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路跑

知识|50年梦幻跑鞋创新史

图片

图片
图片

跑鞋是一开始就有的。但是那时候的跑鞋并不是很好。从 1966年 就开始跑步的跑鞋收藏家 Dave Kayser 说:“市面上很少有跑鞋,如果它们还能被称之为跑鞋的话。它们既笨重又僵硬,鞋面通常是用皮革或帆布制成的。”

 

Runner’s World 撰稿人 Amby Burfoot 曾参加过 1960 年代中期的新兴路跑赛,他还记得New Balance 的 Trackster 。1960 年发布的这款鞋,鞋面由皮革制成,鞋底则是橡胶波纹鞋底,广告上说它“几乎是在所有路面上跑步的理想之选”。Burfoot 回忆道:“它有很明显的缓冲作用。那个时候,只要是对路感冲击稍微有点缓冲效果,我们都会选的。”

 

图片

Amby Burfoot 在 1968 年波士顿马拉松获得冠军

 

到了 1968 年波士顿马拉松,也就是他赢的那一次,Burfoot 已经改穿鬼冢虎(Onitsuka Tiger)的马拉松跑鞋(Marathon)了,这款鞋当时因为其轻便性及舒适性赢得了许多跑者的青睐。鬼冢虎的训练鞋——“路跑者(the Road Runner)”,鞋跟很厚,并且有一个泡沫橡胶中底。Burfoot 说:“那是第一款真正感觉像路跑跑鞋的鞋。”

 

Burfoot 是从 Jeff Johnson 那里买的鬼冢虎,Jeff 是蓝带体育用品公司的第一名员工。这是一家新公司,由 Phil Knight 和 Bill Bowerman 一同创立,他们从日本进口跑鞋,然后开着面包车在比赛上售卖。关于他们的故事我们后面还会讲到。

 

图片

图片

 

1971 年七月,Runner’s World 出版了一本 46 页的小册子,名为《有关长距离跑鞋的一切(All About Distance Running Shoes)》,收集了 800 名读者的意见。受访者平均年龄为 29 岁,每个礼拜跑量 80 公里并持续了 6 年的时间。

 

读者们从 32 个品牌中共选出了 66 款跑鞋,但大多数人穿的都是鬼冢虎、Adidas 或 New Balance 。实际上,超过 60% 的人都是穿的鬼冢虎跑鞋,这个牌子的鞋款在训练和比赛用鞋中都名列榜首。

 

图片

鬼冢虎 Cortez 长距离跑鞋

鬼冢虎的马拉松(Marathon)跑鞋因其如手套版的贴合度、灵活性及“赤脚感”而饱受赞誉。但他们最畅销的训练鞋款 Cortez ,则带来了一些颠覆性的东西:缓冲。作为 Bill Bowerman 为美国跑者设计的第一款鞋,Cortez 有一块海绵橡胶中底,后跟下方有楔形的第二层缓冲层,可以吸收冲击力并减少跟腱的压力。1972年,Cortez 成为了 Bowerman 和 Knight 创立的新公司 Nike 的旗舰鞋款。

 

Cortez 的大受欢迎建立了跑者们都想要缓冲的共识。不久之后,跑鞋设计师们就找到了一种优质的材料能够提供出色的缓冲性能。当时 Brooks 的总裁 Jerry Turner 说:“我接到了一个叫 Marty Liquori 的人打来的电话,当时他是一名世界一流的跑者。Marty 看到我们在尝试设计慢跑鞋,打来电话想和我们讨论一下。他提供了很专业的建议。”

 

Turner 接受了 Liquori 的建议,并找了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 Monarch Rubber 公司的代表。Turner 说,“我想要更好的回弹性能,更强的减震效果和更轻的重量。那边的人说,‘我想我们这里有正好适合你的东西。我明天再来。‘第二天他来的时候给我展示了EVA材料。” 

图片

EVA,全称乙烯醋酸乙烯酯,是一种加注了空气的泡沫材料,到现在依然是跑鞋中底的主要材料。Brooks 将 EVA 用在了1975年的鞋款 Villanova 上,随后其他公司们也纷纷跟进。接着,在1981年,Nike 发布了第一款用 Phylon 作为模制中底材料的跑鞋,Phylon 是一种压缩的 EVA 材料,由玩具公司 Mattel 开发用于制造沐浴玩具。

 

