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跑野大爆炸首页
  2. 人物

Craig Thornley: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西部100的赛事总监(下)

文:Sarah Lavender Smith   编译:陈成 注:跑野大爆炸是iRunFar国内唯一版权合作伙伴,图片及文字未经授权不得使用。 早在2000年代初,当Thornley对训练和参加西部100比赛越来越热衷时,他与妻子Laurie一起住在俄勒冈州的尤金。这对夫妻于1986年结婚,当时T


Craig Thornley: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西部100的赛事总监(下)


文:Sarah Lavender Smith   编译:陈成

注:跑野大爆炸是iRunFar国内唯一版权合作伙伴,图片及文字未经授权不得使用。


早在2000年代初,当Thornley对训练和参加西部100比赛越来越热衷时,他与妻子Laurie一起住在俄勒冈州的尤金。这对夫妻于1986年结婚,当时Thornley在俄勒冈大学兼职,担任计算机系统管理员,他的本科和研究生也都是在那里念的。他从高中就开始学习计算机科学,一部分是受到了父亲的影响,他父亲曾在IBM担任系统分析师。


他直率地说,“我不想全职工作,从来都不想,我认为学计算机是一种很好的赚钱方法,,也不必每周工作40小时。”


在业余时间里,Thornley除了跑步,还对夏季攀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在冬季会去当滑雪巡逻员。他在自己的车库里修了一堵攀岩墙,并完成了几处大岩壁的攀登,包括优胜美地国家公园闻名于世的EI Capitan(酋长岩)。


二十年前并没有那么多的超级马拉松比赛,那时候Thornley和其他俄勒冈州的超马跑者一般都会去北加州参加比赛。他们想要有自己的硬核超马比赛。Thornley和来自Bend的跑者Curt Ringstad在威拉米特国家森林的沃尔多湖旁跑了22英里后,产生了创立Waldo 100K路线的想法,Waldo 100K在2002年首次举办,由Thornley和Ringstad共同担任赛事总监。


Ringstad目前仍住在Bend,他很欣赏Thornley的组织能力,得益于此比赛才能够顺利开展,他说Thornley将其在担任滑雪巡逻员时学到的安全意识和规范带到了赛事总监的岗位中。


Ringstad在谈到Thornley时说:“与他一起工作真是太好了,他会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如果不是有他用无线电指南建立了通讯系统,那办Waldo的前三年我一定坚持不下来。我当时坚信这个赛事可能会有人会死,”因为赛道难度太高了,但是“Craig建立了一套无可挑剔的通讯和医疗系统。”


Craig Thornley: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西部100的赛事总监(下)



Thornley当Waldo 100k的赛事总监当了10年。曾12次参加西部100比赛的俄勒冈超马跑者Meghan Laws说,“与Craig合作很棒”,Meghan Laws从2011年开始协助Thornley担任Waldo 100k的共同赛事总监,因为当时Ringstad退任了该职位。“他把工作分配给了可以信赖的人,工作的时候给他们足够的自由,不加以细节的管理。他积极而努力,会帮人慢慢地树立信心。”


在此期间,大约是在2000年代后期,Thornley开设了博客“Conduct the Juices”,他在这项运动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这个博客发表了一些关于超马比赛(尤其是西部100)的不满评论。


Jones-Wilkins说,“’Conduct the Juices’在博客的辉煌时期有着不可思议的影响力,Craig和我常常在我们的博客上相互打趣,也让超马社区闹腾了起来。”


鉴于他执掌Waldo 100k的经验以及他与西部100的紧密联系,当赛事总监Greg Soderlund准备退休时,Thornley就成了西部100首席职位接班人的第一人选。但是,Thornley本人是很惊讶的。


Thornley回忆起自己2011年第八次参加西部100的经历,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申请这份工作,因为Soderlund在赛前曾与他接触,并告诉他,“下一个赛事总监是谁还没决定。”


“当他在比赛开始前告诉了我这个消息,这改变了我的思维方式,我想‘天哪,我真的可以担任这项赛事的赛事总监吗?’这让我很震惊。我当时很害怕,一直想着自己能做好吗?这是一项大赛事,和西部100赛事相比Waldo的规模是很小的。但我还是跑得不错,20:47。”

当西部100组委会就赛事总监一职面试Thornley时,他和组委会说了一些他认为他们必须要听的内容,而并不都是他们想听的内容。他分享了他自己的理念,即一项赛事必须不断发展才能够保持成功,抽签的过程也需要更透明一些。


组委会元老John Trent回忆说,Thornley在面试时质疑了组委会成员,他表示“我们都陷入了思维定式—‘西部100之路’—我们不愿意接受新的声音或新的想法。我当时认为,Craig这次面试要么是完全失败了,要么他赢了。…他的声音和想法引导我们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并且成长为了一个真正的组织。”


