活和训练保障而担忧。


祁敏转行做教练的同时,姚妙也重拾了自己的学业。当年错过了大学,如今姚妙重新参加考试,不久前被武汉的一所大学录取,报读的是体育教育专业。“可以考教练或者教师。”她说,以后不跑了,想回到昆明,“昆明城市比较大,找工作也比较好找。”她想的很实际也很长远。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第一次接触姚妙,会发现她很安静。但是在祁敏眼里,她就是一个活泼的小女生。没有比赛,空闲的时间也多了起来,姚妙给自己买了一把吉他,照着网上的教程学了起来。祁敏经常逗她,称她为“六指琴魔”。


回忆起整个交往的过程,祁敏和姚妙都说,没有什么浪漫的事儿。“一开始各自忙着训练,在一起就在一起了。”


然而,这两个名字,祁敏和姚妙,本身就代表着浪漫。祁敏说,姚妙是他的另一半,“就是离不开”。


祁敏还没有设想“不跑了”这么长远的事,但是他的未来里,有姚妙。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人物 | 祁敏&姚妙:“不浪漫”的爱情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342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