在这个充满了创新和灵感的年代,制鞋公司们也开始捣鼓跑鞋的其他部分。在俄勒冈州,Bill Bowerman 在自家的厨房里融化了橡胶,创造出了“华夫格”鞋底。足科医生兼跑鞋设计顾问 Simon Bartold 说,“华夫格鞋底不仅具有更好的抓地力,而且允许跑者更灵活地弯曲脚部,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提供非常有效的缓冲效果。”其他品牌们纷纷效仿,其对外底设计的影响一直延续至今。

 

图片

在 1970 年代中期,尼龙鞋面基本取代了皮革材料,网眼设计也渐渐开始出现。并且女性跑鞋也不再只是“小一点粉一点”。生物力学专家兼跑者世界跑鞋实验室(Runner’s World Shoe Lab)的主管 Martyn Shorten 博士说:“到了 80 年代初,多数大品牌们都使用了女性专用的鞋楦”。

 

跑者世界指南

 

随着选择的越来越多,Runner’s World 咨询了足科医生、跑者和制鞋公司,制定了一份用于衡量跑鞋品质的标准清单。这份排名更青睐鞋底厚实耐用、鞋跟高、重量轻且前掌灵活的跑鞋。坚固的后跟稳定片、足弓支撑和柔韧的鞋面也是加分项。

 

1975年,Runner’s World 发布了第一版年度跑鞋选购指南,Adidas SL-72 凭借其坚固的后跟稳定片、柔软的尼龙鞋面和灵活性摘得桂冠。

 

图片

之后,为了提高这份排名的可靠性,RW 聘请了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生物力学实验室主任 Peter Cavanaugh,首次对缓冲性能、柔韧性和耐用性进行了客观的测量。Cavanaugh 的珍贵数据最早在 1977 年面世。10 位专家组成一个小组,也对跑鞋进行了主观评分,这些分数与实验室数据一起结合得出了最终的排名。

 

Brooks Vantage 在 1977 年的榜单中名列榜首,是第一款可以解决脚掌内翻(也称为足内翻)问题的跑鞋。Brooks听从了足科医生 Steven Subotnick 的建议,加入了一块楔形的夹层,能够让跑者的整个脚掌呈略微外翻的状态。

 

图片

1978 年,随着越来越多高品质鞋款的面世,RW 放弃了排名,改用了1-5星的评价系统。有些公司反对这种打分,实际上 Nike 甚至撤了几年的广告,他们觉得他们的公司和产品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但 RW 还是顶住压力,坚持了下来。RW 创始人 Bob Anderson 说:“我认为这是杂志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对于整个跑圈都非常重要。”

 

 “它帮助公司们了解跑者们的需求。我们设置了这个沟通的平台。”

图片
图片

 

随着 Brooks Vantage 的成功,其他品牌也开始在他们的产品中加入更强势的运动控制功能。1982 年,两款鞋同时引入了一个新的理念,跑鞋设计也从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鬼冢虎的 X-Caliber GT 在鞋跟近足弓侧的下方加入了一个“稳定支柱”,而 Brooks Chariot 则在中底中加入了倾斜的楔形硬质泡沫,鞋内侧较厚,向外则逐渐变薄。这两种设计都代表了今天的稳定型跑鞋中仍在使用的“中底支撑(medial post)”。

 

稳定性很快成为了跑者们选购跑鞋时的首要考虑因素。Bartold 说:“人们认为脚掌内翻和受伤是高度相关的”。选购跑鞋变得像买眼镜前测度数一样,针对脚掌内翻的问题,选择相配的支撑强度变成了必不可少的一个过程。

 

Chariot 后来发展为 Beast,而 X-Caliber GT 则演变为 Asics Kayano ——这两款鞋至今仍在售卖。随着跑鞋的关键性能已经确立,接下来的二十年里几乎没有发生什么重要的改变。材料有所改进,但并没有什么能够从根本上改变游戏规则的创新。重心渐渐转移到了市场营销上。

 

图片

Shorten 博士认为接下来的一个转折点是 1989 年发布的第一双“具有可视性的Nike Air Max 跑鞋”从那以后,每个制鞋厂家都得有这种可视性的技术。无论是缓震胶(gel)、网状结构(grid)或是液体缓冲(hydro-flow),每个厂家都得有点自己的黑科技,而且必须得是可视化的。

 