组委会在2012年初宣布,Thornley将会接任Soderlund。那一年,Thornley在Soderlund的指导下度过了过渡期,也最后一次在俄勒冈州进行了冬季的滑雪巡逻工作。


Trent补充说,“我完全不知道,当我们聘请Craig的时候,我们还有了Laurie这个得力助手,她是我见过的最聪明、最具有战略性和最有才华的赛事策划人员。他们是一对了不起的夫妇,彼此完全地支持对方。”


如果从行政的角度观看比赛的进行,那你会发现Laurie似乎无处不在,从赛前到赛后都是她带领着整个组织。
 

Craig Thornley: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西部100的赛事总监(下)

2012年西部100终点线处。

 
当他于2013年接任赛事总监一职时,他说服组委会,赛事的抽签机制必须清晰明了,每个参赛者是如何获得参赛资格的都应很清楚。鉴于369个西部100的参赛资格都非常珍贵,每年约有105个席位可以不通过抽签分配,也就是所谓的“自动入选”,每年都会引发争议和嫉妒,除非每个人都知道了这些席位是如何分配以及为什么这么分配的,他说。


Thornley回忆说,早些年,“有些人会出现在优选参赛名单上,人们会想,‘那人怎么进的?’现在,我们公开了每个人都是怎么入选比赛的,这是一个巨大的改变,迫使赛事主办方认真地检查那些细节,因为所有细节都将公之于众。”


Thornley出任赛事总监后,还做出了一系列重大的改变,其中涉及了不少棘手的当代社会问题。西部100成为了超级越野跑世界巡回赛事(UTWT)的一部分;组委会发布了新的药物/兴奋剂测试政策和协议;组委会在其抽签机制中加入了等待名单,并且宣布了孕妇推延政策,以帮助在抽签之前或比赛入场后怀孕的女性;最近的一次改变是在2019年,组委会仔细地研究了针对变性运动员的科学和争议,并制定了经过深思熟虑的政策以将变性运动员纳入西部100。


Trent谈到Thornley时说,“当UTWT之类的概念还在孵化之时,他就是最早真正了解其含义的人之一。…他非常具有战略眼光,他对UTWT之类的想法有着很高的理解,并且了解其可能对美国比赛(如西部100比赛)的影响。”结果,现在的西部100吸引了更多的国际选手。
 

Craig Thornley: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西部100的赛事总监(下)

2013 WS 100期间在Duncan峡谷补给站。
 
同时,每年担任赛事主管时,Thornley都努力将系统和人员安排到位,以使比赛当日尽可能没有问题,他自己则将权利下放给了所谓的“RD2s”职位。


负责监督赛事通讯的西部100无线电广播协调员Joe Steinmetz说:“Craig将权力下放给了多个RD2职位,在他没有参与的情况下就可以做出决定。Craig的一大成就是将一群优秀的人都团结在自己身边,这些人一起合作成为一个团体。要使西部100成为世界一流的赛事,可能需要一整个村的合作。”


到了2017年,Thornley感觉比赛日的运作已得到了很好的管理,所以他本人可以再次参与比赛了,他可以以参赛选手的身份而不是负责人的身份度过西部100比赛周末。因此,他参加了他的第9次,也或许是他最难忘的一次西部100比赛。


Thornley登上2017年西部100起跑线时,非常疲惫且睡眠不足。在比赛日前的整整一周,他一直在与赛道团队一起高强度地进行赛道修复工作。


 “积雪是问题所在。直到最后,它还留下了不少未知数。”他回忆到。冬天的时候,一个区域的道路和涵洞都被拆除了,以使得该地区更加自然,,但这导致了赛道的侵蚀,直到11个小时后积雪消融工作人员才发现。他们不得不进行抢修。


Thornley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缓慢而疲惫地跑西部100。他以前身边跑者的成绩都是20小时左右,而这次他被成绩接近30小时的跑者们包围了。那么,他感觉如何呢?


 “我完全喜欢这种感觉!当然,我想跑的更快,但我必须去看看补给站(这是赛事总监查看每个救助站的唯一途径),对我这样一个落在后面的跑者,他们用相同的态度对待了我,就像对待第一名的跑者一样的热情洋溢。这让我非常激动,”他说,声音里满是对志愿者的自豪和钦佩。


Thornley之前西部100比赛的最慢成绩是22:17,那一年的成绩是29:11,在30小时界限的“黄金时段”盛况中跑到了终点。


Trent激动地回想起Thornley跑到最后一英里时的情景:“我们几十个人都在与他一起奔跑,我记得我看着他想着,他将这个赛事打造成了整个跑圈都重视的事情。它并不五颜六色,并不是‘上帝之球’,但它看起来非常动人且美丽…西部100比赛的经历,它是与跑圈的关系,是与我们这个大家族的共同性和美好性,是个人的转变。”