90 年代,这股势头愈演愈烈。Brooks Heritage 的全球总监 Shane Downey 说:“你在跑鞋里放越多花里胡哨的东西,效果就越好。Turner 将那个时代描述为“广告吹得天花乱坠,但实际上没有任何功能可以提高跑步的能力。”

 

跑者世界指南

 

1980 年代中期,Amby Burfoot 成为了美国 Runner’s World 的主编,他发现制鞋业普遍对 RW 的评估方法存在严重的质疑。“他们指出,跑鞋是一个完整的系统,需要所有的部件协同作用,” Burfoot 说,“最重要的是,你还要考虑跑者的个人特质。”

 

Burfoot 的副主编 Bob Wischnia 对此表示赞同:“机器们又不穿鞋,穿鞋的是人,如果一双跑鞋并不适合所有人,又怎么能成为第一呢?”因此,RW加强了磨损测试,以反映行业内对于脚掌内翻的重视,新的指南从运动控制、稳定性、中性缓冲和重量这四个指标来评价跑鞋。这四个指标被制鞋厂家广泛采用,影响了跑鞋的营销及展示方式。 

图片
图片

 

千禧年之初,制鞋行业风起云涌。Bartold 和生物力学专家 Benno Nigg 等研究人员发布报告说,他们未能找到脚掌内翻和受伤之间的联系。而其他的研究人员,如 Peter Bruggeman,发现当你换下高支撑度的跑鞋时,你的脚部力量会变得更强。哈佛教授 Daniel Lieberman 在 Nature 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普及了光脚跑步更自然、我们不需要额外支撑的观点

 

在意大利,为鞋底制造商 Vibram 工作的 Tony Post 看到了一款如手套般贴合的概念鞋。Post 是一名老跑者了,他曾经做过膝盖手术,并一直在尝试恢复;当时,他不论穿什么传统跑鞋,跑个三英里都会感觉疼痛。他穿着这双五趾鞋(FiveFingers)出去试着跑了跑。这双鞋让他跑得更轻,步伐更快。跑了五公里后,他的膝盖状态依然很好。

 

图片

Post 说:“我在想,是我原来的跑姿不对吗?是所有缓冲配置的干扰吗?也许这才是能真正解决我问题的答案。然后我开始思考,也许还有很多人和我一样。”

与此同时,Nike 的设计师们正在设计一款能够模拟‘自由感’的同时仍能提供一定保护的跑鞋。而在其他地方,跑者们正在尝试新的方法以解决长期困扰的问题。

 

在美国犹他州,前高中越野冠军 Golden Harper 把他的跑鞋放入烤箱,这样他就可以把跑鞋拆开,去掉内置的鞋跟。在法国,越野跑者 Jean-Luc Diard 将他从滑雪设备及自行车轮胎上学到的想法应用到了跑鞋上,设计除了一款像轮胎一样非常厚的跑鞋。在科罗拉多州,超马跑者、跑步教练兼定制矫形专家 Danny Abshire 正在研制一款促进前掌推进的新鞋。

 

图片

消费者们也有了一些新的需求。Bartold 说:“我们正处于创新真空期——制鞋公司都在尝试给跑鞋加更多东西,让它变得更重。而其实所有人都已经厌倦了僵硬的鞋子。这是一场完美风暴。”

 

这场风暴以极简主义的形式爆发,甚至获得了如宗教一般的地位。Chris McDougall 的《天生就会跑(Born to Run)》是它的圣经,而过度设计的跑鞋则是恶魔。Vibram 的五趾鞋(FiveFingers)销量猛增。每个制鞋厂家都争先恐后地推出自己的极简主义产品。但这种趋势不仅仅是简化跑鞋的设计,还在于对跑鞋的外观和作用秉持一种更加开放的态度。世界各地的创新者们给我们带来了 Newtons、Hokas 和 Altra ——底部带有缓冲豆荚的跑鞋、巨大圆底的跑鞋、前脚掌宽大的跑鞋等等。

图片

 

 “极简主义让所有人都紧张起来集中注意力,也让五巨头们(Adidas, Asics, Brooks, New Balance和Nike)走出舒适区,不再懒惰不前Bartold说。这种结果是跑者们的福音。

 

跑者世界指南

 

到了 2000 年代中期,随着互联网为跑者们提供的内容越来越多,RW 又聘请了生物力学家 Ray Fredericksen 成立了跑者世界跑鞋实验室(Runner’s World Shoe Lab),以再次提高独立、客观地对跑鞋进行测试的标准。Fredericksen 说:“我们现在有了一套像脊柱一般切合的客观衡量标准,以标定磨损测试受试者们的主观评论。”