Trent补充说:“Craig后来说,这可能是他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一次比赛,因为这场比赛在30小时内让他彻底地了解了西部100比赛。他已经成为赛事总监几年了,看看他,筋疲力尽但仍然谦虚,仍在学习有关比赛的新事物。我认为那可能是他最美好的时光。”
 

Craig Thornley: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西部100的赛事总监(下)

与妻子Laurie在“黄金时段”(30小时界限的最后一个小时)完成了2017年西部100赛事后。
 
Thornley打算要实现他完成10次西部100比赛的目标,但他可能要等他从赛事总监的岗位上退休之后才能参加他的第10次比赛了。


当被问及最怀念早期比赛的什么部分时,也就是他作为参赛选手的巅峰时期时,他说,“我并不会这样回头看;我的格局没有那么小。这项运动在不断地发展,过去几年里发生的一切都是现在比赛基础的一部分——所有的决策,所有的参赛者——都是其中的一部分,是这一切造就了今天的西部100赛事。我们将继续前进,并继续改进以使其变得更好。我希望当我辞职时,下一任的赛事总监能继续带领比赛走向未来。”


尽管他并不迫切地要退休,但他是一名规划师,所以他已经在提前考虑并做出了规划。当他被问及会在这个岗位上任职多久时,他回答说至少10年——这意味着他可能2022年退休——或者是长达13年,这也是他前任的任期。


他说:“我一直在想我退休后这个赛事将要如何发展,”为此,他正在与组委会合作,积极地应对可能的西部100未来威胁。


他说,“我们必须确保继续发展,并保证我们有一个进步的组委会,而不会说,‘好吧,我们在1984年是这样做的,当时很成功。’我希望我们会不断地发展。”


一个相当明显的危险是他所谓的“超额预定问题”,这是由于需求远远超出了可供参加的名额而引起的。


在2019年12月抽取2020年参赛名额的抽签环节中,奖池里有6,666名申请人,比上一年增长了14%。只凭一张签可以入选的几率只有1.2%。每年,一位申请者如果没有抽中,他们可以通过重新获得资格和重新进入奖池来累积更多的签。根据当前的抽签机制,需要连续五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才能使申请者被抽中的几率达到两位数,这给没有被选中的长期申请者带来了很大的挫败感。


 “我们不想让人们在试图参加比赛时感到沮丧,就像他们说的,‘去他妈的。’”这不仅会伤害到跑者,他说,如果比赛对广大跑者群体来说丧失吸引力的话还会伤害到比赛的赞助。


 “将来你会看到更多抽签机制的变化;这是不可避免的,”他说。解决超额预定问题的选项包括缩紧参赛资格,更改参赛资格标准,和/或改变抽签机制。(从目前的369个席位增加参赛席位的选项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历史上,该赛事的公共土地许可证确定了该赛事的参赛者数量,而野外拥护者们可能会努力去提高这一数量)
Thornley说,最有可能的做法是组委会可能会考虑改变抽签机制,以增加持多张签的申请者中签的机会。“现在,由于每年的申请者数量都在增加,我们目前已建立的系统并没有显著增加在之后几年中签的可能性。这是一个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对于跑者来说,重要的是要看到他们连续每年都能够获得更高的中签概率。”


Thornley提到的最后一个重大威胁涉及这条赛道本身。这项赛事与森林管理局达成了一项脆弱的协议,可以进入Granite Chief野生区域约3至10英里,目前组委会正在与当地的议员合作,以增强其长期的权利,可以继续在该赛道的那一部分开展越野赛事。


那新冠的最新威胁又如何呢?Thornley说,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他和组委会正在与一个由数名赛事主管组成的工作小组进行磋商,研究如何在举办超马赛事的同时降低病毒带来的风险。“我们是否应当设置像往常一样备有自助餐的补给站?我不知道。这是一年后的事了。”


Thornley似乎并不为解决这些问题而烦恼。“我一直很喜欢和组织合作进行改革,尤其是像西部100这样大的赛事。试图让这一艘大船向不同的方向前进,并使每个人都往一个方向努力,确实是非常让人满足的。”


但他说,这份工作最好的地方(也是他对于2021年的西部100比赛最期待最激动的地方)是看着跑者们在这条他自己跑了9次的赛道上开始他们的旅程,从起跑线一直到终点线。


他说,“我可以看着跑者们踏上起跑线上开始他们的旅程(对许多人来说这将花费多年的努力),然后看着他们在比赛日当天在那里奔跑,最终到达终点线。我喜欢看人们各种各样的情感反应,我会尽力在终点线处呆尽可能多的时间。这是这份工作最好的地方。”

Craig Thornley: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西部100的赛事总监(下)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跑野,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runtrail.cn/34375.html