图片

图片

 

极简主义就像超新星爆炸一般风靡全球,但随后又很快燃烧殆尽。它的愿景太多但却未能实现。人们还是会受伤。这种跑鞋也并没有让我们都变成 David Rudisha 。散场时,一地鸡毛。当 2012 年,Vibram 在美国因虚假广告被起诉时,脚跟着地的跑者们都很高兴。在这次诉讼中提出了超 150,000项索赔。

 

然而,虽然狂热褪去,但有一些想法还是保留了下来。跑鞋变得更轻更简单,即使潮流又转向更厚、缓冲性能更好的鞋底,但前后掌落差还是越变越小。许多在大破坏时期诞生的新公司们还是在蓬勃发展着。

制鞋厂家们正在研究膨胀热塑性聚氨酯泡沫等材料来改善回弹,以创造跑者们喜欢的有弹性的感觉,adidas Boost 鞋款的成功证明了这一点。设计师们也在尝试用创新的针织物制造鞋面,重新定义了跑鞋的舒适度。

 

图片

也许很快,制鞋厂家们就能够根据每个跑者的骨骼和步幅不对称性以及个人喜好来定制跑鞋。虽然现在还没实现,但随着现在各式各样鞋款的不断涌现——从最强缓冲到极简、柔软、坚硬或弹性的脚感,从传统贴合到高帮针织,以及适合各种脚型的鞋型——不太可能会找不到一双适合自己的跑鞋,陪伴我们踏上数百英里的快乐里程。

 

跑者世界指南

 

随着极简主义的破坏性设计和改变性能的新材料出现,近三十年来一直很好用的四个评价指标变得不再适合。因此,在 2009 年,自 2008 年以来一直在俄勒冈州波特兰运营跑者世界跑鞋实验室的 Martyn Shorten 开始了一项研究,使用一些易于识别的特征(如体重指数、跑步经验和受伤频率)来对跑者们进行分类。

 

图片

 

2012 年,这项研究的成果汇总成了一套流程,通过在开头询问跑者的自身状态及跑步状态,将其引导至不同类型的跑鞋分组,这些分组包含了从“极繁主义跑鞋”一直到“极简主义跑鞋”。2015 年,我们再次细化了这些问题,并在跑鞋的分类方式中加入了一个缓冲的维度,提供了具有相似性能特征的更细化的鞋款分类。

 

在波特兰的 RW 跑鞋实验室,所有跑鞋都会被称重,鞋面会被切断,并由机器进行精确的测量。

 

这种结合了数据与磨损测试反馈结果的方式是帮助你找到最适合跑鞋的最有效方法。它们仍是跑者们最重要的投资。

图片

图片

2017年,意大利蒙扎F1赛道上,基普乔格穿着 Nike 首款正式亮相的碳板跑鞋Nike VaporFly Elite跑出 2 小时 25 秒,标志着竞速跑鞋进入了一个全新时代。

 

图片

这双初代 Vaporfly 4% 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很大的关注,人们对于新技术仍处于观望状态。此后,随着 Nike VaporFly 4% 在赛场上不断斩获佳绩,碳板跑鞋逐渐走进人们的视野当中。其中所搭乘的碳板,已经给跑鞋圈带来了一场风暴。

2019年,Next% 的问世,意味着 NIKE 碳板跑鞋的真正爆发,成熟的技术,稳定的生产,傲人的战绩加上累积的口碑,最终让它成为了“现象级的产品”。也正是从这个时间点开始其他的运动品牌开始意识到危机来临,纷纷开始研制自家的碳板跑鞋进行军备竞赛。

 

图片

ASICS 、adidasHOKA ONE ONE、Brooks、斯凯奇、New Balance、Saucony……国产跑鞋,特步、宁、安踏也不甘示弱,在碳板跑鞋的领域发挥实力。

 

时至今日,马拉松赛场上的破三跑者中,已经很难看到穿着无碳板跑鞋进行比赛的勇者了,在我们 2020 年的统计中,可能只有 3%。

 

如今我们也很难再找到,至今仍然没有生产碳板跑鞋的运动品牌。

 

跑鞋经历了从无到有,从繁到简,从平底到碳板,跑鞋的未来,还将跑进什么时代?

 

点击 原文链接

 

图片

 

图片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39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